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死扶伤的猎犬——巴里

0310-2

(美)玛格丽特·戴雏

今天,瑞士已有好几条漂亮的公路通往山区。哪怕碰上最坏的天气,只要有扫雪机,公路就能畅通无阻。但从前却不是这种情形。

当初,没修公路的时候,冬季翻越高山是非常艰难的。唯一可通行的路就是高峰之间几条被称为隘口的小径。大圣伯纳隘口就是其中之一。在这道隘口的最高点耸立着一座巨大的石建筑物,那就是圣伯纳修道院。几百年来,修道士们一直住在那里,帮助过往行人安全翻越这座大山。

有时候,修道士们引导过客沿着崎岖的小路穿过隘口;有时候,当大风暴袭来时,他们就去搜寻那些可能迷路的游人。

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工作。但修道士们有一批好帮手,他们豢养了一群皮毛蓬松的大狗,名叫圣伯纳。我们这个故事讲的就是其中的一条狗,它名叫巴里。

巴里出生在1800年的春天,小时候成天跟它的哥哥姐姐们嬉闹、打滚、玩耍,形影不离地跟在大伙伴后头转悠,什么时候想吃就吃,什么时候想睡就睡。

然而山区的夏季特别短暂,转眼间就过去了。下了第一场雪,巴里和它的小伙伴们该是学本领的时候了,它们有许多重要的课程要学习!

首先,巴里得学会服从命令。修道士们叫去就去,叫坐就坐,叫躺下就躺下。还得学会如何在深雪里行走,学会如何伸出大爪子,展开爪垫,以免陷到雪里去。起初,巴里老是陷进雪里齐肚子深,但没过多久,它就能在雪地上行走自如,而不致陷到深雪里。

现在,该学习较难的课程了。巴里学会了引路,甚至当狭窄的小径被几英尺厚的积雪掩盖时,也能引导人们穿过隘口。最后,它还学会了所有课程中最难的一门课程——寻觅在暴风雪中迷路的行人。

如果迷路者还能行走,巴里就把他引到修道院去,但是,有时候迷路者可能受了伤,或者已冻得半死,巴里就跑回修道院去,把修道士们引到出事地点来。

巴里还学会搜索被埋葬在雪堆里的旅人。有时候发生雪崩,大量的雪块从高山上崩裂下来,把山间小路上的过路人给埋葬在雪堆中。

在这种情况下,狗就显得特别重要。它能嗅到被埋葬在雪里的人,然后大声吠叫,修道士们就会闻声赶来营救。

整个冬天巴里和它的伙伴们都在学习这些课程。不久修道士们开始仔细观察起巴里来,因为它显得有点与众不同。它比别的狗学得快,当然,光这一点是不够的。巴里能成为一条勇敢的狗吗?修道士们能指望它担负救死扶伤的任务吗?

巴里终于学完了所有的课程,开始工作。一天下午,巴里带领着一长队工人鱼贯地穿过隘口。它跑在队伍前面。突然传来一阵隆隆声,那是雪崩的兆头。

巴里过去从未听到过这样的声音。可不知怎的,它知道马上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它一边吠叫一边往前迅跑,然后掉过头来,围着队伍来回绕圈子。它是要人们快走。人们耗尽体力加快步伐往前赶,但最后3个人却没有这样做。不一会儿,大量的雪块从高山上崩塌下来,掩没了小径,落在队伍后面的3个人被埋葬在雪里。

他们可能还活着,雪里能进行呼吸,但时间不能太长。

巴里看了看崩裂下来的雪块,然后很快跑走了。几分钟后它冲进了修道院的大院。修道士们听见巴里狂暴的吠叫声,赶快跑了出来。“出事儿啦,光我可对付不了!”它的叫声似乎在说,“跟我来!”接着跑出院子,又朝雪地里冲去。

修道士们跟着巴里来到崩雪覆盖了的小路边。幸存者们把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们。

“巴里,快找找他们在哪里!”一个修道士命令道。巴里开始用鼻子在雪地上嗅。突然它吠叫起来。一个修道士跑过来,小心翼翼地在雪地上戳了一个很深的洞。但是什么也没有。他移开了几英尺又戳了一个洞,仍然什么也没有。于是决定试第三次——“在这里!”他叫喊起来。

