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到底有没有意义

0229-2

周国平

常常有青年问我:“一个人不去想那些人生大问题,岂不活得更快乐一些?”其实,不是因为思考才会痛苦,而是因为痛苦,所以才去思考。想不想这类问题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而基本上是由天生的禀赋决定的。

那种已经在想这类问题的人,多半生性敏感而认真。他不是刻意要想,而实在是身不由己,欲罢不能。相反,另有一种人,哪怕你给他上一整套人生哲学课,他也未必会真正去想。对于喜欢想人生问题的人,所谓的“喜欢想”,并不是刻意去想,而是问题自己找上门来,躲也躲不掉。想这类问题当然会痛苦,但痛苦在先,你不去思考,痛苦仍然在,并会成为隐痛。既然如此,你不如去面对它,看一看那些最有智慧的人是怎么想这类问题的。这可以开阔你的思路,把痛苦变成人生的积极力量。

从学术上看,哲学研究似乎是发展了,越来越深入细致,但你不能说现在的哲学就比古希腊高明,根本问题仍是一样地没有得到解决。这是人生内在的困境,只要人在,困境就在,哲学就始终要去思考。

福克纳在加缪猝死的那一年写道:“加缪不由自主地把生命抛掷在探究唯有上帝才能解答的问题上。”其实,哲学家和诗人都是这样,致力于解开并无答案的人生之谜,因而都是不明智的。也许对人来说,智慧的极限就在于认清人生之谜的无解,从而满足于像美国作家门肯那样宣布:“我对人生的全部了解仅在于活着总是非常有趣的。”

人是唯一寻求意义的动物,没有意义也要创造出意义来,于是就产生了哲学、宗教、艺术。然而,人生到底有没有意义?不知道。

人生无常,死亡随时可能来临,这个道理似乎尽人皆知。但是,对于多数人来说,这只是抽象的道理,而在一个突然被死神选中的人身上,它却呈现出了残酷的具体性。即便同是与死神不期而遇又侥幸逃脱,情况也很不相同。这种非常经历能否成为觉悟的契机,则取决于心性的品质。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b74f9c0102wak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