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日本多把幼稚园设立在寺院里?

0219-3

大公佛教

京都有1800多家寺庙,旅游者短短数天内是走不完的。若是来京都旅行过,你一定会留意到,京都的每一家寺院都非常洁净,是需要拖掉鞋子入内的。此外耐人寻味的是,很多寺院里有儿童教育设施,如保育园、幼稚园等。比如,在京都,有名的寺院幼稚园有净福寺幼稚园、壬生寺保育园、大德寺保育园、永观堂幼稚园、东福寺保育园、东福寺儿童馆等。

为何寺庙与儿童教育相连?从日语的一个单词可窥见一斑——“寺子屋”,就是寺院所设的私塾。日本把民间兴办的为儿童教授文化教养知识的设施叫做寺子屋,寺子屋起源于中世纪的寺院教育。当时武士阶层的子弟往往被送到领地内的寺庙接受教育,此外,农民因忙碌耕耘于田间,也把小孩寄放在寺庙里,随着儿童的增多,寺庙增加了保育、教育的功能。进入江户时代,随着商业的发展,实用教育的需求递增,江户和京都一带寺子屋开始普及。江户时代中期18世纪进一步增加,江户后期更是显著增加。据1883年文部省主持的教育史全国调查而编成的日本教育史资料所载,进入19世纪后,寺子屋的数量全国有16560家。明治政府就活用寺子屋的教育资源建成了小学,可以说,寺子屋是日本的中小学的前身。

想来寺庙比起其他地方,从事教育的硬件和软件都相对齐全。寺庙地方大,环境幽静雅致,僧侣中不乏实践基础教育的讲师人才。日本初期的寺子屋所教的是基础的读书、习字、算数的课程,教材有《庭训往来》、《商卖往来》、《百姓往来》等。让儿童学习汉字千字文和四书五经等儒家著作。还学习唐诗以及《百人一首》、《徒然草》等日本文学经典,注重锤炼儿童的教养。

寺子屋的传统一直流传至今,延伸为寺庙里的儿童教育设施,而且日本的宗教法人还参与办中小学和大学,像大谷大学、爱知学院大学、皇学馆大学等都是宗教法人所经营的。不仅在京都,在日本的其他地方,也有不少寺院经营的幼稚园。自然,在市场经济时代,寺庙办学也受经济因素左右,虽然儿童设施是宗教法人经营的,但是一般需要另设学校法人作为幼稚园的主管,可以享受减税的待遇,免征土地资产税、不动产取得税等,这对于“地大物博”的寺院来说占了不小的便宜。

虽然由于宗教上的原因对于寺庙里的幼稚园在心理上有所抵触的不乏其人,但是大部分家长还是很乐意把小孩送到寺庙幼稚园的,再者日本人对于宗教的认识总体上来说界限是比较模糊的。尤其是在京都这样寺院林立的古都,上寺院幼稚园应是很平常的事。

笔者前不久去京都时,曾参观了位于天得院中的东福寺儿童馆,庭院里到处是美丽的植物,曲径幽深,让人心旷神怡。东福寺是京都观赏红叶、桔梗的名胜。东福寺的保育园园长兼儿童馆馆长就是一名僧侣。在保育园的网站上写着教育方针是“用肌肤感受自然,在心中装着佛主”,把儿童培养成有活力的人。在四季盛开着不同花朵的美妙环境里,儿童们和自然界以及动植物亲密接触,感受生命的珍贵。这就是“佛教保育”。东福寺儿童馆里还设有寺子屋,举办一些面向儿童的活动,接受家长关于育儿方面的咨询。寺子屋也面向成年人开放,不同年龄层的人可以在这里相聚,和小孩一起玩耍,沟通感情。

寺院里的幼稚园是日本教育界的独特风景,从儿童教育的角度来说,寺庙真是个不错的选择。首先环境宜人,小孩在风景秀美的寺庙幼稚园里成长想来个性和谐,有益健康。此外,儿童接触、认识宗教,培养敬畏、热爱大自然之心,接受道德、教养教育,从小开始积累生命的涵养和厚度。日本的众多寺庙搞多种经营,是比较富裕的。这么说来,香客把钱捐给设有幼稚园的寺庙,等于捐资办学,无意中做了一件善事。不禁想起在国内很多地方,有钱人争相捐资修寺庙,而投资办教育的人却很少,这真是一件憾事。

如今,日本还在发扬光大“寺子屋文化”,由日本国际联合教育科学文化协会联盟主办的支援发展中国家儿童教育的事业就叫做“世界寺子屋运动”,日本政府发动民众捐款,在贫困地区建设寺子屋,让因贫困、战争而无法接受教育的孩子以及大人能够走进课堂读书识字。寺院教育走向世界,升华到了一个新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