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成就者的神奇显现

11

2014年11月24日,是我的大恩上师,西岗·玛智仁波切圆寂十周年的纪念日。一直以来,很想整理一篇关于他老人家的博文,仁波切的功德丘山难喻,但苦于没有找到较为完整的资料。记得两年前曾与段师兄许诺过此事。今天,或许是上师三宝的慈悲愿力加持,终于整理编辑这篇珍贵的博文出来,与各位道友分享西岗·玛智仁波切的伟大事迹及极其殊胜难得的甘露法雨。也算是能够报答一丝上师的恩德,尽管上师对众生的恩德弥天彻海,无以为报。

上师终身驻山修行,一生只来过汉地几次,八十多岁高龄时到过厦门与海南,结缘的汉地信众少之又少。在汉地学密者心目中,玛智仁波切也是那样的受人尊崇,很多寺院和团体皆以能请到仁波切为荣,只要老上师所至之处,立刻成了信众之薮。

二〇〇三年岁末,老活佛莅临厦门同安一带组织放生,很多金刚弟子和居士都从各地赶来,有的只为见老上师一面,一睹其容;有的仅为得到老上师须臾片刻的加持。二〇〇四年一月初,老上师又驾临海南,与才多堪布等一行五人,联合海口、三亚等地区信众在海南的南山海上观音岛举行海洋生物放生活动,为法界一切众生祝福,祈祷世界和平。

去三亚的一路上,天上的云千变万化,瑞相纷呈。在三亚南山寺放生时,三亚工商局还查获一只三百来斤的大海龟,经由南山寺的工作人员,交与玛智仁波切慈悲加持后,在如今的海上观音圣像的观音岛上放生。在玛智仁波切念诵放生仪轨的时候,那只大海龟居然流着泪望着仁波切,表现出异常的通灵性。

在上师圆寂的前两个月的一天下午,上师的侍者突然打通我的电话,由于上师显现上不懂汉语,只是简单的用汉语叫我的法名,他老人家还拿过电话筒,慈悲地在电话里亲自念诵了两段他的意伏藏《莲师心髓祈请文》,当时感动得我泪流满面……

记得好像是2004年,西岗·玛智仁波切准备莅临海南弘法。刚刚皈依佛门的我们什么都不懂,有师兄还打电话去问五明佛学院的丹增活佛:“西岗·玛智仁波切到底是什么人物啊?”当时丹增活佛回答说:“他老人家是我们宁玛巴的泰山北斗……”当在海口宝华酒店见到玛智仁波切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人都被震撼摄受了。就像磁石吸铁一般地大家都被他感染了。望着老上师那威严却又慈祥的面容、悲怜却不失犀利的目光,心里决不仅仅是尊敬、崇拜,更多的是一种依眷和亲近。似乎只要至心至诚地祈请老活佛的加持,就可以忘了烦恼、忧愁、哀伤、解除困惑。上师是莲花生大师的化身呀,而莲师从两千多年到如今,一刻也不曾离开过我们啊!仁波切就是佛,就是大菩萨,就是如意宝。

听闻玛智仁波切是见解脱,我就拉着全家人去拜见他。那时候,我的侄子刚出世才39天,还差一天满月,我就想法说服妹妹把他抱出来,皈依老人家请他加持并赐于法名(现在小侄子真的是福慧具足)。还有当时我一位见过玛智仁波切的朋友,见到玛智仁波切的第四天,就收获了一笔财富。后来她很感谢我,我就笑着说:“玛智仁波切他老人家的变化身本来就是黑财神啊!”黑财神的加持真的是非常迅速的。

西岗·玛智仁波切在“文革”中曾遭受了激烈的迫害,落下了痼疾,但上师依然孜孜不倦地进行着他弘法利生的事业。因为年事已高,仁波切腿脚不大灵便,还患有眼疾,老人家到汉地时,经常坐着轮椅。有一次,仁波切需要站立身子,由于他老人家身材高大,侍者们一同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他掺扶起来。在海航的飞机上,几位空姐看到仁波切辛苦的样子,都感动得哭了。据海航的信佛家眷透露,当年玛智仁波切他老人家当时在在机场摸顶加持过的那些空乘和安检的几位工作人员,几乎全都升职,而且都信佛了。岁月留下的沧海桑田使仁波切的法体示现无常之相,然老人家依然精神矍铄,威仪凛然!仁波切的故事很多,说上几天几夜也讲不完,因为他老人家的事迹太感动人了,令弟子们都潸然泪下。

