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长发

0304-1

(美)阿兹瑞拉·杰夫

如果哪天你突然发现自己年幼的孩子心灵比自己更纯洁更高尚,你一定会感到自惭形秽。

我六岁的女儿莎拉天生丽质,一头秀发尤其惹人注目,浓密的卷发衬托着她姣好的面庞,瀑布般披落至臀部。家里有个抽屉,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头饰,我常用它们打扮女儿,并以此为乐。六年来,我们还不曾给女儿理过头发。

下个月,儿子伊莱加将迎来三岁生日,我和丈夫打算在家里举办一个特别的传统仪式。身为犹太人,我们一家笃信犹太教,恪守教规。遵照教律要求,儿子此前未曾修剪过头发。在他三岁生日的特别仪式上,我们要郑重其事地为他理发,理个犹太男孩的传统发型。以后伊莱加开始像父辈一样,每天戴圆形小帽,学习犹太律法。

为了不让莎拉和小她一岁的妹妹埃拉娜感到受冷落,我提议她们也参加这个仪式,并在仪式到来前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把头发捐献给“发之爱”慈善组织。这个组织把人们捐献的头发制成假发,然后无偿赠予正接受化疗的癌症患者。

当然,我心里清楚,埃拉娜头发不算太长,也许还满足不了至少捐献10英寸的要求。不过鉴于她的头发同样秀美,我把自己的提议也告诉了她。

真没想到,她们姐妹二人当即欣然表示同意,其热情之高远甚于我。凝视着她们秀美的长发,我又犹豫了,不知是否应该放弃最初的念头。可是两个女儿竟然急不可耐了,我们约了理发店,定了时间,之后她们天天把癌症小患者的事情挂在嘴边。对她们而言,几周后的捐发行为将是何等崇高的一项善举呀!

终于,昨天晚上,约定的时间到了,我有些紧张不安,两个女儿却兴奋异常。

我们赶到美发店,萨拉兴高采烈地跳上理发椅,理发师拿来尺子开始量头发。我本来打算给女儿剪个漂亮的齐肩发,可理发师用尺子量过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为了达到至少捐献10英寸的要求,萨拉需要剪掉的头发比原计划的要长得多,实际上她只能留个军队女兵常梳的短发了。

这实在让我难以接受,我准备彻底放弃捐献的念头了。退一步讲,我们可以推迟理发时间,待女儿头发长长几寸之后再捐;或者现在给她剪个合适的发型,献爱心的事情过一两年再说。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

萨拉盯着镜子中的自己,沉默片刻,说:“剪短些,我想把头发捐给患了癌症的小朋友。”我轻声提醒道:“宝贝,你真的想这样做吗?你的头发会被剪得很短很短的!咱们可以等几个月再来捐。”她的脸上现出恐惧的神情,可只一会儿,她又非常坚定地说:“不,我现在就捐,动手剪吧。”

理发师把萨拉浓密的长发编成一条马尾辫,一剪子下去,大部分头发就被剪了下来。望着镜子中的新形象,萨拉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在理发师整理萨拉剩余的短发的同时,我抚弄着马尾辫,心中波澜起伏。这将是我最后一次抚摸这段长发!埃拉娜紧随姐姐,同样勇敢地献出了自己的秀发。仅仅过去一小时,我两个小女儿的飘飘长发就都变成了波波头。

今天早晨,在我唤醒莎拉和埃拉娜上学时,我突然感到有些眩晕。真想用梳子再一次帮她们梳理垂到脸蛋的长发,可惜短时间内这只能是奢望了。然而一种自豪感随后油然而生,两个可爱的小女儿,她们作出了正确的抉择。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c932630102v5n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