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思不定,看相算命

0302-2

南怀瑾

我告诉你,特异功能、神通,人家问我真的假的?我说小事情包你灵,大事情是保险你不灵,就这么一个东西,我从小玩起的啊。当然现在没有真有神通的人,有神通的人你问他十年以后的中国是怎样,他敢讲吗?他真有神通才不讲咧,为什不讲呢?四个字,“众生共业”,就是道家讲不能泄露天机,该死的就该死,该还账的就要还账,三世因果,他不能讲的。所以中国写预言,都写一些诗啊,词啊,过后一看都对。

我讲算命的神通给你听,你就懂了。你回去摆个桌子,在街上给人家算命。“来,给你算个命二十块。”他如果肯坐下来,你说,“你最近心里有烦恼。”这句话一定对,他不烦恼就不坐下了,“心思不定,看相算命”嘛。

算命的人告诉你,先算你父母,“我父母怎么样?”“父在母先亡。”这句话,你说母亲先走,还是父亲先走?你看这五个字,怎么说都灵。很多神通都是这样,很多预言也是这样,过后一看都灵,庙子上很多签诗是这样。所以我跟人家说,你修个庙子,我帮你做签诗,包你灵,你随便写一句诗,“春暖花开人去也”,他倒霉了也灵,赚了钱也灵,就是这样一个事,所以这个东西很难讲。

人为什么要看相算命?俗话说“看相算命,心思不定”,卜卦也是这样,假如我们在街上摆个卦摊,有人来卜卦,你可以大胆地说:“先生,你很有心事呀!”这句话一定灵,没有心事他会来卜卦吗?如果你要跑江湖卜卦的话,这就是秘诀。

“吉凶悔吝者,生乎动者也”,《易经》告诉我们,世界上只有两个字把看相算命、做人做事都统统包括了,这两个字就是“吉、凶”。如果你一定要说我在家睡觉,就不吉也不凶了,殊不知那你已经是坏了。因为没有好,你躺在那里没有动,但是你的生理已经变了。所以《易经》只有两个字:吉与凶。为什么说吉、凶、悔、吝呢?悔与吝是小的吉凶,所以还是只有两个字,“吉”与“凶”。

吉的背面就是凶,凶的背面就是吉。悔吝呢?是小凶、不是大凶。所以懂了这个道理,不需要卜卦啦。一件事情一开始做就知道结果了,不是好就是坏,没有第三样。一个人去看相算命,八成都是彷徨不定的人。发财的时候,一天忙得不得了,哪有时间去看相算命,生意失败的人、没有办法的人,理发也没有钱,头发长得长长的、胡子也不刮,穿的破鞋子,每天却围着算命摊子转。

所以,我常常告诉有些同学们,我说我教你一套,包你灵,将来你如果有办法去跑江湖,摆个卦摊子,有人来看相算命,你就说:“嗯!你先生最近运气不好,气色不对!”因为他一定有了不对地来问你,所以你讲他气色不对,一定灵。然后他肯叫你算命,你就说他最近会破点小财,这句话也一定灵,因为他叫你算命,一定要花钱,不是破财是什么?所以我说包你灵,你说说话本来是不着边际的,他回去想想,“哎呀!算命的话对啦!”如果不对呢?他会翻来覆去地想,担心什么时候会破财,“哎呀,可能是真的!”反正都是对,所以善《易》者不卜。

世界上的“吉、凶、悔、吝”是从哪里来的呢?“吉凶悔吝,生乎动者也。”万事一动只有好或坏,没有中间的。你说我不想好,也不想坏,想不动。好只有打坐入定了,才能所谓寂然不动。只有修道的人才能不动,那才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否则一动便有吉、凶、悔、吝,这是圣人的话,孔子的名言。读《易经》到这里非常令人赞叹,宇宙人生的道理,孔子统统讲完了。

一般人提到宗教,往往就随便加一个名称叫“迷信”。其实这句话很不科学的。什么叫迷信?一个不知道的事情随便去相信,就叫迷信。迷糊、不清楚,随便相信,就是迷信。有些人相信算命、看相、卜卦这些东西,其实真的是迷信。可是我也不同意一般人随便就讲它们是迷信。

 譬如谈到看相、算命吧,你说:“啊,那是迷信。”我要问:“那你懂得它吗?你会算吗?”不会!那你怎么晓得它是迷信?像我们一般认为算命是迷信,可是它在中国跟印度流传四千年了,这四千年来的前辈祖宗们都是笨蛋吗?就你聪明、他们都迷信,你的见识超过了祖宗?可是所有“迷信”的人、相信它的人,还都是第一流聪明人,笨人还不信咧。笨人你叫他算命,他说“不要不要,我饭都没有吃饱,我想这个干嘛”?聪明人吃饱了饭没有事,心思不定,看相算命,一定的。

 我说不能随便骂人家迷信。比方说我们讲算命,那我就要研究它了:它为什么流传几千年?为什么被它骗住的多是第一流头脑的人?他们并没有比我们笨,可是他们就信。迷信,你怎么不去摸一摸、就随便下一个定义讲迷信?

我说现在人,你们讲迷信,最迷信的是科学。嘴里爱讲科学的人,他一点都不懂科学。真是个懂科学的人,不会随便讲的,就像真懂医学的人不随便谈医一样。

 我们不管时代的事,就讲迷信的问题,人的智慧有时候就是这样脆弱。佛学教人要问到底:“为什么?”打坐打坐,为什么要打坐啊?坐起来会证果位,证个什么果啊?佛法中处处是问题,叫你参。所以中国的佛法,禅宗最高明一个字:“参”。“参”是参考,“参”是思维、参考、怀疑、研究、追寻、探讨,包括了很深很多的内容。 禅宗一个字:“参”,参就是“正思维”,要研究它。“参”,最有佛法的精神,就只有禅宗。一切都是否定的,参!要求正道、真实。你没有参透,你就相信,绝对是迷信。佛法是反对迷信的。

学问修养很难做到平实,不受怪、力、乱、神的影响。 但在大学里哲学系上课,有七八十个学生,真是奇怪。从前真正学哲学的不过三五人,而且出路很坏。一般人眼中,哲学家和神经病并联在一起的。毕业后去找工作,总是被拒于门外。同时一提到哲学,又和算命看相联想到一起。因为路边测字摊的招牌,都是“哲学看相”、“哲学算命”,倒不如在哲学研究中,教了他们看相的学识,将来在招牌上写道:“某某哲学系毕业看相专家”,岂不有趣?

凡是来看相的,你都批断他要破小财,保险百分之百灵验,准没错。可不是吗?他看相白花了几十块钱,这不就破了小财?这就是怪、力、乱、神可以兴风作浪的基本原因。真正的科学家,真正的哲学家懂得了真理,才能泯除怪、力、乱、神,而归于真实的平淡。我常说,怪、力、乱、神四者,是愚蠢人的作品。

古人讲,“善于易者不卜”,真学通了《易经》是不算命不看相的。为什么要看相算命呢?“有疑则卜,不疑不卜”。既然来看相算命,就是心里有怀疑,你怎么说都灵。那些心思定的人,你拉他看相他也不看,忙得很,哪有时间搞这些!可是话说回来,这一套正确运用是科学,善于运用可以成道,不善于运用通通是迷信。我没有做结论,结论诸位自己去做吧。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9f992920102vxzm.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