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狼行动

222

胡蝶

2008年5月,美国的《每日邮报》登载了一位名叫雅克的10岁男孩讲述的真实故事。

一天下午,我在学校挨了老师的批评,满心不痛快。我独自坐在花园里,谁也不想搭理,直到黄昏降临。就在我正准备回屋的时候,突然从花园的墙角里传来了一阵奇特的呻吟声。我怀着不安的心情,小心地走到墙角一看,在草丛里,竟卧着一个毛茸茸的动物,我仔细看了看,原来是只“狗”。这只“狗”大概是腿上受了伤,它看到我,十分惊恐,想要站起来逃走,可努力了几次也没站起来。

我偷偷地从厨房里拿出了一些食物,放到这只“狗”的面前,然后用很友善的口吻对它说:“吃吧,吃吧。”

第二天,我又偷偷地带着食物来看那只仍然躲在花园草丛中的受伤的“狗”。因为有了昨夜的沟通,它不再抗拒我了,相反地,它看到我就高兴地轻声呜咽,样子可爱极了。我轻轻地走了过去,一把将它抱在了怀里。

我知道,如果让“狗”就这么躺在花园里,迟早会被母亲发现并赶出去的。它腿上的伤很重,如果被赶出去了,很可能会没命。我决定先把它藏在自己的房间里。

我找来一块床单,裹着“狗”,抱着它从后门进屋,上了楼。我把自己的储藏室简单收拾了一下,为“狗”做了一个很舒适的小窝。就在我准备将它抱到窝里去的时候,哥哥罗杰推门而入,他一眼看到了那只“狗”,大叫起来。我赶紧掩住了罗杰的嘴,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并央求他不要将此事告诉妈妈。罗杰拍着胸脯说绝不会告诉妈妈,我的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晚上,安顿好了“狗”后,我们和父母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新闻里突然报道说,休斯敦的动物园里跑了一头野狼。这头野狼野性十足,十分凶悍,几天前它咬伤了动物饲养员后夺门而逃。在逃跑过程中,它被子弹击伤了右后腿。政府呼吁市民们注意自己的安全,如果发现野狼踪迹,就立即向当地警局报告。

我和罗杰看了新闻上发布的那头狼的照片,不由目瞪口呆,它正是我们所收留的那只“狗”!我和罗杰回到房间,我都不敢仔细地看那只“狗”,哦,不,是那头狼了。我们犹豫地看着那头狼,那头狼也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用很难过的眼神看着我们,眼里竟似乎有了泪水。它的眼神是那么可怜和无助!最后,我们终于决定保护这头受伤的狼,并给它起了一个很威风的名字——莫桑!

莫桑的伤势越来越好,食欲也越来越大,我们每天都得想尽办法节省下自己的口粮给它吃,搞得父母常常为我们迅速增长的食欲而奇怪不已。

莫桑到底是头狼,无法像个洋娃娃一样天长日久地藏在储藏室里。终于有一天,趁父母和我们都不在家时,它忍不住跑出来,把家里弄得一塌糊涂。

那天晚上,我们意识到不可能把莫桑一直藏起来。于是,我们和偶然得知此事的邻居扎克兄妹俩约定,轮流把莫桑偷偷地带出去放放风。为了避免让人认出莫桑,我们想出了一个最大胆也是最好的方法,那就是把莫桑化装成一只狗,明目张胆地带它出去溜达。然后,我们和扎克兄妹互相称莫桑是对方家养的狗,以免惹父母和镇上居民的怀疑。

可是世上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警方就根据警犬对莫桑的气味的追踪,一路追到了我家的后院。

当警车在我家门口停住时,我和罗杰都吓呆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警方在对父母说清缘由后,就全副武装冲进了家里。可不一会儿,他们就沮丧地下楼了。原来,聪明的莫桑已经先一步夺窗而逃。

莫桑走了几天了,一直没有再回来。我们和扎克兄妹都很伤心。但一个星期后,我放学回家,刚一进房间,就闻到了莫桑的味道。我高兴地冲进储藏室,莫桑果然在它那个小窝里躺着呢。一星期不见,它瘦了。我抱着它,高兴地抓着它的前爪跳起了圆圈舞。

以后,我总是尽量地抽时间带莫桑去山里溜达,那里可以更加远离镇上的人群。自从警方来后,镇上的人更加谨慎了,我不想再节外生枝,给莫桑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一天下午,我放学很早,便把莫桑化装成狗的模样,带着它到山里去转转。在和莫桑嬉戏时,我无意中发现了一只很美的蝴蝶,它的花色很特别,我想如果能逮到它,做成标本,肯定能让我在生物课上大出风头。我悄悄地跟着那只蝴蝶,但蝴蝶没扑到,我却失足摔倒了。

