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作为药方 能比医疗拯救更多人

食素和开药方,这看起来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干的领域,但是真有人找到了两者的联系,这就是美国的“责任医疗医师委员会”。近期,美国“责任医疗医师委员会”向全美国的医生发出呼吁:把素食作为一项向病患提供的正式的医疗措施,并且强调这代表着卫生保健发展的方向。

0219-5

这个呼吁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因为虽然已经有许许多多的正规医学研究得出结论:肉食和当代人的主要疾病密切相关,食肉越多,患心脑血管疾病、癌症、糖尿病以及许多传染病、各种病的几率也越高。但是,绝大多数医生们并没有把素食当作为一项正规的医嘱。好像食肉、食素是病人自己的生活选择,医生只管开药、手术,这两者没有交集。

既然医者的责任是把生病的病人医治好和防止未生病的人患上病,那么,如果有一项措施——具体来说就是素食,可以使得患者的病痛得到缓解,使病患的成活率得到提高,更能大大降低未病者得病的可能,那为什么素食不能堂堂正正地作为医生们的医疗措施和保健手段的一种选择呢?

的确,从古至今,把素食作为医疗措施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正因为如此,美国“责任医疗医师委员会”才要向全美国的医生发出呼吁。其实美国“责任医疗医师委员会”本身一贯以来是以推广素食为己任的,他的9000名医生和12万名医学辅助人员(包括了营养师、心理学家、护士会员)想必也都是素食者,想必也会向他们的病患们提倡素食,但是,把素食作为正规的医嘱未必都已经做到,更不要说美国的其他医生和世界各地的医生们了。所以说这一项建议有划时代的意义,因为历来素食大军中只有佛教界为断绝杀生主张食素;环保人士从保护地球家园不受破坏出发要求停止肉食;此外,也有人从减肥、养生角度主张食素的,但医护界基本上没有参与其中。鉴于病人对医生的信赖,医生的建议必定会得到病人和家属的积极响应,由医生来推祟素食,对素食的推广普及会是一件大好事。而对于佛教界和环保斗士来说,看到医护界这个同盟军的加入,一定是乐观其成的。毕竟殊途同归,只要有更多的人吃素,从效果上来看都是符合自己的目标的。

至于对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医护界来说,素食绝对是一件大好事。据世界卫生组织2004年报道:2002年世界上心血管病、癌症、传染病、和糖尿病分别是名列前四位的死亡原因,四者总和占死亡人数比例达57%。而这四种病中因肉食而死亡的比例分别为:85%、60%、61%和59%。可以看出如果不吃肉的话,因心血管疾病、癌症、传染病和糖尿病而致死的几率将会大幅度降低。也可以说:素食能比任何医疗措施拯救更多人的生命

更详细的数据说明了肉食增加了各种癌症的风险,而素食不仅降低了风险,并且对于已经患有癌症的病人也有更好的成活率。下面是部分数据。

前列腺癌:每天进食35克的乳制品蛋白质,相当于一个大杯奶酪,前列腺癌的风险增加了32%;每天喝两杯牛奶,患前列腺癌的风险增加了60%。

结、直肠癌:每天50克重的加工肉类,相当于两片培根或一条香肠,结、直肠癌的风险增加了21%;每天120克的红肉,相当于一块小牛排,直肠癌的风险增加了28%;大量摄入十字花科蔬菜,如西兰花、甘蓝、包心菜,可降低18%结肠直肠癌的风险和降低肺癌和胃癌的风险;大量摄入番茄制品可使胃癌的风险降低27%;大蒜和其它葱属蔬菜,如洋葱,能显著降低胃癌的风险。反之,西方饮食(大量的肉类和脂肪,最少数量的水果和蔬菜)造成胃癌风险加倍。

乳腺癌:女性在青春期每天进食超过11.3克的大豆蛋白,相当于半杯煮熟的大豆,与摄入1.7克大豆蛋白的女性相比,绝经前乳腺癌的风险降低了43%;患有乳腺癌的妇女每天进食11克的大豆蛋白可以降低死亡率和复发的风险30%;豆制品异黄酮摄入量越高,女性因乳腺癌死亡和复发的风险越低;女性多消费富于“类胡萝卜素”的蔬菜,比如胡萝卜和红薯,乳腺癌的风险降低了19%。总体而言,女性进食最高数量的任何一种水果或蔬菜,患乳腺癌的风险降低11%。

对于开出素食医嘱的操作,美国“责任医疗医师委员会”对医生们也有具体的建议。作为专业人员,医生们可以向病人分析他们疾病的由来以及素食如何从根本上解除病因;可以向病人介绍各种素食资源;更重要的是,一旦开出了“素食处方”,像其它医疗措施一样,医生需要有计划地定期对病人病况的变化进行随访,以评估素食的效果,特别是开始素食的4-6周中的变化更是重要。当然,医生们自己也需要不断地学习素食方面的最新资讯来提高业务能力。

最后,“责任医疗医师委员会”以一句极有意义的话作为呼吁的结尾语:“作为卫生保健工作者,我们的工作就像植物的种子一样。”,这意味着以素食作为医疗措施还刚开始,有待成长壮大,有待像植物的种子一样传播到各地。

文章来源:http://fo.ifeng.com/a/20151228/41530828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