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垃圾山走出的时尚产业

第一财经日报

0229-4

蜿蜒穿过菲律宾马尼拉东北郊一片贫民窟的棚户、市场、泥石小路,猛一抬头,你会望见高达40多米的柏雅塔斯(Payatas)垃圾山。

2000年7月10日的一场台风暴雨曾使这座垃圾山倒塌,排山倒海的垃圾和泥土覆盖了附近的棚户屋,造成100多人死亡,200多人失踪。那次悲剧让马尼拉垃圾山恶名远播。而10年后,垃圾山的高度和广度只增不减——它的面积已达22公顷,山上垃圾车轰鸣,山腰和山脚下拾荒者埋头苦干。可是,四周居民对这景观和气味都安之若素,因为他们中有10多万人正靠着挑拣这些垃圾过活,并称其为“希望之地”。

在“希望之地”的拾荒者中,带孩子的妇女干劲很足,又肯动脑筋,她们用捡到的碎布或直接从服装厂取回的废弃布料,手工编织成地毯、小垫子,依赖原材料提供者和代销商这两类中间人出售,赚取每张毯子1比索(约合人民币1角5分钱)的微薄外快。

若不是2007年初,一群年轻大学生造访柏雅塔斯垃圾场,这些羞赧的编织妇女向其中一位女学生丽丝·费尔南德斯(Reese Fernandez)敞开了心扉,她们可能还继续半满足半挣扎于这种生活现状。但那一次交谈,一方的信任加上另一方所受的触动,她们双方的生活都逐渐改变。

从利用破布做起

对于现年29岁的费尔南德斯来说,生活的改变在于她的从业选择,在那次柏雅塔斯垃圾场参观之后,她做出了决定。

那一次与编织妇女交谈时,她脑中迅速出现一组数字——在这个不公平贸易的链条中,一名妇女每天编织8-10条小毯子,每条毯子仅能挣到1比索,而原材料提供者却能挣到约12比索一条,代销商的收益有25-26比索一条。解决方案也出现了:这些没受过多少教育的妇女没有市场准入及相关资讯来销售她们的产品,如果要帮助她们提高收入,除非由自己代替那些中间商,之后进一步,就该再想办法改善这些毯子的质量与款式,卖出更高的价钱。

她最终决定着手去做。凭借1万比索的启动资金,她和几个朋友成立了Rags 2 Riches公司。企业的宗旨非常明确,正如公司名称的含义所指——“致富的破布”——她希望从破布利用做起,协助编织妇女把毯子编出花样,做得精美而时尚,以适应更为高端的市场,增加其收入。从更大的方向来说,这一切的目标是解决两个社会问题:不公平的贸易和环境的恶化。

改变300多名“妈妈”

2007年成立Rags 2 Riches至今,以费尔南德斯为中心的工作团队,不足10人;但已有300多名妇女就职于Rags 2 Riches的制作工厂——在柏雅塔斯垃圾山附近的贫民窟租下的两套民房。这里,摆着几台缝纫机、一些编织和钩花工具、几张堆满布头和线头的桌子,写字板上用水笔粗粗写着当日工作安排,墙上贴着写有名言警句的纸片,楼上则作为仓库和织布间。贫民窟特有的濡湿和异味空气似乎阻隔在外,窗外传来对面幼儿园小朋友的嬉闹声,妇女在屋子里做细部手工和缝纫,她们偶尔交头接耳,但麻利做着活计的双手不曾停下。如果年轻的工作室管理者走了进来,她们就笑着与之轻松谈笑——他们都管这些妇女叫做“妈妈”。

受雇于Rags 2 Riches公司,妈妈们可以从每件商品中获得占零售价10%-40%的利润。也许正因此,这些妈妈们看上去和其他拾荒妇女气质迥异,她们看上去都干净整洁,笑容可掬,特别爱和工作室的年轻人话家常。

费尔南德斯担任Rags 2 Riches的CEO和COO,她手下的管理成员除了设计和市场方面的工作要做,还不知不觉成为妈妈们的家庭事务调解员和知心朋友。“妈妈们出来工作,也会扯进家庭间、夫妻间甚至邻里间的一些小纠纷、八卦和传闻。比如,如果他们夫妻吵架,妈妈就可能旷工,影响工作进度,我们就需要去调解。”费尔南德斯的一位工作伙伴说。

而能够供职于Rags 2 Riches公司也有条件,需要有一定的企业精神,每天至少要有4个小时的空余时间用来工作,年龄范围在18岁到60岁之间。她们分成4小时工、6小时工和8小时工。由于场地有限,他们鼓励妈妈们在家里完成工作,把成品定期定量送来工厂即可。“在家里做手工活,孩子和丈夫可以适当帮忙,她们也可以兼顾到家务。”

每个地区都有制作经理和助理,负责告诉该片区的妈妈们每一时段需要做哪些工作、做多少,并且对工作的质量把关,还负责在那个片区发展更多妈妈加入公司,对她们进行工艺、相关文化知识、个人理财与营养学方面的培训。而在发放薪水这方面,他们采取周薪或每天发放70%的日薪方式,马上就可以使用,更有15%存入他们的户头,但不能随意动用,是为她们存起来作为保险、医疗、教育等长远基金使用,谓之“品质生活计划”。

 这些妈妈中更有成绩骄人者,54名妈妈得到了持有公司股份的激励。其实费尔南德斯自己也没想到,他们积极而奔忙的市场推广会那样有效,很多人都喜爱Rags 2 Riches出品的漂亮手工艺品,仅在运营的第一年中,销售额就超过了200万比索。“是的,我们现在正在逐渐盈利,不过还很少,只不过比持平多一点而已。”费尔南德斯坦白自己不是在做慈善事业,她的公司要扩大,需要更多的盈利,“更多的盈利,让更多的贫民窟妇女的生活改善,我乐于见到这一点。我是一个特别的商人,把社会责任看得很重的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