玛智仁波切在海南的时间并不长,我和少数道友都一直都跟随老人家左右。几天以后,学院管家给玛智仁波切的陪同翻译,五明佛学院的才多堪布打来电话,伟大的法王如意宝在成都示寂了。才多堪布和护法师兄们考虑到玛智仁波切年事已高,怕老人家难过,心里既难受又为难该如何告诉他。那天上午,我去了宝华酒店,在电梯里,想着见过法王如意宝的慈悲面容,眼泪一直止不住。电梯到了仁波切住的14楼,一出电梯,我便听到了很有力量的铃杵声,头突然很晕,觉得楼在明显晃动。我扶住墙壁,稍后才进了房间。据说玛智仁波切早上在修法的时候,突然流了很多鼻血,一问时间,正是法王如意宝圆寂的时间上午9点多。老人家早就知道了,叫才多堪布立即订机票赶回成都回色达。我们这些凡夫的心思怎么可能瞒住一位成就者呢?

玛智仁波切是下午的航班到达成都,我跟海大的一名大学生半夜一点多才赶到武侯祠康定酒店。由于临时赶着乘飞机,当时我只穿了一件海口天气穿的衬衫上飞机,外套忘了带,下飞机时一看,成都的天气早就是寒冬了,冻得瑟瑟发抖,幸好车上开了暖气。只好借了同行小沈的羽绒服,后来临时又去商场买了件新的。第二天中午,我们一行人就马不停蹄出发赶去色达,准备参加法王如意宝的荼毗大典。

玛智仁波切坐在副驾驶,我坐在后排他老人家正后面。在仁波切身边,随时都能闻到一股很明显的檀香的香味。途中老人家的侍者又教我们念诵麦彭仁波切的伏藏,持明法会的《观音九本尊》心咒,时隔多年,这个音调我依然记得很清晰。过了玛尔康,我和小沈开始有些高原反应,上师叫侍者告诉我们,默念金刚萨垛心咒,在车上睡觉就好。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真的感觉就是个午睡的时间那么短暂,迷迷糊糊的在梦中飞越千山万水似的,上师的侍者就叫醒我们,说已经到了色尔巴了(相信很多人都知道,玛尔康到这里最少还有六、七个小时的路程)离五明佛学院还有六、七十公里的地方。而且我和小沈都没有一点高原反应的感觉了,精神还特别好。这些都是我本人的亲身经历,绝无妄语。(据说大成就者有带众生穿越时空的能力,再后来我自己也多次去学院参加法会,每一次,路程都是那么遥远,再也没有过那样的奇遇)一路畅通无阻,经过路边上总有很多藏民捧着哈达,等着求加持。即便是色尔巴检查站的工作人员们,也表现出对玛智仁波切无上的崇敬。

到了五明佛学院,很多僧众和信众听说大成就者西岗·玛智仁波切到了,早晚都争着去拜见他老人家。法王如意宝圆寂的荼毗大典上也出现了诸多神奇的瑞相,坛城上显现阿弥陀佛的像、深圳的居士拍到天空中出现彩色的梵文心咒、白色的雪花降下变成一朵朵的白莲花,荼毗炉里飞出白色的小鸟,我自己的相机也拍到红色貌似马头金刚的像……神奇的是离开五明佛学院回程的那一天,西岗·玛智仁波切的房子周围挤满了僧俗的信众,很多人对着他老人家乘坐的车子磕大头,他老人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我拿着相机对着上师随意拍了一张相片,上师的头却是清楚的大威德金刚头像。(这些相片有部分我至今还珍藏在老家的佛堂)当时武候祠洗相片的老板说,我洗了二十多年的相片,第一次碰到这种奇怪的相片,绝对不是相机和摄影的问题,就是神奇没法解释。

