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并不是“乐晕了”,或“一片空白”

0220-5

明就仁波切

现在,让我们暂时把科学和理论放在一边,开始来讨论实修方法,也就是佛教术语所说的“道”。而在讨论实际修持之前,我想先说一个很久以前听到的故事。

有一个从小就是浪里白条的游泳健将,到了年届古稀之际,又开始寻找新的挑战,就像他年轻时挑战游泳技术一样。他决定要出家,他想,就像以前能够掌握大海的浪涛一样,他应该也能够掌握自己内心的波涛。

他找到了一个他很敬重的老师,受了戒,开始修持老师传授的法门。但跟大多数人一样,禅修对他而言也并不容易,因此他去请教老师。

老师请他坐下来禅修,好观察他的修持方式。一会儿之后,老师发现他用力过度了,因此告诉他要放松。但他发现,连这样简单的指示他都难以领会。当他试图放松的时候,心就随处游荡,身体也因此而松垮倾斜。然而当他试着集中注意力时,心和身体又太过紧绷。最后老师问他:“你很会游泳,是吗?”

“当然了,”他答道,“还没谁游得过我呢!”

“游泳时你会把肌肉完全紧绷?”他的老师问道,“还是完全放松?”

“都不是,”老游泳健将答道,“游泳时必须在紧绷和放松之间找出平衡点。”

“很好!”老师继续说道,“那现在我问你,当你游泳时,如果肌肉太过紧绷,是你自己造成了四肢紧绷,还是别人逼迫你的?”

他想了好一会才回答:“是我自己把肌肉紧绷起来的。”

老师等了一会儿,好让他有时间想一想自己的答案,然后才解释道:“禅修时,如果发现自己的心变得太过紧绷,其实是你自己制造了这个紧张感,但如果释放了所有的压力,你的心又会变得太过松散而导致昏沉。”

“禅修的时候,你也要像这样找出内心的平衡点,如果没有找到那个平衡点,那么你永远不可能了悟自性的圆满平衡。一旦找出之后,你就能够自在悠游于生命的每一个面向,如同你以前自在悠游于水中一般。”

简单地说,最有效的禅修方法就是尽最大的努力,但不要过于期待结果。

前述那位老师对游泳健将的教导,其实是在智慧与方便间寻求平衡的广大法教的一部分。智慧,指的是对理论的了解,方便则是理论的实际运用。智慧若无法实际运用,便毫无意义可言,而这时,方便道就派上用场了:以自心认出自心——这其实是禅修的极佳定义。

禅修并不是“乐晕了”,或“一片空白”,也不是为了让心更为“清晰”——这些都是我在全球讲学时从人们口中听到的字眼。禅修其实是练习安住于心当下的自然状态之中,并单纯清楚地感受当下现起的一切念头、感官知觉或情绪。许多人抗拒禅修,因为一想到禅修,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要挺直腰杆、盘起双腿,让心完全空白地坐在那儿好几个小时,这些都不是必要的。

首先,双腿盘坐并挺直脊椎,这的确需要花点时间去适应,尤其是在西方,大家都很习惯弯腰驼背地窝在电脑或电视前。第二,要让你的心不要生起念头、情绪和感官知觉等,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思考是心的自然功能,就像太阳发出光芒与热量、暴风雨中产生闪电和雨水一样自然。

刚开始学习禅修的时候,老师曾对我说过,压抑心的自然功能至多也只能暂时解决问题。更糟糕的是,如果你刻意去改变自己的心,你只会强化将念头和情绪执以为实的习性罢了。

文章来源:http://www.shanyuanwang.com/home-blog-id-219857-page-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