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你的大脑,身体,冥想

Your Brain, Your Body, Your Meditation

作者:艾丽森•廷斯利, 克里斯•菲尔兹

by Alison Tinsley and Chris Fields

y160207-03

作者介绍:

克里斯•菲尔兹(Chris Fields)博士是一位对物理和认知神经科学都非常感兴趣的独立科学家,这两种科学是人们将物体感知为时空结合体的基础。他尤为感兴趣的有两方面,其一是量子信息论和量子计算,另一个则是创新式的问题解决方式、儿童早期成长和泛自闭症。他近来的文章发表在《国际理论物理》、《信息》、《国际通用系统》、 《认知心理学进展》、《感知科学前沿》以及《医学假设》等学术期刊上。他现在正为《感知科学前沿》编辑一个研究专题,名为“人类怎样认知:分割、归类以及个体识别”。菲尔兹博士的研究生涯始于实验物理学,他获得了科罗拉多大学科学哲学专业博士学位 (博尔德校区, 1985年)。同时他也是人类基因组计划中DNA序列自动分析工具和分析系统的早期开发者。他在核物理、人工智能、分子生物学和认知心理学领域发表了130篇以上的学术论文。他模仿哺乳动物大脑皮层神经细胞发明了一种集成电路芯片,并获得了一项美国专利,专利号为# 5355435(1994)。 菲尔兹博士还是全国基因组资源中心(位于Santa Fe, NM)的创办负责人,他也是分子信息有限公司的第一任首席科学负责人。

艾丽森•廷斯利(Alison Tinsley)硕士是一位作家和瑜伽教师。她在欧洲长大,曾在西非象牙海岸的和平队工作,并在印第安那大学获得了特殊教育学理科硕士学位。她担任过印第安农村的社会福利工作者、高中英语教师,以及新墨西哥州立大学创造性写作教师,目前,她在法国科讷米内尔瓦写作和教授流瑜伽和阴瑜伽。

 

一个念头乍然在脑海中浮现。它从何而来?为何会在此时出现?最重要的是,它对你,以及你当下的行为会有什么影响?

每个人都几乎不间断地体验着“意识之流”:思想、画面、声音、情感、疼痛、寒冷、饥饿、愤怒等等。我们的经历能明显影响到我们的行为,反之亦然。然而,绝大多数经历会被忘却,也无法回想。大部分人都不会记得他们的梦或者上周四的晚餐品尝了什么佳肴,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在不翻看日记的情况下回答这样的问题,例如:“2014年6月16日,周一下午3:35时,你在干嘛?” 即使在没有入睡的时候,很多人也会长时间处于“一片空白”中。你是否曾到达杂货店却毫无开车离家的记忆?心理学家把上述这种(即使是复杂、危险、需要专注的情况,比如开车)对于所做之事毫无注意或记忆的能力叫做“自动性”。其他一些人则将之称为“自动导航”,无疑只有受到提醒时,我们才会注意到这些情况。

而冥想,则要求我们利用意识流去做一些听来不具可能性之事:我们应该保持觉知和专注,但同时又知而不随,随缘处之。无论是何事,都可以让心放松至寂静。我们应该专注,也就是说,当其运作并有成效时——此处指心的状态,便不再会有任何需关注之事。圣者,及一些自助书籍告诉我们,如此做会让人更快乐,并成为更好的自己。如今,有为数众多的医生也宣告说,这样做有助于健康。对于上述建议,“啊?”是人们最自然的反应。听起来如此困难且违背常理的方法,怎么会对我们有益呢?

二十年前,关于冥想为何会带来益处这一议题,人们几乎一无所知。但现在,我们已所知颇为不少。理解此点,需要深入研究神经系统科学和“系统生物学”,其中,后者以更为全面的观点来看待机体及其运作机制,它产生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两大科学项目,即“人类基因组计划”和“大脑十年”。本文会触及这些新认知当中的重要观点,它们解释了对你起作用的因素,又如何取决于你的大脑、身体,以及人生历程。

在进一步讨论细节之前,需要先排除一个并非细节的问题。曾有无数笔墨洒在客观物质和主观体验谁是第一性这个“鸡和蛋”的问题上。是大脑产生了体验(大多数神经科学家们的观点),还是大脑、身体、外境仅仅是体验的某些方面(哲学家们对此争论了千百年),对此问题的思虑很容易让人感到无力。值得高兴的是,要理解冥想如何起作用或者为什么有益,并不需要我们在这场无尽的争论中抉择站在哪一方。我们将讨论当你在经历某事时,你的大脑在干什么,至于上面那个争论,则可暂时搁置。

