2016年咏给明就仁波切最新修行问答开示

咏给明就仁波切

翻译:妙琳法师

777

问题一:有种说法,弟子对上师要完全敞开,才会领受到上师的加持,我们应如何正确的理解何谓“敞开”?

明就仁波切答:首先,有三种择师之法。

第一种:不需要有特定上师,因为老师如同花朵,学生如同蜜蜂,而花蜜如同法教,蜜蜂去采蜜,不需要只采一朵花,而是可从不同花朵中采集,因此很多人会问:“哪一位是我的根本上师?您是吗?”甚至因此去卜卦等等。其实,根本不用担心,因为即使你没有特别一位老师,你也可以成佛。谁给你教法,就是你的上师,当你修持上师瑜伽时,观想前面的那一尊佛,不论是金刚总持或其他本尊,要观想成他就是一切上师总集,这是完全可以的。这是第一种。

第二种,若有些人希望只选特定上师,如何选择?可能会觉得和某位上师有特别因缘、有缘分且给予法教,对你有利益,因此就可以选择做为上师。

其实在“择师”上,是“学生选择老师”,而不是“老师选择学生”。此时就会有一个主要上师,但这不代表其他上师就不是上师,可以有很多上师,但其中有一位是主要上师。

第三种:自然成为上师,当我们从这位上师处得到心性指引,且因此见到心性时,这位上师自然就是你的根本上师。

所谓“对上师敞开”就是要有虔敬心和信念,不是说有其他特别方法。

首先,当然必须要找到“具格上师”,具格上师有四种特质:1、首先传承清净;2、有修行学持的经历;3、悲心;4、戒律清净。因此,如果上师有这四种特质,就是好上师。

因此,不论能否将上师视为佛,取决于自己。若能视师为佛,则不论上师是否是真正的佛,或是小小菩萨,都没问题,只要有这四种特质,那么上师真正是佛,或只是修行人,就不是那么重要,只要是好上师就可以助你成佛。而若没有虔敬心,即使上师是佛也没有用,即使上师只是一般修行人,和你一样,但稍微好一些,这样就会对你有利益。

因此,所谓的“敞开”,就是“信念和虔敬心”。

问题二:如何正确的理解“净观”的含义?比如看到别人做错事,也需要当成是自身的过失来净观吗?

明就仁波切答:“净观”并不是一种盲目。很多人认为,即使看到其他人做错事,也不应指正,因为我是菩萨,因此即使笑不出来,也勉强笑出“大大的假笑”,笑得脸都发痛了,这种并不是最好的,或许这也好,但不是最佳的做法。

“净观”代表你真正有了解实相的智慧,因此,具备“智慧”、“空性”与“慈悲”的连接。

如果有人做错,你认为要“净观”时,有两种层次:

1、胜义谛层面:禅修空性,因为对方是空性,我也是空性,我们之间做的事情也是空性,因此不是说对方错,而是由于真正本质是空性,“对”、“错”都是空性,这是胜义谛层面。

2、世俗谛层面:我们其实要用慈悲来对待,如果有人对你做不好的事情,你要原谅他一次、两次、三次,之后他不断重复做错事时,你就要生起智慧和慈悲;如果你要挑战他们,也要通过慈悲去挑战;不要选择说坏话,而是去讲理。

有时会有帮助,有时无用;若仍无用,就放下,这很重要。

在中国文化中,常会有“爱面子”、“碍于情面不认错”的情况,“我先建议,我必须是对的,即使你有点错,我始终坚持我是对的。” 所谓“面子问题”会让你不想放下意见、见解,因为怕没面子,这是中国文化的其中一项特点。

例如我听过一个故事,一位老人家过世,或许是父亲过世时,家人去寺院供养,后来拿到收据时,收据上写的是妈妈的名字,因此家人就去说:“是我爸爸过世,不是妈妈。” 小师父说:“我回去查一下。” 后来小师父回来说:“是爸爸错了,该死的是妈妈!” 这就是不想要承认错误。我们不要这样。遇到如果有人做错时,要用智慧、慈悲对待他。

问题三:没有上师指导的初学者,应如何展开日常的修持?是否也有阶段性的目标?

