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飞去的鸟巢

333

张丽钧

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劈头就问:“你家的房子出租吗?”我说:“不出租。”她又问:“那你家房子出售吗?”我说:“不出售。”想不到她居然接着问:“那你知道你们那栋楼房有谁家的房子出租、出售吗?”我没有回答她,而是试探着问:“你是想给读XX高中的学生租房、买房吧?”她作出了肯定的回答。

因为与这所省重点高中比邻,周边房子的房价、租金逆势上涨。我认识一对父母,孩子读了三年高中,父母就在我们这栋楼租住了三年。我总在心里问自己:这样寸步不离的陪伴,究竟是为了满足孩子的心理需求还是为了满足父母的心理需求?

你以为孩子高中毕业父母的“陪读使命”就完成了吗?你错了。让我们来听听一个大学生的心声:“从小到大一直在父母的唠叨、斥责中生活。我之所以报考外地大学,就是想脱离父母的束缚和庇护,过自由自在的大学生活,没想到妈妈非要来陪读,我大概永无出头之日了,想起来真够恐怖的。”

就算孩子到国外去读研、读博,也有伟大的中国母亲不远万里追过去。我儿子在英国读博期间就瞻仰过这种令人发指的母爱,并且,他还荣幸地品尝过那位慈母为她的宝贝儿子包的五彩水饺。

孩子在异地工作之后就可摆脱父母“纠缠”了吧?那可难说。有位慈父曾对我说:“什么叫落叶归根?就是做父母的这叶子枯黄了之后,自然落到儿女的根上。”按照这样的理论,孩子纵然飞到天边,父母也必定追到天边。

小鸟被孵出之后,要长大,要练飞,要拥有辽阔的天空。你能够想象吗——老鸟因为热爱小鸟,所以,小鸟飞到哪里,老鸟就把巢搬到哪里。生怕小鸟遭到冻馁之苦,生怕小鸟遇到不测之灾,所以,老鸟不辞辛苦,为小鸟提供一个移动的家。

总听有专家指责当今孩子“精神断乳期”来得太迟。其实,分析一下我们就不难发现,是父母对儿女的“婴幼儿延迟期待”心理,扼杀了孩子的精神成长。

我校高中新生入学的时候,保安在门口拦住欲要亲自将孩子送到宿舍的家长——有学哥学姐帮着提行李,用不着父母操心。但是,年年都有父母跟保安发生冲突;也有父母掏出“记者证”、“警察证”等证件,冒充执行公务混进学校;更多的父母站在门外向越走越远的宝贝挥手、哭喊,仿佛影视片中的生离死别……对多数父母而言,宝贝就这一个,顶在头上怕歪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要星星不给月亮,要“苹果”不给“三星”。孩子,几乎变成了父母全部的精神寄托,所以他们才会把孩子搂得过紧。父母对孩子的死缠烂打,与其说是在满足孩子的心理需求,不如说是在满足父母的心理需求。

被超量的爱喂大的孩子不可能精神健康。他们被父母以各种美妙的借口过分地保护起来,他们被一个飞来飞去的巢追得越来越沮丧、越来越平庸。他们错失了困窘的机缘、跌倒的机缘、流泪的机缘、流血的机缘、重生的机缘……

愿天下父母都能明白——没有任何一个鸟巢可以成为鸟儿永久的避难所。让鸟儿练就一双迎击风雨的翅膀、让鸟儿生出展翅云端的心志,这才是鸟儿一生享用不尽的福祉。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2cb6b0102w0w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