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核算环境成本,食品可能是“天价”——访世界资源研究所执行副主席马尼希·巴布纳

0213-3-266x400

马尼希·巴布纳

2013年6月29日,马尼希·巴布纳抵达北京参加第三届全球智库峰会能源新格局分论坛的当天,电视新闻里说,国内夏粮丰收在望,但大米、小麦、玉米这三大粮食作物已全面转为净进口,中国粮食安全正面临挑战。

“粮食安全问题不在一时一地,这种威胁将是全球性的。”世界资源研究所(以下简称WRI)执行副主席马尼希·巴布纳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说。

WRI一直致力于研究环境与社会经济的共同发展,其新近发布的一系列报告指出,如果全球的粮食需求按现有速度增长,到2050年,要喂饱全球93亿张嘴,需要的粮食将比2006年增长六成。

作为政策研究者,马尼希·巴布纳提出诸多建议,减少浪费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据WRI估算,当前从农场到餐桌损失或浪费的粮食数目颇为惊人。以每年生产“被浪费的粮食”计,其耗水量可以填满7000万个奥运会标准泳池,所用土地相当于整个墨西哥的国土面积。

“这些粮食的生产过程也需耗费能源、水和土壤。”马尼希·巴布纳预测说,“如果能将目前的粮食损失和浪费减少一半,不仅上述缺口将减少五分之一,环境问题也会得到缓解。”

《南方周末》:未来世界粮食缺口是怎样测算的?

马尼希·巴布纳:联合国粮农组织曾经公布过一个数字,不过那是以吨位计算。此次WRI重新以热量单位“卡路里”建立模型。结果显示,全球的粮食需求按现有速度,将从2006年的每年9500万亿千卡增加至2050年的15500万亿千卡。即粮食热量增加63%,才能在2050年满足全球的需要。此外,到2030年,全球将至少新增30亿中产阶级人口,从而拉动对肉类和植物油等资源密集型食品的需求,但与此同时,目前全世界仍有约8.7亿最贫困人口营养不良。

《南方周末》:怎么填补这么大的缺口?

马尼希·巴布纳:简单地说包括开源和节流。在生产方面,可以通过作物育种和动物育种提高产量,改善土壤及水资源管理,重新利用退化的土地,改善草场生产力等手段。在消费方面,则包括减少粮食损耗和浪费。目前每年全球浪费的粮食高达13亿吨。如果把生产这些粮食造成的排放算作一个国家的碳排放,那么它将继美国和中国成为全球第三大温室气体排放国。

《南方周末》:在你们所做的报告中指出,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粮食损失一半以上发生在消费阶段。而在发展中国家,大约三分之二的粮食损失和浪费发生在收割后和储存阶段。为何会有这种区别?

马尼希·巴布纳:发展中国家粮食损失的主要原因是粮食存储设施不完善,无法对收获的粮食进行密封保存,又缺乏冷藏系统。联合国粮农组织在阿富汗开展了一个项目,向当地1.8万个农户提供金属储粮筒仓。使用金属筒仓的农户表示,这种存储设备使粮食损失从每年15%-20%降低到1%-2%,从而提高了净收入。发达国家因为相对富裕,食品花费在家庭的支出中占比不多,因此在消费环节的浪费更为严重。

《南方周末》:你甚至建议人们要改善食品消费习惯,比如少吃牛肉,这是为什么?

马尼希·巴布纳:在所有的肉类生产当中,牛肉的“肉料比”最低(生产每公斤牛肉所消耗的饲料最多),对环境的影响也最大。牛肉的问题在于太“便宜”了,解决手段之一是让牛肉的价格真实地反映成本,包括环境成本。现在包括中国在内,人们越来越富裕,大家都想吃肉,但我们必须让消费者知道,如果过多食用牛肉的话,会造成环境影响,也许消费者就会做出不同的选择。我们还可以寻找替代品,这不是指食品安全问题中的那种假牛肉。

《南方周末》:您刚才提到食物中的环境成本,有没有具体测算过?

马尼希·巴布纳: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真为牛肉的问题操心,也没有哪个国家把水资源的使用、水污染还有温室气体排放这些环境因素核算在食品价格里。但这种成本确实存在,在拉美国家,很多地方是把森林砍掉变成牧场,然后再种草养牛,我们没有专门计算过这类成本,但我想这是个“天价”。

《南方周末》:粮食安全和环境保护有时也会存在矛盾。比如农民增收要用化肥农药,而氮磷的排放又会导致水体富营养化,怎么解决这个矛盾?

马尼希·巴布纳:氮和磷是粮食生长所必需的营养物质,但过量或不正确的使用则会导致过量的氮磷进入淡水和沿海水体而引发富营养化和生态系统的破坏。在全球范围内,沿海水体的富营养化已经从1960年的不足75例发展到今天的800多例。WRI一直关注水体富营养化和农业面源的氮磷排放控制,并从2012年开始在中国的安徽巢湖开展相关研究工作。多年来,巢湖沿岸一直进行水污染防治,但水体氮磷含量高的现状一直未能改善。目前巢湖中55%的氮来自农业源。从全球范围来看,农业源一直是导致氮磷过量排放的重要贡献者,但是农业面源是不受监管的,其控制也不能像管理市政或工业污水处理设施等点源一般,而需要从源头,即氮磷使用的环节进行控制。就中国的现实而言,农村留守的大多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如何提高农民的意识,科学使用化肥和农药将成为关键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