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冬夜的灯光

0303-4

纯朴者是何等有福,因为他们享受着极大的宁静——坎普滕的托马斯

艾德和妻子珍妮特抛下自己的诊所,离开舒适可爱的家,来到八千里外的加拿大西部,一个名叫奥克托克斯的荒凉小镇。这里十分偏僻,天气很冷;但是他们感觉到:现在生活的地方辽阔无垠,这里有的是温暖、友谊和乐观。

艾德记得一个冬日的夜里,有个农民打电话来说只有他一个人在家,而婴儿正在发高烧。虽然汽车里有暖气,他也不敢冒险带婴儿上路。他听说艾德不管多么晚也会出诊,因此请艾德上门去给他的婴儿治病。

他的农场在15公里以外,艾德让他告诉自己怎样去。

“我这里很容易找到。出镇向西走6公里半,转北走一公里半,转西走3公里,再……”

艾德让他搞得糊里糊涂,虽然他把到他家的路线重复了一遍,但是艾德还是弄不清楚。

“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医生,我会打电话给沿途农家,叫他们打开电灯,你看着灯光开车到我这里来,我会把开着车头灯的卡车放在大门口,那样你就找得到了。”他在电话里告诉艾德这个办法,艾德觉得不错。

启程前,艾德出去观察了一下阿尔伯达上空广阔无边的苍穹。在冬季里,人们随时都要提防风暴,而山上堆积的乌云,可能就是寒天下雪的征兆。每一年,都有人猝不及防地在车里冻僵,没有经历过荒原风雪的凶猛袭击,是不知道它的危险性的。

艾德开着车上路,车窗外面寒风呼啸。果然,正如那位农民所说,沿途农家全部把灯开亮了。平时,一入夜荒野里总是漆黑一片,因为那时候的农家夜里用灯是很节约的。一路的灯光指引着艾德,艾德终于找到了那个求医的人家。

艾德急忙给婴儿检查病情,这婴儿烧得很厉害,不过没有生命危险,艾德给婴儿打了针,再配了一些药,然后向那位农夫交代怎样护理,怎样给孩子服药。当艾德收拾药箱的时候,艾德心想,那么复杂的乡村夜路,我怎么能认得回去呢?

这时候,外面已经下大雪了。那农人对艾德说,如果回家不太方便,就在他家过一夜,艾德婉言谢绝了。他还得赶回去,说不定深夜还会有病人来求诊。艾德壮着胆子启动引擎,把汽车徐徐地驶离这户人家的门口,说实话,他的心里满怀恐惧。但是,车子在道路上开了一会儿,艾德就发觉自己的恐惧和忧虑是多余的。沿途农家的灯仍然开着,通明闪亮的灯光仿佛在朝着艾德致意,人们用他们的灯光送他回去。艾德的汽车每驶过一家,灯光随后就熄灭,而前面的灯光仍然亮着,在等待着他……艾德沿途听到的,只是汽车发动机不断发出的隆隆声,以及风声和轮下辗雪的索索声。可是艾德并没感到孤独,那种感觉就像在黑暗中经过灯塔一样。

这时艾德开始领悟到了阿瑟·查普曼写下这几句诗的意境:

那里的握手比较有力,那里的笑容比较长久,那就是西部开始的地方。

在物欲日渐膨胀,人情日渐冷漠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逐渐向金钱和利益靠拢;而闪烁于寒冷冬夜的一束束灯光,却在向人们昭示:淳朴、善良、真诚永远像这冬夜的灯光一样,照耀着这个世界的旷野与人生。

文章来源:http://read.dangdang.com/content_723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