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传染”的气度

0229-1

蒋骁飞

钱钟书年轻时就饱读诗书,而且聪慧过人,被时人誉为“民国第一才子”。也正因为如此,钱钟书颇有些自负,甚至恃才放旷,他在清华大学读书时,就曾多次让自己的老师吴宓难堪。

有次上完课,吴宓很“谦卑”地问钱钟书:“钱先生,你认为我的课讲得怎么样?”钱钟书头一昂,不屑一顾地说:“不怎么样!您讲的都是我所知道的,希望您以后能讲些新鲜的东西……”钱钟书的话音刚落,教室里即刻爆发一阵哄堂大笑。吴宓似乎并不气恼,颔首唯唯。1933年,钱钟书本科毕业,校长冯友兰打算破格录取他为硕士研究生。没想到,钱钟书当即一口拒绝,并说:“整个清华园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做我的导师,叶超公太懒,陈福田太俗,我尤其看不惯吴宓,他太笨!”钱钟书点名批评的这些人,皆是当时清华大学外文系的梁柱之才。此言一出,迅速传遍整个清华,引起一片哗然。

其后,钱钟书执意去欧洲留学,1938年,他学成归国。由于抗战爆发,回国后的钱钟书很长时间没有找到适合的工作。吴宓知道此事后,就向清华大学力荐钱钟书,但遭到陈福田等人的反对,吴宓便愤而奔走呼吁,最终说服校方聘用了钱钟书。当时有人不解地问吴宓:“钱钟书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让你难堪,你难道忘了吗?”“我当然没有忘,”吴宓笑道,“既然钱先生他瞧不起我吴宓,就让他来顶替我好了……”后来,吴宓的这话传到了钱钟书的耳里,钱钟书惊讶之余更懊悔不已,深感自己曾经“少不更事、逞才傲物”。

钱钟书进入清华大学后,有一天专程去吴宓家赔罪,吴宓则一笑而过:“能有你这样一个‘瞧不起’老师的学生,这是做老师的最大荣幸!”钱钟书朝吴宓深深鞠个躬,说:“我愿永远排名吴先生弟子之列……”从此,钱钟书像变了个人,待人谦恭、谨持、宽容,拿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要全然以吴先生的修为作处世的标杆”。

对于有才气同时有傲气的学生,吴宓先生宽容谦让,并不遗余力地出手相助,足见他真诚大度、磊落坦荡;而钱钟书深受老师影响,后来也同样表现出心胸豁达、谦逊内敛,看来这世上,一个人的气度是可以“传染”的,它最终能传递出一种无限辽阔的和谐和美好。

文章来源:http://jxf19760818.blog.163.com/blog/static/17666836120112705555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