前年,父亲心脏病住院,情况很危险。我很着急,担心父亲的病情。有一天从医院回来,累了就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然后就开始做梦了,梦里到了炉霍西岗寺,玛智仁波切还是住世时的样子,坐在高高的法座上,很多信众排着长队,其中有很多生病的人,等着仁波切轮流加持。上师好像很远看见了我,然后大声用汉语于对我说:“卓玛(玛智仁波切给我取的另一个法名),你站到前面来吧!怎么这么久都没来藏地啊?你父亲怎样啊?(我父母都曾皈依玛智仁波切)我回答说:‘我父亲病了,在医院。’”上师接着说:“好的,你不用担心,我修法遣除他的寿障。”跟着梦就醒了,但感觉梦里的情景很真切。没过多久,父亲就康复出院了,到现在,一直身体都还不错。虽然上师已经圆寂多年,但每当遇到违缘障碍的时候,甚至在梦中,都还能感应到他老人家无比殊胜的加持和关爱。当我们的人生,尤其是修行处于迷途时,请牢记祈祷上师三宝的加持。更为重要的是:对上师三宝生起定信,是修行成就至关重要的因素。

对于有海众生,总集三宝上师慈悲的眼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

诚如《十法经》所云:“于长夜中驰骋生死,寻觅我者;于长夜中为愚痴覆而重睡眠,醒觉我者;沉溺有海,拔济我者;我入恶道,示善道者;系缚有狱,解释我者;我于长夜病所逼恼,为作医王;我被贪等猛火烧燃,为作云雨而为息灭。”我等应如是想。珍钦扎维喇嘛钦!

12

西岗·玛智仁波切是由伟大的白玉白玛格钦法王以及二世贝诺法王、列绕朗巴伏藏大师等十三位殊胜仁波切共同认定的莲师、努钦·桑吉益西(保卫圣教,刺杀灭佛藏王朗达玛的大护法)以及伏藏大师香秋朗巴的化身。仁波切终身致力于佛法修行,一生中显现无量稀有功德,自在证悟法性,并现见了诸如莲师、莲花王、狮吼文殊、大威德等无数本尊。仁波切住世八十二载,是前后藏区一致公认莲师的人间化身,莲师二十五大弟子努钦·桑杰益西的真实化现,他的变化身是黑财神。由于他老人家那富有传奇色彩的降世方式,故也有人视其为玛钦神山的心子。仁波切是莲师法老一代的传承人,我们见到他就如同见到莲师亲临一般,可谓活生生的见解脱。其在世时驻锡弘法之地为西康四大寺庙之一西岗寺。

因西岗寺处于人迹罕至之地,道路崎岖,山势险峻,故而西岗胜地一直保持着清修的传统。汉地信众对玛智仁波切的美名一直也无从了解。但对于藏地,尤其是康巴地区,一提起“西岗·玛智仁波切,人们无不露出无限敬仰之情。

他老人家是贝诺法王知旺仁波切的金刚兄弟,并深得法王的赞叹,被法王誉为“不用观察的、真正的金刚上师”“努钦·桑杰益西的真实化现”,并为汉地信众开示说:“像亚青的阿秋喇嘛、西岗·玛智仁波切这样的,这才是真正的大活佛”。前些年,法王如意宝邀请仁波切前往喇荣佛学院圣地举行极乐大法会时,亲身下座敬献哈达,并让半个法座,与玛智仁波切并肩同登法座;玛智仁波切亦曾应法王盛情祈请,共同为学院弟子灌、传《四心滴》;法王的心子之一,五明佛学院副院长丹增嘉措活佛更曾赞叹说:“仁波切的功德与法王并无不同。”并言有关于法王的诸多秘密授记中,很多处都与西岗·玛智仁波切有密切关系;仁波切造访亚青,藏地大成就者阿秋喇嘛亦亲自迎至门外,并多次于藏族僧尼二众诸面前,大加赞叹仁波切的殊胜功德,同时应喇嘛祈请,仁波切亦多次遣除亚青之违缘;雪域圣哲秋恰堪布的荼毗大典亦是仁波切亲自主持的。玛智仁波切不仅在宁玛巴享有极高声誉,甚至包括格鲁巴的诸多大上师亦诚敬从仁波切处求法受教,其弟子遍及四大教派。

