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放弃算命转而学佛的神奇经历

0221-1

学佛以前,我曾对算命感兴趣,自己也学过一点。但因一次经历,便将此放弃了。

我学佛前走了很长的一段弯路。最初追求世间学问,但有一天自己的目标实现后,才发现原来对名利地位的追求仍是不实在的,不会绐自己带来永久的满足和快乐。为解决此苦恼,便看了一些世间的哲学书籍,但觉得对于我们遇到的人生宇宙现象大多没有圆满的答案,于是也放弃了。

此时,感兴趣的范围越发的广了,几乎什么书都看,后来迷上了周易。感觉打卦算命那些做法有骗人的成分,也有不少人纯粹以此来骗人,但这方面的学问或多或少总有些道理的。

再后来,虽然开始学佛,但原来对预测的爱好还是没有丢开。

当时我在一个个体砖厂做体力工,工种比较累,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收入比较高。某一年开工前,我结交的几位对预测感兴趣的朋友就提醒我,我会遇到点凶险,要我注意,而我自己事先也有点预感。后来砖厂出了点事,一位工友几乎被土活埋。当时有人私下传出话来,说这次还是小事,几天内会有一场大事发生,提醒我们注意。当时我想,最危险和容易出事的就我们几位。其他几位都是养家人,只有我没有这方面的牵挂。同时,我是佛弟子,比他们多一份对佛菩萨的依靠,觉得如果危险发生在自己身上,总体上的损失会少一些。

于是我绐我们这几位工友每人都打卦,结果发现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而且也测到了事件发生的大致时间。我便一边加紧念佛,一边打起了到五台山朝山的主意。我提前跟老板支取了工资、请了假,以为这样就可以逢凶化吉,躲过这场劫难。但说起来也怪,我请好假正准备离开的那几天,我那个工序的几位工友轮着生病,每天都会缺一个人。因而尽管我的事他们几位答应替我做,但我实在不好意思离开。

直到有一天,我负责看管的设备原来一直运行很正常,但那天不知怎么搞的,老出故障,我只好在劳动之余调来调去。正利用停电的机会调整机器时,突然来电了,别人开了机,我的胳膊便被手中的扳手带入机器绞到了皮带溜子中。说也奇怪,平时很紧的皮带溜子那天正好调松了,我的胳膊被带过皮带轮时竟将皮带撑了起来。而在被绞住的刹那开始,我的心便住于佛号,心里异常平静,喊人停机喊不应,便一边默念观音圣号一边等。等别人发现异常,停机拆机帮我将胳膊抽出来时,我发现胳膊上只被挤压出了两道口子,骨头并没受到伤害。而一年前另外砖厂有工友出了同样的问题,胳膊两处被轧断。

砖厂离村落远,他们便将我的伤口用毛巾包了一下,开车送我到三十来公里开外的县医院。那时我只是安住于观音圣号上,也没注意路上什么时候血止住的,也不感觉疼痛。到医院后,我躺在手术台上一边默念佛号,一边平静地看着大夫为我清洗、消毒、剪碎肉、清理缝合伤口……此时自己还有点庆幸,原来修不净观观不起来的东西,现在有机会看到了。事后,大夫们还夸我有骨气,说他们还没有见过象我这么能忍的伤病号。我自己也感觉很奇怪,因为我根本没有感觉到痛苦,可能是胳膊麻得太厉害了,也可能是佛菩萨的加持。

受伤以后,我再也没有受伤前的那种焦虑感,内心体验到了异常的平静。仔细回想,也发现自己所学的易学并没有绐自己带来什么好处,倒是学佛念佛得到了重报轻受的好处。

同时,我也明白了因果可转不可逃的道理,便将易学、算命等资料送了人,自己完全放弃了这方面的学习,转而开始一心一意地修学佛法。之后,因为我受伤,好友和邻居来看我,发现了我偷着学佛的秘密,便绐我介绍了同修道友来交流和指导,使我在学佛方面的顺缘越来越具足。由此我因祸得福,反为受伤的事而感到庆幸。

站在佛教的角度上看算命,就好比我们欠别人债不积极偿还,反而设法逃避。到有一天逃不掉时,我们的债务会因利息的累加而变得更大。但如果我们积极还债,即使我们一时拿不出现款,也还是有别的方式抵债,如折价绐物品或者为他服务,所以债务只会越来越少,不会越积越大。

再说,一个人的行为维持不好不坏是很难的,而算命能算出的问题只是过去因所感之果,而你现生的行为对它的转变是看不到的。这也正是算过去准而算将来不准的原因所在。过去造的因会使你今生感果,而你现在行善会使你的果报由恶转善,现在作恶会使你的果报由善转恶。远的果报感在后生,而近的果报则会感在今生。

一位同修说起我们熟悉的一位出家师,他学佛前也学过算命,但学佛后随即就放弃了。他的原因很简单:“学佛前觉得算命很有道理,但一学佛教因果,原来的那些理论就都成立不起来了。”

这也正是佛弟子不提倡算命的原因。另外,对正式皈依三宝的佛弟子来说,如果仍着迷于外道的某些法术,则对自己的皈依体会有所损害;如果对外道的某些法生起绝对的信心,则自己即会失去对佛教的皈依体,而成为外道的眷属了。

对于某些同修遇到违缘时不从积资净障下手消除,而请外道或用外道法解决的做法,敏公上师常用一个很幽默的比喻来形容:“请来大鬼打小鬼。”小鬼虽被赶跑,但大鬼就此住着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