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不承认,你在不自觉之中自虐虐心

0318-5

常常有很多人做错了一件事,受到了别人的嘲笑,过后别人都已经忘了,他却还耿耿于怀,一直记得,总觉得别人也一定都还记得。他心里挥之不去的总是别人会怎样想他看他的念头,这些念头越想越真,见谁都觉得别人在拿异样的眼神看待自己,于是干脆横下心来,心想反正我在他们心中已经这样了,再怎样做都于事无补了,于是决定破罐子破摔,开始自暴自弃了。

面对一点挫折就容易一蹶不振、心灰意冷的人,往往是对苦特别执着不舍、贪着苦味的人。这话初听起来可能觉得刺耳,但的确如此。我们每个人的心的构造其实非常复杂,表面看来只有一个心,这个心能够见闻觉知、思维分别、感受判断,但这其实已经是我们八个心的功能面对外境所整合以后的相貌了。只有我们用佛法的智慧来解剖我们的心、了解我们的心,才有可能真正认识自己,认清自己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们每个人的这八个心,前六个心称为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和意识,相应摄取分辨外面色、声、香、味、触、法尘等六尘,也就是负责我们见闻觉知种种功能的觉知心。这六识心是大家最为熟悉的心,只是一般人不自觉知这种种见物、听声、思维的功能是由六个心分别负责外六尘,然后和合起来的效果。其实是六个心的功能。其中第六识意识心的功能占据主导作用。再就是一般人极少听闻却至关重要的两个心:第七识意根和第八识如来藏心。第七识意根又称末那识,它被称为处处作主的心。所谓作主,顾名思义,你的一切行来去止、决断抉择都由它说了算。意根最常见的一个决定性就是你能够夜夜入睡和朝朝醒来,如果没有它的同意和号令,你是睡不得也醒不来的。我们临入睡的时候,前六识是慢慢断灭不现的,尤其是熟睡无梦的时候,前六识是彻底断灭的,直到次日前六识复苏,你才慢慢醒来。前六识这一灭一生的过程,一定是需要有另一个心来指挥的,那就是第七识的功用。相对于第八识如来藏心这个本自清净、不生不灭、不了六尘却出生一切万法,被称为是无我的真我之心来说,第七识意根与前六识因为都是依缘而生,不是本自存在的心,有生必有灭,生灭无常故而无我,所以被称为假我、虚妄我。然而凡夫众生的无明正是始于认这个假我为真我,认无常为真常,执着假我,造作万端,所以不得解脱。

在前七识这个假我的体系中,第七识末那或称为意根的心,就其遍计执着、处处作主的体性来说,其实它才是假我里面真正的自我,因为是它最终决定你是做或者不做一件事,由它来决定你会是一个怎样的人、怎样的状态。你或许有过想减肥却越吃越多的体验,有过想戒烟却越抽越猛的经历,你明明一遍遍告诉自己肥胖、吸烟的坏处,可就是减不了、戒不断,这就是因为你负责分析思维的意识心没有成功说服你那个作主拍板的意根发生转变,所以意根还是一如既往地顺着之前所熏习成的贪吃、嗜烟的习气而行,越吃越多,越抽越猛。我们的意根就是这样,要改变陈年的恶习,必须要驯服它之前所形成的某种习气的惯性势力,而驯服的方法就是意识心不断用正确的知见、种种利弊得失的权衡较量来熏习意根,让意根彻底接受到意识心的信息。这就要求意识心的分析判断是确凿清晰、界限分明的,如果意识心自己都没有想好,认为这样也可,那样也好,没有真的觉得肥胖不好、吸烟有害,那么意根对这样模棱两可的信息几乎是无动于衷的,那就只能继续顺着习气而行了。

回到话题,为什么有些人总是更容易被痛苦的觉观牵着鼻子走,很容易就长期陷入痛苦的泥潭中出不来呢?因为对他的意根来说,相较于被人认可、被人接受这样的自我价值感,它更习惯被轻视、被否定的自我认知;相较于快乐的情绪体验,它更习惯痛苦的味道。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就好像榴莲很臭,咖啡很苦,可却是许多人的最爱,他们对此乐此不疲,臭得不亦乐乎,苦得自得其乐!同样的,对于那些总是容易让自己忧心忡忡、愁容满面的人来说,他的意根执着这样一个自我的形象,执着这样一种存在的韵味;因为执着这种苦,所以意根会唆使意识心不断专注于可以让他继续苦下去的信息。所以一件很小的糗事,对一般人来说可能当时红红脸、自嘲一番也就过去了,再回忆起来都难;可是对于他来说,意根会让意识心不断重复那个出丑的画面,并且会用自己会被人鄙视的心态来搜索别人的神态举止,可能他人一个很无意的眼神都会被他成功解读为自己被藐视的有力证明。当意识心把这些被轻视、被嘲弄的证据都搜集得差不多了之后,意根便可以理所当然地将自己置于可怜兮兮的境地中,进而自怨自艾,自暴自弃。看起来是世界抛弃了他,实则是他选择背对着太阳,走向心灵的阴暗角落。