仁波切自幼即与知旺仁波切(贝诺法王三世)长时于白玉传承之源——塔塘·秋竹仁波切座前修学求证,同为大堪布之心弟子,故而亦持有白玉之教传法脉。同时仁波切自身为莲师二十五大弟子中之努钦·桑杰益西尊者化现的伏藏大师,因此尚持有岩藏近传。

此世仁波切共有身口意三位转世,一者为印度某大上师(已圆寂),一者为青海果洛州红科寺住持伏藏师格尔勒·德卫多吉仁波切,三者均为河尔桑章巴仁波切的幻现再来,其中属西岗·玛智仁波切威名最著,可谓康青雪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仁波切的事迹在藏地早已广为流传,身为伏藏大师的老人家,所掘取的库(岩)伏藏,摆满了整整一个房间。有时仁波切会双手偶然向前抱拢,全身上下、法衣内外忽然就装满了各种各样的伏藏品;仁波切在玛钦神山取藏时,众目睽睽之下,手臂突然变长,远远地伸入了玛钦神山中,回手取出了一尊佛像。就连在那非常时期,仁波切被禁狱中,甚至于牢房内亦取出了伏藏黄卷,普度同监众生,因此而感化了牢房的主管领导,释放了全部被囚人员,使众生得到了解脱。令人惊叹的是,一次在青海某处大草原上,举行数万信众参加的大法会,由于外道的干扰,电闪雷鸣,风雨大作,致使法会难以顺利进行,因而玛智仁波切现起忿怒相,厉声斥言外道定要将其擒伏于地面,随即将金刚杵抛掷天空,一片蓝色龙形云朵应声而下,跌落于河边,违缘应手遣除,待到法会圆满结束后,仁波切方放其离开。象这般的神迹如非亲身体验,常人是无法接受的,但它确确实实为数万信众亲眼所见。

在雪域,仰仗仁波切的殊胜加持,无量无边的众生得到了解脱,他老人家的故事说上十天十夜也讲不完。玛智仁波切住世时一向驻山修行,自秘功德,传记更是未得开许撰写,所以仁波切的事迹,在藏区一直是口耳相传美谈留芳。由于仁波切极少下山,康巴地区举行法会时,各寺院向以能请到玛智仁波切为荣。

近二年,仁波切又命其弟子日增嘎瓦活佛,将其所取伏藏莲师心髓祈请文大圆满听闻解脱密法广弘于汉地大江南北世界多国,不仅正式开启了西岗圣地的法缘,更是将老人家的功德传遍四面八方,利益了无量无边的众生!

西岗·玛智仁波切于藏历木猴年十月十三日(公历2004年11月24日)将色身收摄融于法界,圆满完成了仁波切此世的伟大佛法事业之历程。

13

以下节选自《持明圣者西更玛智仁波切传》(来源:网络)

一次,仁波切对弟子说:“你知道香秋朗巴去过的莲师剎土吗?我去莲师剎土的时候是这样看到的:那是一个雄伟庄严的红色宫殿,红色的墙柱门窗,金色的琉璃瓦屋顶,门外立有一高大的金刚杵。整个宫殿在深蓝天空的衬托下,红白相配,朱金交错,显得灿烂夺目、豪华壮丽。用金刚杵敲门后,一位形如罗刹极可怕的愤怒母开门,进去里面是愤怒莲师以及无量愤怒尊,有的在荟供,有的在跳金刚舞,以各种姿态安住。再进入第二层宫殿,里面则是寂静莲师,有诸多伏藏大师及瑜伽士。他们有的在念经,有的在修习禅定。第三层宫殿里,则安住着普贤王如来,里面的佛菩萨都以寂静姿态安住着。宫殿中的柱子上,雕刻着莲师心咒,不断旋转。平常唐卡上的莲师剎土都画着上中下三层,但我去过的莲师剎土却是从外到内三层灿烂庄严的宫殿。”

0214-5-4

玛智仁波切亲去之邬金刹土唐卡2001年9月21日上午,仁波切房间安坐时见到三目之莲师遍满法界,房间里自然充满异香,在虚空中显现出极广的莲师修法仪轨,于是,仁波切迅速加以记录。仁波切说:“当时奋笔疾书有如神助,仅数秒钟就写下一个仪轨。此时,一位僧人进来送会供品,顿时所有显现便隐没了。仁波切后来说:“很可惜,如果写下来会有一尺多厚,只要有短短的时间就能写完了。”

