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母亲伊蕾娜

44

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拍过一部电影《辛德勒的名单》,该片于1993年荣获了七项奥斯卡大奖。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位德国企业家辛德勒的故事,他在纳粹集中营里营救了1000名犹太人。于是,辛德勒受到了全世界的景仰。 

与辛德勒同时,有一位名叫伊蕾娜·森德勒的波兰女子也在行动。她的事迹在波兰之外无人知晓,即使在波兰国内,了解其事迹的也只有区区几位历史学家。二战后的波兰政府对她的英雄事迹实行了封杀,不准写入历史书籍,而她本人也从不主动向别人讲述自己当年做过的事。

她的故事直到1999年才开始被众人知晓——是美国堪萨斯州一所学院的学生在做毕业论文时发掘出来的。学生们毕业论文的题目是《纳粹大屠杀中的英雄》。关于伊蕾娜,学生们找到的史料甚少,但是史料里有一个惊人的数字:她拯救了2500名犹太儿童!

对于这样一位人物,为何史料如此稀少?不可思议。学生们试图查到她的坟墓所在地,却没有任何收获。后来他们获悉,她没有死,仍然在世。今天,她已经97岁了,生活在华沙市中心的一座养老院中。她的房间里,总是摆满了敬献给她的花束和从世界各地寄来的感谢信。

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时,伊蕾娜是一名护士,在华沙社会救济局工作,负责照管华沙的救济食堂。1942年,纳粹在华沙建立了一个Ghetto,即犹太人集中居住区。伊蕾娜看到区内的生活条件极差,心灵受到极大震撼,于是她参加了“支援犹太人委员会”,并查清了华沙市卫生防疫机构的数量。当时,由于担心出现斑疹伤寒大传播,所以德国入侵者允许波兰人自己管理这些机构。

很快,她与许多犹太家庭建立了联系。她主动向这些家庭建议,把他们的孩子带出集中区。但是,她说,她没有成功的把握。这是一个令人痛苦的时刻。她试图说服家长允许孩子离开,可是家长们反问道:你能保证孩子一定能活下去吗?在当时的条件下,有谁能打这个保票呢?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孩子继续留在Ghetto里,那就只能等死了。作为一位母亲,伊蕾娜完全理解家长们不愿意与孩子分离的心情,她也知道,这也正是说服的难点。有时候,当伊蕾娜和助手去探访一些家庭,试图说服他们改变主意时,她们发现,这些家庭已被强行押上火车,驶向死亡之地了。此景此情更加坚定了伊蕾娜救助犹太儿童的决心。

她开始谎称一些孩子是斑疹伤寒患者,然后用救护车运走。接下来,为了把孩子运出去,她使用一切可用的东西:垃圾袋,工具箱,商品包装箱,装土豆的袋子,棺材……凡是能用的都用上了。社会救济局在华沙有十个分局,她在每个分局都争取到至少一个愿意帮助她的人。这些好心人制造了千百份假证件,作为被救犹太儿童的临时身份证。

伊蕾娜不仅仅想让这些孩子平安活到和平到来的时候,还想让这些孩子能够恢复自己的真实姓名,了解自己的身份和履历。所以,她把所有相关信息都记在小纸片上,放入罐头瓶,埋在邻居家的一棵苹果树下。就这样,被她拯救的2500名犹太儿童的姓名和身份资料被秘密收藏,希望能妥善保存到纳粹撤离……

然而不幸的是,纳粹获悉了她的所作所为。 1943年10月20日,伊蕾娜被盖世太保逮捕,关进Pawiak监狱。她是唯一知道这些孩子的名字和领养者家庭地址的人。盖世太保对她严刑拷打,她却从未说出任何一个合作者的名字和任何一个被救儿童的名字。在多次拷打中,她的脚骨和腿骨被打断,但是,没有人能够打断她的意志。于是纳粹对她判以死刑。幸运的是,这项宣判并未得到切实执行。波兰的抵抗运动组织事先买通了押解她的士兵,最终在通往刑场的路上,押解士兵放走了她。当然,在官方的记录上,伊蕾娜已被处死了。后来她改换姓名,继续工作。

战争结束后,伊蕾娜挖出埋藏在地下的资料,开始寻找领养这2500名儿童的家庭。绝大多数孩子的父母都死在了集中营,但是他们还有亲戚分散在欧洲各地,伊蕾娜想尽办法让他们与亲人团聚。这些孩子都记得她,却只知道她的假名:Jolanta(约兰塔)。多年以后,当她的事迹,配着她的照片,登在报上的时候,许多当年得救的孩子给她打来电话:“我还记得你的模样……我是这些孩子中的一个……多亏了你,我们才有今天的生命,我想来看望你……”

伊蕾娜的父亲是一位医生,在她很小的时候,曾教导她说:“要永远帮助一个掉到了水里的人,不管他信什么教,不管他是哪国人。帮助别人应该是你每天发自内心的需要。”

即使狱中严刑拷打给她留下的伤痛,使她多年来离不开轮椅,她也从未把自己看作英雄,更没有因自己的行动而自负。每当有人向她问起这些事时,她总是说:“我本来可以做得更多,自责将伴随我到死……我播下的不是粮食的种子,而是爱的种子。尽力组成爱的链条吧,让大家都来呵护它,让好事越做越多”。

2006年10月,伊蕾娜·森德勒,时年96岁,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文章来源:http://www.zhibeifw.com/fjgc/adjy_list.php?id=13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