先来做个实验:闭上你的眼睛几秒钟,再睁开。刚才发生了什么?当睁开眼睛时,你的体验瞬间改变了,从睁开眼睛前的状态(数着时间,认为很沉默……),变为一个此刻呈现在眼前的、明亮生动的世界。这期间,两件事情在你的大脑中发生了。首先,你的大脑后部整个区域——枕叶皮质区,在几秒钟的休息后突然得到了重新激活。其次,你的注意力瞬间重新聚焦在新的视觉输入中。人类是高度的视觉导向生物,世界显现出的瞬间改变会牢牢吸引住我们的注意力。

现在问一下你自己,睁开眼睛后,瞬间呈现的全新视觉体验来自于何处?在你闭上眼睛时,你的意识正欢快地流动,当你数着时间,或是思考,或是在干其他类似的事情时,然后,突然——哇!一个明亮生动的画面出现了。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一个显而易见的回答是:世界将此画面带到了眼前。我们都知道这个故事:这个世界中四处反射的光线照入我们的双眼,视神经将接收到的信号传递到大脑,由此,我们看到了所见之物。对于我们来说,知道正发生之事极为重要,而世界则很适宜地通过将光线送入我们的眼球来传递信息。有时候它也向耳朵发送声波,向鼻子传递芳香物质,向嘴巴传送引起食物味觉的分子,或者让不同的物体接触皮肤。我们的五官感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是世界与我们的沟通方式。

但是,当你对此稍微思索一下,便会清楚地了知事实并非如此。现在,你正看着一页打印纸上的单词,不是彩色的像素,也不是墨滴或者单个字母,虽然你可以尝试着去注意这些东西。

比如这样一段文字:“两种时空线索条件下表面颜色特征线索对客体保持的作用?” 除非会中文,否则你就只是在“看”这些文字,你知道它是一种书面语言,却不知道词与词的分界在哪,或者任何一个汉字是什么意思,根本就无法明白。再试着读这句:“WITHOUTSPACESITISHARDERTOREADENGLISH”。也许费点劲后你能读懂——因为你可以在心里为它们添加间隔,从而在单词之间创造边界。

再来看看周围。如果你处在一个典型的人居环境中,实际上你看到的每样东西都会对你有特定的含义:家具、艺术品、他人,假如你碰巧在户外,还会有树木、房屋、海滩。为了明白这些含义,你必须从视觉上将这些目标与他们的“背景”区分开。换句话说,你必须在意识到某个目标的意义之前先识别该目标。你的大脑会自动处理好从背景分离出目标的工作,当然,一些少数情况例外,例如,大雾天里辨认远处的海岸边界,这种情况也许需要靠一些有意识的努力。但无论哪种情况之下,这些边界都由你设定。

一旦你对世间的这些客体设定了边界,你就可以为其附加含义:将一个具有特定边界的物体定义为人,继而定义为一个特别的人,然后,定义为一个特别的,并且与你有重要情感联系的人。感谢大脑能在看到这些对象的同时自动附加上含义,尽管有时你会想,我是怎么认识这个人的?研究视觉和视觉目标识别的神经科学家,对大脑如何自动设定所见物体的边界并赋予其含义有很好的认识。但,此处更重要的仅仅是,这些机理起作用,并且你也照做了。

再次闭上眼睛几秒钟,让念头随意涌入脑海。如果你刚才的念头既有内容又有意义,那将是非常好的机会。你的想象力能毫无困难地构建这一切。什么是想象力?在过去的20年里,神经科学领域最伟大的发现之一——我们的大脑中并不存在“想象系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视觉神经心理学家Steven Kosslyn和他的团队。当你想象某事的时候,大脑内的活跃区域与你通过视觉、听觉和触觉来辨认某件事物的区域是一致的。当你想象着一个场景或者一场对话的时候,实际上与你真实的来做这件事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没有任何来自外界的帮助罢了。

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开始理解冥想了。让心静下来便是让这一创造边界和附加含义的过程逐渐“静音”。减弱这一过程会为大脑带来强烈而直接的影响,并相应地产生几个附带作用。让我们先来谈谈主要的影响。

要理解冥想对于大脑的主要作用,关键是要明白,对我有意义的事情只是对我有意义,而对你有意义的事情也只是对你有意义。比如说,当我看见艾莉森的时候,我的大脑会立即重新激活关于我人生经历的许多信息,因为我所知道的艾莉森的一切,以及当我见到她时建立的所有含义,都来源于我的某些人生经历。的确,你、我以及任何人都是通过自己的经历来了解事物。我们会倾向于记住让我们产生情绪的事件,而非不起眼的普通事务;因为情绪会赋予某件事重要性。当你看到并认出一个人或某些东西时,当你听到一首歌,闻到一些香味,接触到某物时,你所给予的意义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情绪,你的生活、人生经历、爱、恐惧、希望、焦虑、喜恶、目标以及逃避之事,都是靠情绪与你相连。情绪在其中的作用似乎显而易见。这是神经学专家安东尼奥•达马西奥(Antonio Damasio)在他1994年发表的里程碑著作《笛卡尔的错误》中关于主流认知科学的主要发现。