0214-5-5

仁波切亲见之莲师仁波切彻证大圆满。一次,大成就者堪布门色与仁波切共同安住于大圆满境界后说:“从未想到在此世间会有人大圆满修得这样好,自己也无法比拟。”并在僧众中赞叹仁波切:“藏地很多活佛喜欢修建寺庙,但即便在遍布整个大地上修建黄金的佛塔,功德亦不及玛智仁波切半个时辰禅坐的功德大。”法王如意宝也赞叹:“玛智仁波切探讨大圆满时语言上虽然不见如何深妙,但安住境界确实无以伦比,令人钦佩。”

0214-5-6

95年仁波切与法王如意宝在持明法会上据藏地一些有通灵能力的还魂师记录:在中阴界和地狱,常会见到西岗·玛智仁波切,他眉间放射出的毫光,刹那间使百千万中阴身和地狱有缘众生得到度化。仁波切主持法会时,时有普巴橛飞舞,坛城边常可拾到舍利、甘露丸等。在莲花王(班玛嘉波)法会上,人们亲见甘露丸在宝瓶线上跑动。一次,在寺院开法会,按照习惯,仁波切做完降伏仪轨后,人们即开枪打魔俑,以表示降魔。当时,维诺桑顿为了试验一下众人枪支的威力,便在蓝嘎木头后放一钢锉,用铁丝缠好。仁波切做降伏仪轨时,以木箭射出,竟将木板连同绑在一起的钢锉齐齐从中间打断,现在半截钢锉仍在维诺桑顿家收藏着。

0214-5-7

仁波切用木剑击断的钢锉一次,甘孜县扎拉乡果村迎请仁波切修诵大威德法会。果村是个较大的村子,当时众人用两根直径二十几公分的木头,绑成十字形,做成朗嘎,插于地中。仁波切举行降伏仪轨时,手中的木箭竟接连射穿两根木头。村长辊才马上收藏了仁波切所用的弓箭。阿坝红原县的珠日村,有一位咒师修了一座塔,此后村中接连死了很多人。村民们去请问亚青的大成就者阿秋喇嘛。阿秋喇嘛说:“你们现在被压伏在一座塔子下面,需要念诵金刚手法会,但现在整个藏地很少有人有此能力。你们去请求一下玛智仁波切吧!”众人诚心去请求仁波切帮助,仁波切慈悲应允。在举行金刚手法会最后一天,天空电闪雷鸣,把青海咒师修建的塔子从中间劈开,一时间灰尘四起,石头飞溅,恶咒的压伏被彻底解除。玛智仁波切所住过的前进村,与邻村关系不和,邻村请人专门修建了一个苯波的塔子。此后,前进村便显现出诸多的不吉祥,如牛羊病死,家庭不和等等,于是村民们便请仁波切修法。时值初冬,在法会最后一天送朵玛时,忽然闻到天空雷声隆隆。后来方知,当日天降霹雳,将邻村新修之塔子击毁,只剩尺余塔基。

仁波切在各地修诵法会,常有此类验相出现。青海红科寺的住持,门色堪布之心子伏藏大师德威多杰年轻时,一次刚取完具有近传加持之甚深伏藏密法《威猛马鹏密修》(马头金刚、大鹏金翅鸟与金刚手三尊合修之法),一天门色堪布郑重的对伏藏大师说:“今年你有很大的违缘,不做回遮恐有寿障。西岗寺有一位玛智仁波切,他是真正大威德本尊的成就者,你明天就去,请他赐予加持,或许能够遣除!”于是,伏藏大师德威多杰骑上堪布借给的马匹,边走边问路,终于来到西岗寺。正赶上西岗寺即将开始的伏藏莲师法会,他说明情况后,玛智仁波切说:“你先参加一下莲师法会吧。”法会后,伏藏大师德威多杰又祈请道:“上师门色堪布叫我来,请给我念念经加持,遣除我的障碍。”仁波切说到:“已经念好了,你可以回去了。”伏藏大师德威多杰疑惑的回到寺院,见门色堪布后说自己并未得到仁波切的念经加持,看来寿障难以遣除了。谁知门色堪布听完后,高兴地说:“太稀有了,你障碍都已遣除了!”伏藏大师至今身体安康,稳坐金刚圣幢不断开取伏藏,利益无边众生。

