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施主的大房子

0321-5

释戒嗔

戒嗔认识一位朋友,是在小镇上工作的陈施主,陈施主不是本地人,他的家住在距离淼镇不远的小镇里。

陈施主的家乡因为临近大城市,商业相对发达,所以比起淼镇要富裕很多。去过那里的施主们都说,那边的经济发展比较有规划,未来一定会很有前途。淼镇的施主们和陈施主聊天的时候常会笑他,大家都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怎么陈施主非但没有去大城市发展,反而跑来了更偏远的淼镇呢!

而陈施主这时候则会说,小镇自有小镇舒缓的生活节奏,这是大城市无法比拟的。

陈施主应该算是一个对田园生活充满向往的人,陈施主曾经向戒嗔诉说过自己的梦想。陈施主说自己最大的愿望便是,等到他退休的那一天,可以在类似家乡或淼镇这种自然环境不错的地方买上一套有院子的大房子,这样的话,每逢有风的夏夜便可以躺在满是花香、果香的院子里看星星。陈施主说院子里最好时不时地有萤火虫飞来飞去,耳边也全是那些不扰人的小飞虫振翅的声音。

陈施主每次说到这里,戒嗔总是忍不住想笑,只是不好意思打断眼神已经有些迷离的陈施主。

事实上,戒嗔知道以陈施主的经济收入,想要买上一套这种规模的大房子,好像也不太容易。还好陈施主连三十岁都不到,距离计划梦想实现的时间,还有三十年之久。

前几年,陈施主原本遥不可及的梦想,忽然有了希望。原来陈施主的家乡有了新规划,他们的镇子有相当一部分的土地被划归到了附近的城市,变成了城市里的开发区。而陈施主家的老房子正好在征用土地的范围内。陈施主悄悄告诉戒嗔,按照家乡的亲戚计算,他可能得到的补偿款相当可观,这笔收入在淼镇里买上三套大房子也是足够的。陈施主还得意地说,现如今,城市里对房地产的开发很热,想买自己家那片土地的开发商很多很多,这个补偿款数额的计算是相当保守的,说不定到手的数目比想象中更多。

听到这个消息,戒嗔也替陈施主感到高兴,戒嗔相信要不了多久陈施主的梦想便可以实现。

只是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陈施主买大房子的计划并没有实施。有次戒嗔和陈施主聊天的时候提到了此事,陈施主说自己家被征用的土地还在谈判中,估计很快便会有结果了。

到了今年,陈施主果然在淼镇边上购置了新居,新居的环境不错,比起当年陈施主设想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戒嗔想到当初的陈施主满是憧憬的样子,心里也很替他高兴。戒傲师弟说,以陈施主这种爱激动的性格,估计以后每天都会笑嘻嘻地过日子吧。

戒嗔再次见到陈施主的时候,他的样子完全没有戒嗔想象中的兴奋,反而有些郁郁寡欢的。

陈施主后来告诉戒嗔,自己家土地出让的时候,正逢国家对房价调控,土地的补偿款比预想中大大缩水,实际到手的数目,甚至连最初设想的一半都不到。

戒嗔想,如果时间回到几年之前,拥有一套大房子的陈施主,一定会兴奋无比,而如今,经历了生活落差的陈施主却不再兴奋了。

戒嗔觉得,如果在这段经历中陈施主从来没有过会得到巨额补偿款的假想,那么可以想象,如今的陈施主定然会似多年前一样兴奋。

欲望总是这样改变着我们的喜怒哀乐。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c96d39c0102vrk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