我顺着陡峭的山坡一直向下滑去,好在一棵大树拦住了我,否则我很可能摔死了。我刚清醒过来,就听见莫桑在山坡上焦急地叫唤。我的脸上、手上,还有腿上全都被树枝和岩石划得鲜血淋漓。

听到莫桑的叫唤,我试着站起来,向坡上爬去,可刚一用力,腿上就一阵剧痛。我无奈地靠在树上,等待着有人来救我,可在这荒郊野外,什么时候才会有人出现呢!莫桑在坡上不停地叫唤着,起初,我还能回应它几声,可渐渐地,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也无力回应它了。

就在我几乎神思恍惚之际,突然听见远处有喧闹声传来,我立刻用尽全身力气大喊着“救命”,不久,我就听到有人大声地叫道:“大家快看呀,坡底下有个人!”我松了一口气,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原来,当我跌入坡底后,莫桑见我无法上来,就立刻飞奔赶回了镇上。听人说,它在我和扎克家门口徘徊了很久,也许它本来是要找罗杰和扎克兄妹来救我,但恰好家里没人,它便只好向镇上的人求助。可镇上的人们一点儿也不明白莫桑的意思,他们没有人理会莫桑。莫桑在无奈之际,只好对着镇上的人大声地长嗥起来,野狼特有的尖啸,让全镇的人都大惊失色。很快,人们反应过来,立刻有人向警局报了警,甚至还有人拿出了家里的猎枪,去追逐莫桑。

莫桑掉头就跑,一直跑向我出事的山坡。最后的结果是,警察既在山坡下救回了受伤的我,也捉住了莫桑。据警局的人说,因为莫桑严重咬伤了饲养员,所以,它很可能会被处以死刑。

我知道,仅仅凭我们几个孩子的力量,想要救回莫桑是非常困难的,我们要找到和我们一样相信莫桑是人类朋友的同盟军。

傍晚,下了班的父母到医院来看望我。我原以为他们会暴跳如雷地臭骂我一顿,可不知怎么的,他们只是久久地沉默着。原来,镇上的人都对这件事情觉得奇怪。他们说,那天,这头电视新闻里描述得很野蛮凶悍的野狼,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野性,相反,面对人们的子弹,它只是选择了逃避。而且,它故意暴露行踪,一切的举动好像都是为了有意救我。在警察救了我之后,它竟然不躲不闪地走到我的身边,一个劲儿悲鸣着,所以才会那么容易被警察抓获。

我激动地告诉父母,莫桑绝不是那种会伤害人的狼。看来父母是相信了我所说的话,他们答应帮助我救莫桑。很快,我们就找到了一家动物收容所。我们向工作人员讲了莫桑的故事,他们遗憾地告诉我们,他们的机构只能收容一些无家可归的动物。

但收容所里一个叫贝恩的工作人员被莫桑的义举深深地感动了,他决定加入我们营救莫桑的队伍。而现在要想救莫桑,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证明莫桑伤人是出于某些被迫的原因,比如受虐或饥饿。

就在我们为了搜集证据而苦恼时,贝恩听到一个消息,有人告诉他,饲养员道斯特生性粗鲁,经常虐待动物,偷偷地克扣动物的食物,在他出事的前一天,还有人看见他把克扣下来的食物搬上自己的小货车。我们意识到如果此事属实,道斯特一定来不及处理掉那些本该喂给动物吃的食物,因为自从被咬伤后,他一直躺在医院里治疗。我们决定悄悄地潜入道斯特家。走进他家的储藏室,我们都吓了一跳,里面摆了几个大冰柜,装满了肉和其他食物。这些牛肉、鸡肉和猪肉上都打有动物园的标签。原来那个家伙真的是在克扣动物的食物!

有了这一证据,道斯特只得如实向警方交代了他虐待动物和克扣动物食物的事情。

莫桑的冤情终于洗清了,不过,当地有关部门还是觉得莫桑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认为它不宜再生活在动物园里,所以决定将它送回森林里。

莫桑走的那天,我和罗杰,以及扎克和爱普莉兄妹俩一直跟着那辆车子走了很远,我们拼命地朝车上的莫桑挥手,泪水流了满脸,莫桑也看见了我们,发出了忧伤的长嗥,似乎在提醒我们日后一定要记得去看看它。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xinling/3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