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邻居的环保课

0319-2

孟繁佳

从进入腊月开始到正月十五,基本都属于中国习俗的年。农耕社会从古至今,农人都要有喘口气儿的时间,恰好“年”这个深得人心的“闲时”,便成了中国最能撒开欢儿折腾的时段了。台湾人过年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两岸做法还是有些不同,譬如环保观念。

台湾的除夕夜,较之大陆算是冷清了,听邻居大哥的解释是由台湾的经济不景气造成的,“鞭炮太贵了”。他说,放几声炮,够得上全家几顿的菜钱。

我说,大陆过年期间放鞭炮有“崩穷”一讲,有些地方越穷越放。

邻居大哥则笑称,台湾人可不这么想,放炮要是能崩走穷,那谁还会受穷呢?只能靠勤快和节俭治穷,吓唬可吓不走穷神的。

台湾人很讲究实际,这点我知道。

他有些半开玩笑地说:“我看大陆人现在越来越有钱了,你们家放炮在台湾算多的,至少是咱这条街上最多的,一地红纸,很好看。我们跟着看了,听响了,也一起热闹了,也不错,可就是不环保。”

我听他话里有话。

邻居大哥指了指路旁停放的回收车说:“你看我就是做义务回收的。环保需要每个人的意识提高才能逐渐实现。你们大陆也有垃圾分类,可社区里还是随便扔。其实,台湾以前也是这样,都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现在就好多了,不用说平常,就是你经常能看到的各种庙口灯会,也都注意环保了。”

可我刚才分明听到庙里也在放炮。

邻居大哥得意地笑了笑说:“那不是真的炮啦,是一种电子炮,叫不落地炮。用音响炮声来造气氛而已。那些用来烧的金纸则被集中起来,不会到处烧,先是庙方统一集中起来,再由环保局回收,由专业人士去处理。”

那我的问题来了——“这样是不是意味着传统的习俗在台湾就慢慢丢失了?”

邻居大哥说:“传统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啊,你能因为祭奠祖先,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吗?活人都住不下去了,祖先也会骂子孙愚钝。你没去台北主题花灯会上看看,所有花灯都是用宝特瓶做的,花灯使用完就可以拆了回收。宜兰、平溪那边放的天灯,所有的纸和竹撑也都可以拆下回收。这既做到了环保公益,又符合传统节庆习俗。

“宜兰、平溪的天灯,竹撑是民间回收的,纸张是政府回收,回收就给钱。民众放天灯需要花钱,而大部分能回收后换钱,既满足了放天灯祈福的愿望,又能降低民众荷包成本,还能减少环境二次污染。

其实,在台湾家里的一些包装盒边角,经常能看到一些特殊的环保回收标志,上面都会写着,当你攒齐多少个时,能到哪里换取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哪怕是一包纸巾、一块肥皂、一瓶环保洗液。这背后是当地政府机构的资金投入和引导手段。”

邻居大哥说:“台湾多是以柔性宣导为主,很少见处罚,再加上小利驱动。普通民众何必与自己的环境过不去呢?吃这里的水,吸这里的气,搞得乱七八糟了,还不是自己倒霉?”

我连夸这位邻居大哥,算是给我这个大陆女婿上了一堂环保课。

不料,他话锋一转,摆摆手说:“你知道吗,我们有些做资源回收的,会一路跟随大陆的旅行团,他们一边走,我们一边跟着在后面捡。他们有的还嘲笑我们真的很会捡垃圾,可我们也不能去解释。”

这下,我真的无语了。

节后回到北京。我坐在屋里享受着雾霾天气,耳畔听着有些稀少的炮声,记起了邻居大哥说的一句话:“环保不是一句口号,是每个人真心实意去做的一件事。”

环保是台湾人每天生活的一部分,不环保的生活,是一件很丢脸、很没有面子的事。

文章来源:http://www.ttdsw.com/html/yuedu/shenghuo/23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