所有的修道士开始挖雪。几分钟后救出了一个人。他冻得发抖,全身发紫,但是还活着。不一会儿,另外两个人也被救出来了。

那天晚上,不管是修道士,还是被营救出来的人,无不交口称赞巴里。他们表扬它,抚爱它,用一大钵剩余的肉食喂它。修道士们相互点头表示赞赏,他们没有弄错:巴里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狗。

一天,巴里出外巡查,发现一个小雪堆,里面伸出一个什么东西,看上去像一块红头巾。巴里跑过去一看,原来那雪堆是个小女孩。她身子蜷作一团躺在雪地上。巴里碰了碰她,她还活着吗?还活着!但她已冻得身体极度虚弱,疲惫不堪。

巴里似乎再次知道了该怎么办。这次它没有跑回修道院去,而是躺在小姑娘身边,用它那温暖的、毛绒绒的身体半盖着小姑娘,并用它那粗糙的大舌头舔小姑娘的面颊。

起初,小姑娘一动不动,但慢慢地暖和过来,开始动了。她舒适地贴着巴里的肚子,终于睁开了眼睛。

她并没有感到害怕,马上意识到这条大狗是朋友。她继续紧偎着巴里——它的体温慢慢地使她苏醒过来。但她仍非常虚弱,一时还站不起来。

巴里向四周望望,天气仍然很冷,但是等太阳落山以后,还会越来越冷。

巴里拽着小姑娘的外套站起身,接着又在她身边躺下来,像是要告诉小姑娘什么,或许它是在讲什么。因为此时,小姑娘把一条腿搭在它背上,并且用双手搂着它那毛绒绒的脖子。过了一会儿,巴里便驮着小姑娘慢慢走进了修道院。

诸如此类的故事使巴里很快闻名遐迩。巴里仍然继续干着自己的事,12年来它先后拯救了42个人的生命。

但巴里的工作相当艰苦,而气候又是那样恶劣。巴里满了12岁以后,修道士们注意到巴里的行动渐渐变得迟钝起来。

大多数上了年纪的狗都要送到山下比较暖和的谷地去,但修道士们却舍不得与巴里分离。所以它在修道院里又多呆了几年。

不久,冬天又来临了。一个暴风雪的夜晚,巴里睡在炉火旁边。在暴风雪暂息时,修道士们没听到任何响动,但是巴里的耳朵仍然那样敏锐。它忽然警觉起来,走到门边,发出呜呜的叫声。

修道士们以为它要到院子里去,但当他们打开门时,巴里却猛然朝夜幕中冲去。

巴里没跑多远,就发现了它所寻找的目标——一个脸朝下趴在雪地里的人。几分钟前他肯定叫喊过,但是现在他却那样安详地、双目紧闭地躺着。

巴里俯在他身上。那个人翻动了一下身子,半睁开眼睛一看,不禁惊吓万分:一个模糊的庞然大物赫然耸立在他面前!

“狼!”他思忖。

他拿出最后一点力气拔出一把尖刀,深深地刺进巴里的腰部,然后他又昏厥过去了。

年老的巴里伤得很重,却仍然忠于自己的职守。不知它是怎样回到修道院的,它倒在地上。修道士们高高地举着灯笼,沿着巴里留下的脚印和滴在雪地上的鲜血,找到了那个躺在雪地里的人。

他们及时地挽救了这个人的生命。但是那天夜里修道院里没有一个人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修道士们轮流守护着巴里。起初,他们都认为它肯定没救了,但最后它的身体渐渐恢复了一些。

巴里的身体好了一些。但是它始终未能完全恢复过来。几个月后便死去了。

现在修道士们和圣伯纳们仍然住在瑞士的那座高山上,但是修道院的生活却完全变了样。远处,山脚下修起了一条穿山隧道。近处,穿过隘口也有了一条安全的公路。

所以,再也用不着让狗来担任援救工作了。但是人们永远也忘不了巴里。每隔几年,修道院就会诞生一条特别活泼伶俐的小狗。它的名字总是叫巴里。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shiye/39525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