0214-5-8

玛智仁波切终身不离之经文新龙习瓦有位名叫嘎乐的僧人,因为家里亲人去世而前往西岗寺,请求仁波切超度。当嘎乐供养仁波切并说明来意后,仁波切立即修法予以超度,嘎乐仿佛看到从仁波切身上射出的白光,照耀着逝去亲人的身体,引导他前往极乐世界。过后仁波切用布条打了一个金刚结送给嘎乐,嘎乐欢喜地返回新龙后,将金刚结送给了一亲戚。这位亲戚把金刚结视为至宝时刻带在身上,在一次地方冲突中双方激烈混战,他被连砍了数刀,但由于金刚结的护持竟然毫发无伤。

诸如此类奇迹在青海以及康区一带常有发生,当地人视仁波切为真正的佛陀,认为哪怕得到活佛加持过的一根线也能躲避天灾人祸。炉霍玛嘉村一个牧民骑马到甘孜买东西,回来时天已渐黑。当他走到一荒郊野外时,发现路边孤零零坐着一个女子。牧民问她:“你是哪里人?女子说是借才村的人。牧民心想这个地方就在我们的邻村,怎么从来没见过她呢?因天色已晚,而且此地又是狼群猛兽经常出没的地方,牧民决定骑马将她送回家。半路上,牧民感觉阴气重重,心神不安,他慢慢往下看,发现女子扶在他腰上的手变成了一双毛茸茸的手,再往后看时,那女子的脸已经似人非人,绿色的口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流,两个窟窿似的眼睛发着红光,牧民心里非常恐惧。怎么办呢?跑是跑不掉了,他脑海想起了玛智仁波切,于是从腰间拔出随身携带的短刀,嘴里大声称念“玛智仁波切”同时将刀子用力向后掷去,驱马朝村子方向奋力奔跑。不一会,他感到马身变轻了,回头看时那女子已不见。

第二天,这村民来到寺庙,就昨晚的事问仁波切,仁波切对他说:“小事一桩,都过去了,不必太担心!只要心中有佛,你就会得到佛的庇护加持。”村民感激道谢后,沿着昨晚的路线一路找寻,来到昨晚掷刀子的地方,他的刀子正插在一只死去的黑乌鸦身上。从此之后,那地方再也没有任何怪异的事情出现。

寺庙有一位名叫昂奎的僧人,在炉霍县上,遇到夏唐地方的人,请他帮忙带一些亡财供养,请仁波切超度。到寺院时,天色已晚,昂奎想明天再交给仁波切吧。仁波切身边的侍者,却听到仁波切在房间自言自语地说,炉霍夏塘来了一个亡者的神识,要求超度,很是可怜。仁波切看着前方,念了三遍观音心咒。第二天,昂奎来见仁波切。一开门,仁波切问道,“昨天你带回一个人,为什么不送到我这,却带到自己家里呢?”还有一次,霍西仁波切的一个弟子去世了,家人拿着他的灵位请仁波切超度。仁波切说:“他昨天已经来过,得到超度了。”仁波切智慧之眼如是恒常观照着有缘众生,慈悲超度它们。

仁波切的加持力量极为迅猛。一次他看到一个精神失常的人流浪到此,仁波切说:“这个人本来很有善根,是遇到障碍蒙蔽了他,实为可怜!”于是便将常用的一块藏帕放在其头上,轻轻拍一下,此后,这个人便恢复了神智,一心修佛。