在感官与外界的相互作用中,抑或在想象中,降低构建边界的频率,以及附加意义的行为,如此,便会降低对所感受和想象到的事物产生个人的情绪反应。这会使你的感觉和想象不再那么“与己相关”,因而,这些事物也不再那么有吸引力和令人兴奋,或者不再那么令人惊慌和不安。也就是说,无论在积极或消极的情境之中,都不会让你那么“反应强烈”。在大脑中,减弱这种“与我相关”的情绪对应着神经科学家们称为“默认系统”的失活(某些时候也被称为“内在系统”),这个系统是大脑中将感觉、情绪和决策系统与自我意识相连接的区域。这个大脑网络系统最早在21世纪初期被确定,接下来将近十年的时间里,科学家们对于它的基础功能做了很多研究。早在2007年,冥想对默认网络活动的作用就已经被报道。如果你在谷歌学术引擎中输入“默认网络 冥想”,会出现13,000条结果,而搜索“冥想 神经科学”,则会出现超过25,000条结果。

减弱这种“默认系统”的活动度会带来至少四种结果——也即前文提及的冥想的“附带作用”。首先,一些平时你不知道的念头会冒出来浮到意识表面。这些往往是非常有用的念头——创造性的点子、对所焦虑问题的解答,以及一直以来你无法企及的记忆——这些一直存在,只是它们平时没有强大到能抗衡持续的、充满情感的,及与我相关的边界建立和含义形成;其次,你开始体会到反映你身体内部活动的一些感觉,这些感觉也是一直存在,但平日里却因为太微弱,而落败于浮在表面的情绪噪音。换句话说,冥想,就是让你的注意力得以发现和集中到你之前无法了知的信息。

因为冥想减弱了划分边界的过程,同时,它也能让你以一种更加简单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在这本书里,许多冥想者强调对于“一元”、“合一”、“无二”的体验是冥想过程中的重要部分;最后,抑制“默认系统”也同时减弱了与“我”相关的情绪联接,随着自我强加的概念边界的消失,情感会与他人以及整个世界展开联系。例如,慈心的修持就是明确地聚焦于将情感扩展到外部世界,以此来提升同理心。但是,更强大的同理心,以及与这个世界连接的温暖感有望通过减少“我”来达到。

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冥想的这四种作用是如何增进健康和幸福的。当我们具有创造力、能够解决问题、也能记得那些想记住的事情时,我们更易开心和感觉良好。那些微细的、来自于身体而又易于忽略的信号——心脏、肠道、肌肉和关节的感觉,都是重要的提示,告知你哪些正确,而哪些方面则需要注意。感到自己与世界同在,并充满同理心地热爱这个世界,是神秘又迷人的典型体验。对他人的同理心可以激发慈爱和善行,并能常常因此而获得他人爱与慈悲的回馈。

在你的经验中,这些附带作用是如何出现的呢?这取决于你的大脑网络如何联接。相应地,也取决于你人生历程中的方方面面,甚至包括你出生前在子宫中的经历。你的所见所为、你的食物、你曾有的谈话、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闻过的花香、在树林里漫步的时光,所有这些都储存在你的大脑中。你在工作中遇到的每一次挑战,以及与配偶之间的每一次争执,也都有这样的效果。大多数时候,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大脑在做些什么——试着精确地回忆如何骑自行车、用从句来造句,或者签名,这些都是很简单的事情。你的大脑也管理消化系统,协调免疫系统,并调节你身体每一根血管的血流量,以确保一天24小时向所需的地方输送足够的氧气。所以,当你坐下来冥想时,你无法预计大脑会作何反应,别人也是如此。每一次冥想都是一次试验、一场拭目以待的探索。

此外,你的大脑决不是整个故事。神经科学在过去二十年中的革新,只是生物学巨大变革的一部分,这场巨大变革涵盖了你的全部,从你的思想到社会关系、从DNA到你的饮食,以及你所呼吸的空气,所有这些都是一个互相联系的系统。这种“系统生物学”的视角清除了“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之间的差别,也削弱了个体健康、社区健康和环境健康之间的差异。更广泛一点来看,冥想(实际上包括你所做的每一件事)必然会影响到你遗传给孩子的DNA、你传达给同事的情绪,以及你传递给社会文化的观点、艺术作品或者其他创造物。问题在于,你如何传达这种影响,以及传达了多少呢?在对冥想的科学研究中,我们可以期待,将会出现极为精彩的几十年。

 

备注:

本文选自2015年艾丽森•廷斯利, 克里斯•菲尔兹《冥想:做你当下所做》一书第28章。

 

文章来源:

http://www.scienceandnonduality.com/your-brain-your-body-your-meditation/

原文发布日期:2015年3月7日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5.12.27

翻译:夜飞雪

一校:圆梦

二校:扎西得吉

终审:圆阳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