明就仁波切答:首先,你必须找到上师,如果你接受他的法教、觉得是好的,就可以视为是老师,并以此修持、逐步练习。因此,你需要修持的蓝图,此处有两种修持方式:一种是禅修者型的,一种是学者型的。学者型的,大部分人可能是没有时间的;那么作为禅修者型的,有两类修持的蓝图。第一个是基础的练习;第二个是主要的练习。基础的练习就是有共的前行和不共前行;主要的练习就分为止和观,就这样一步一步练习去做。

而当你有禅修蓝图、架构时,听到任何教法时,就可以放入蓝图中,例如将“无常”、“慈悲”和“上师瑜伽”等放入各区块,因此不同教法就会厘清我们不同的困惑。

问题四:修行应该是轻松自在的,但现在很多人越修越严肃,令身边的人感觉很难融入他们,甚至不愿跟他们一起,这种情况如何改善?

明就仁波切答:对、对、对!如果修持变成很形式化的,且不了解真正含义时,就会越来越紧绷。

另外,若你禅修时,并未加入修心训练,例如慈悲、转心四思维等,就会导致紧绷。同时,止和观的禅修也很重要。

我们要将禅修运用到生活中,而不是做出禅修姿态,要大家“关窗关窗!安静安静!” 结果一出现声音,就大喊:“我在禅修!”,或探出头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问题五:在生活中经常面临亲人对自己的误解和责难,于是常会对亲人生起厌烦和失望的心,该如何对治,又怎样利益到他们?

明就仁波切答:那就跑走吧!(众笑)开玩笑的,不是这样。

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但首先很重要的是,要去理解他们的感受、动机和情况。同时,改变和家人互动时的举止。

通常,家庭成员常会因为小事而争吵。当然,家长都希望我们好。但他们也会想以他们的方式来控制我们,这动机不是坏的;但因为文化、教育的差距,而会产生代沟。因此,要知道有这些文化、教育、信仰的差距存在。

年轻一代希望自由,但年长者希望家族团结,哪一种比较好呢?各有利弊。但想要自由者就会觉得被控制,而想要家族团结者会觉得不受重视,因此会产生一种文化上的误解和冲突,如果你理解此点,就会有所帮助。

不要和家人因为小事而争吵,例如争执一个小盒子要放这边还是放那边,各自坚持,就会变成大问题。总之,放哪边都好,就放下这个问题。

改变行为、改变想法、改变沟通的方式。如果你从自己改变,或许家人们今天不会改变,但明天或慢慢的会有改变发生。因此,就会发现对双方都有益的解决方式,这比逃掉好。

问题六:仁波切四年的游历闭关,您最大的收获和体会是什么?

明就仁波切:我学到了怎么生火。这在一开始很难,煮一杯热水要两个半小时,后来只要十五分钟,这可是很大成就!(大笑)

开玩笑的!我非常开心,能在人生最好的时光去闭关,我非常高兴!我无法告诉大家我的禅修经验,你们也应该一样,也就是“禅修经验是不要分享的!”,这非常重要。如果你听到有人说:“我开悟了、有很大证悟、有很多奇迹……” 等等,那绝对是假的,真正的老师是不会如此说的。我们可以和老师报告禅修经验,但不能和学生分享,因此我在这不能讲。

中文翻译妙琳法师问:“可以飞吗?”

仁波切:“可以,可是你们看不到。”(众笑)

问题七:很多人觉得修行就是要追随在上师身边的,甚至认为跟着上师到处走就是修行,上师去哪,他们就跟着到哪。请问仁波切这种修行方式对吗?

明就仁波切答:越靠近上师,加持就越大,这是对的!如果越离越远,就没有加持,就会耽误了成佛的事。(大笑)开玩笑的!不是这样。

上师如同火,若你太靠近火,就会被烧到;若距离太远,就没有光亮和温暖,因此,要置于中间。

你要和老师有所连接,而最好的连接,就是“教法”。领受教法、领受教导,不是意味着“随时跟上师在一起”。

不然,当情绪生起时,或许会觉得“这老师喜欢他,不喜欢我”、“对他有时间,对我没有”等等。上师的身体只有一位,但有成千上万的学生,即使将上师身体分为无数个,也不够时间,因此不需要永远在一起。

但若太远,又会缺乏温暖和光亮,这代表着“无法领受法教”。“法教”主要指的是“教法”和“实修”。

在我们传承中,成就者邬金巴是第二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希的主要弟子,也是第三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的根本上师。邬金巴与第二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希只相遇了三天,在这三天中,噶玛巴希给予邬金巴禅修教法,邬金巴仔细倾听并认真实修,因此成为此传承持有者。

文章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czMDIwMA==&mid=403066734&idx=1&sn=ddfde6547b73ca73c4d128a3d6e2e504&scene=1&srcid=0226oqDftESpiEGBCHqVL4IF&pass_ticket=rS8CdhTEjDrO%2FfDRJJlxB6GrwJ7z7bAYH4vwcSaHhbvGMvt2lDH47uwSV97kxxTD#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