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座位都是关爱座

王浩钧

0324-3

自从巴士及港铁出现了关爱座之后,公共交通工具的座位种类就一分为二,分为普通座位和关爱座位。

由“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转为“常常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没有指定的“关爱座”面世时,全世界的座位都可以是“关爱座”。

一旦出现了官方指定的“关爱座”,全人类就锁定了目标,有了“关爱”的焦点,可以不偏不倚地加以“关爱”了。

于是,要不是全车满座,这几个座位都无人“敢”问津。

就是沦为道德高地上的肇事黑点,问责事故层出不穷。不少有意无意坐了关爱座、而并未列入“官方目标关爱人物”的人,都被其他“正义”乘容单挑及围剿,罪名由无心之失到天地不容!每个人都忽然头上戴起光环,手执尘拂,一见任何犯事及嫌疑人物,都拂他一拂,谢绝半点尘埃。

本来用手指给你指示光明皎洁的月亮,全人类就去看那根手指!

关爱变成了关注!

好事变成了坏事!

爱您变成了害您!

平时有整车的关爱座,现在当有需要人士没有座位时,坐在普通座位的人可以依旧坐着,群起攻击坐了“关爱座”而没有被关爱条件的人,而自己却一点也没有站起来让座的意欲。

没有意图,因为他们坐着的不是关爱座!

由此可见,无论你要设计什么也好,事前请郑重考虑“目标用家”的主要习性。

人类的习性,或可说是天性,就是无宝不落、无坚不“趋”。

从事创作的人,应当十分熟悉这个“众矢之的”的人类习性。每件事一定下了某个示范单位,就立刻一即一切,除了那个列出的固有标准,其他的可能性都要让路、都被排除在外。

有见及此,他们才发明了“脑风暴”这种工具,致使在创作的过程中,不作出太多有限的条件,尽量开放最大化的可能性,以争取无数的“关爱座”。

你不设立“关爱座”,只要加强宣传关爱他人的信息,那么一辆巴士就不只有寥寥可数的关爱座,而是有整车的关爱座!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你试想一想,假如禅宗起初只管盘膝而坐才叫“禅座”,不后加个“行住坐卧皆是禅”的话,那个禅定层面就被窄化了。

由月亮窄化成一根手指!

由“全面让座”窄化成巴士上的“关爱座”!

由“行住坐卧”窄化成“禅座”!

不过,总会有人出来抗辩反对:“没有规范,谁会遵守?”

于是,关爱座只好继续寥寥可数关爱下去。

一个坐禅者一旦离开禅座,也只好等待下一次有限的上座禅修机会。

众生也只好继续看着指月的手指,继续感觉不枉此生。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8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