极端自苦的人,心中总是容易幻想有一个救世主可以来拯救他于一切的苦难之中。因为有这个幻想,所以他会拼命让自己更苦,因为对他来说,这个苦相就是他的求救信号SOS;因为他认为只有苦到极致了,才值得救世主来救他。然而这样的救世主其实并不存在。你若不放过自己,没人能让你重生。苦是自己心里的事,只有自己的心念转变了,或者真的苦够了,不再贪着这个苦味了,救赎的光芒才可能透进来,你才可能走出去看到世界原来是另一番模样。迟迟不肯从自苦的境地里出来,往往并不是因为外境真的有多么可怕,而只是因为自己还没有苦够。

其实那件让你感觉丢人的事,别人早已经忘却;那个职场上的竞争,别人也早已忘了谁输谁赢;那个让你尴尬的衣服上的污点,别人也根本没有看到;那段恋情,别人也早已经淡忘……只有你自己还无时无刻不在舔着自己的伤口,一遍遍告诉自己那些惨痛的经历不能遗忘,仿佛忘记了你就什么都不是了。这便是我们意根的执着,习惯了苦便执着这种苦,也更执着这样苦的背后的那个“我”;意识心当然知道苦不好,意识心常常扬言要离苦得乐,但意根不这样看待生活和自己。对意根来说,一切皆可执着,有执着才有我,苦也好,乐也罢,总归“我”还在。意根不辨苦乐,给它就要!总是给它苦,它便对苦死心塌地了!要说生活之中除了苦的活法还有乐的活法,甚至告诉它还有修学佛法进而获得超越世间苦乐的佛法中的清净法乐以自娱的活法,它都是不以为然、浑然不觉的。这就是意根执着的力量,习性的力量!

如果对于意根的这些特性你真了解并接受了,对于生活中的种种苦乐境遇,你便会多一分清明。你会分得清到底是生活本身的苦,还是你刻意要借生活中其实不大不小的境遇来重复自己所熟悉亲切的苦。当你发现事情其实本来不大,是自己借题发挥,借以自苦,是贪着苦味的意根在故伎重演时,你可以更进一步问自己:你真的需要用痛苦的体验和经历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吗?痛苦能带给你什么?没有那些痛苦,你就不是你了吗?

人生命的品质和样貌很大程度上是由他的意根决定的,意根才是假象中的自我。很多人都想要改变自己,想要走出目前的境地,迎接他心目中崭新的人生。可是这样想过很多遍,却从来做不到。这原因正在于很少有人了知到意根的存在,看到它处处作主的体性。这个左右我们生活中饮食起居、行住坐卧、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的主人,我们从不知道它的存在,当然就不懂得如何通过改变它来真正改变自己。所以自古才有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性格决定命运”的话。我们的本性都是意根在把握,只有意根将本性改了,我们才能真的转变!

话说回来,其实生活本身无关苦乐,是苦是乐都是你意根和意识心的把戏,是它们自娱自乐的剧场,与你的真我无关。你的第八识如来藏真我对这些六尘万法从来都是如如不动,不贪不厌。正因如此,所以才能真正做到随缘任运,具足一切功能智慧德相。你的真我既如此,你的假我又何苦折腾!戏再真终归是戏,梦再美终归是梦,赝品再像终归是赝品,我们的假我和真我的关系就是如此,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领略和执着于苦的那个你并不是真正的你,既不是真正的你,又何必执着?只有你的意根真正愿意放舍这种苦,你才可能彻底走出这种自苦的境地,走向心的光明。这心的光明也不在生活中的乐,否则无非又是进入意根、意识所编排的另一个剧场而已。悲剧、喜剧、悲喜剧都不是学佛人的答案,都不是学佛人的依止,因为都是无常,都不究竟。我们唯一的依止当是真我的第八识如来藏,它既然本自清净,从不贪取五欲六尘,那么我们的意识、意根依之而活,自然会越来越清净,越来越自在。自在才是解脱,但前提是你需要具备福德智慧随真善知识修学,找到这个如来藏真心,解脱智慧之旅方才能真正开启!

文章来源:http://www.112seo.com/article-1225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