宗教政策落实之前,仁波切一直住在前进村。该村位于甘孜县朱倭乡上方约七公里处,其间要翻越一座大山,山间有条大冲沟是有名的卡萨沟(以炉霍的卡萨活佛而得名)。前进村的村民日出劳做经常要路经此地,时常有人见到一个奇异的丐妇,没有人知道她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她时隐时没,幽灵般地诡异。凡见过的人都会生病或者发生诸多不祥。一天一位名叫才让拉姆的老妇又遇到此丐妇,于是和她攀谈起来。丐妇告诉她,她在此地已经很多年了,一直痛苦不安,暴戾之心生起时立即可夺千百众生之性命。几年前有护法神告诉她,此地有玛智仁波切住锡,如果她能护持善念,必定得到仁波切的摄受而解脱于大圆满教法中。所以她一直在此驻守,不敢伤害众生掠取财食,祈盼得到亲近仁波切的善缘。说完人即不见踪影,才让拉姆才知道这是一个恶鬼。此后再无人遇到,料想已被仁波切度化解脱,这是以身示教有缘众生。山有玉则草木秀,仁波切对各地群众传法、施法后,消除了各地的疾病、灾害和争执纠纷,出现了人寿年丰等一派吉祥景色。

前些年,法王如意宝邀请仁波切前往喇荣圣地举行极乐大法会时,亲身下座敬献哈达;仁波切前往亚青弘法,藏地大成就者阿秋喇嘛亦亲自迎至门外;雪域圣哲河西曲恰堪布的荼毗大典就是仁波切亲自主持的。玛智仁波切不仅在宁玛巴享有极高声誉,甚至包括格鲁巴的诸多大仁波切亦诚敬从仁波切处求法受教。康区乃至全世界最负盛名的喇荣五明佛学院,以及亚青寺,都曾请仁波切修法,以护持教法。

0214-5-9

玛智仁波切在五明佛学院直到晚年,仁波切方摄受一些汉地弟子。2001年,他为少数具缘的弟子传授了全套大威德伏藏等甚深密法。见此,有侍者问:“有众多声名显赫的伏藏大师、活佛、堪布,有的可以说是头顶宝伞,身坐黄金法台,他们有的不但对仁波切与法都有不共的信心。并且对我们寺庙恩德极大,您都没有赐与此法。为何不假思索便传与这几位汉族僧人?”仁波切笑言:“莲师、努钦·桑吉益西都曾授记,大威德法于印度、藏域将以隐密传授为主,不会广传。莲师授记将来会于东方广泛弘扬,众多有缘人修持此法极易成就。依此护持佛陀圣教功德卓著。我想授记的时间已经到了。”“所谓东方是指汉地。这几位汉族僧人皆是我宿世有缘之弟子,所以此次为他们传授如是之法要。”当时寺中诺比活佛、巴登活佛、阿克扎波老管家、闻思兴盛院的老师扎西敦珠、觉甲等多人在场。在大威德法会上,亦对僧众如是而言,并开许将大威德法译为汉文,随后亲自供赞护法加持汉译圆满吉祥。2003年,应白云寺弟子祈请仁波切派遣一位护法,以遣除汉地违缘、护持佛陀教法。在此之前藏地许多寺庙都如是祈求过,而仁波切皆未应允。这些汉族人也会对护法有信心吗?仁波切沉默片刻,自语道:“哦,他们是真的对护法有信心。”而给他们哪一位护法合适呢?当夜,阿尼玛钦护法神不断显现在仁波切的境界中,仁波切也观察到,这位八地自在(亦有伏藏法卷称之为十地)的护法神与汉地具有胜缘,定能够护持汉地佛法,遣除障碍,为诸行者提供顺缘。因此,仁波切决定派遣阿尼玛钦,作为汉族弟子的不共护法。

白云寺众弟子在寺庙陈设了丰盛的供品,在庄严的气氛中,仁波切念诵仪轨,将这位金刚萨埵化现的智慧圣尊派遣到汉地,并将护法修诵仪轨传授给在场诸位弟子,谆谆告诫:此护法是智慧护法(指佛陀、菩萨化身显现护法相者),不同于世间神祇(世间护法不离烦恼,供之有利有弊),修诵不仅能遣除违缘,圆满所愿,并且真正能使佛法兴盛。在仁波切的加持下,现在玛钦护法已安住五台山,保护整个汉地的佛法。

14

派遣护法的当天夜晚,寺院充满了吉祥的气氛,寺中当家师父也梦到一位身体高大自称护法的人,将制造违缘者惩治了一番。自此,寺院出现了许多顺缘。

15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dec9a20102v8u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