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战士

0212-3

(印度)拉斯金·邦德

编译:翟振祥

爷爷早年参军,被从英国派驻到印度。军旅生活单调而枯燥,因此战士们都喜欢养宠物。每个营房里都可以见到宠物,以猫狗居多,鸟类也很受欢迎。有段时间,一只八哥搏得全团将士的青睐,它的主人就是我的爷爷。

爷爷已经喂养这只八哥多年,还把最喜欢的作家的名字送给了它,叫它狄更斯。

狄更斯不会觅食,饿了就会飞到爷爷的肩头,拍打翅膀,张着嘴索要食物。每当这时,爷爷把吃的含在嘴里,它就能直接取食。

狄更斯不曾笼养过,军营中所有的活动,它都会到场。部队在野外演习,它也会紧紧追随,从一个肩膀飞到另一个肩膀,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同时还保持高度警惕,时刻提防着老鹰的偷袭,偶尔还会挑个骑马的军官做伴。但当演习结束,它会立即飞回爷爷的肩上。

一天,一位将军来部队视察,上校命令爷爷将狄更斯找个地方关起来,防止它在检阅场飞来飞去。因此,狄更斯被锁进了一个门窗紧闭的库房里。然而正当将军检阅之际,一名炊事兵到库房取东西,狄更斯便趁机飞了出来,欢快地鸣叫着,直奔检阅场。

或许狄更斯认为将军是使它失去自由的罪魁祸首,所以它径直落在将军的头盔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将军大惊失色,气得脸色发紫,摘下头盔想赶走狄更斯。原来,狄更斯竟然把粪便排在了他头盔上的羽毛饰物中间!

干完坏事的狄更斯飞到上校肩头,又跳又叫,仿佛在倾诉被囚禁在仓库的满腹委屈,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邦德,马上把你的八哥弄走,我再也不想见到它!”上校大声吼道。

爷爷带着狄更斯垂头丧气地赶回营房,不知如何是好。作为主人,将狄更斯送人,或者将它关进鸟笼都会令他痛苦万分。想到狄更斯在军营中一直颇受欢迎,爷爷找到上尉,求他跟上校说说情。上校听完他们的诉求后,决定让狄更斯入伍,当一名“战士”。

其实,狄更斯广受欢迎是有原因的,它极具天赋,仅仅凭借士兵携带武器的差别就能判断其与自己是否同属一支部队。部队集训期间,多达20个团,它都未曾“失手”过。

对付天敌,狄更斯更是经验丰富。在营区内,它通常飞得很低,而且懂得充分利用营帐,行动之前先仔细观察一番,确定没有老鹰才会放心飞翔。

一天,爷爷得了疟疾发高烧,住进了军营一公里外的医院。狄更斯找不到他,寝食难安,硬是经过两天多不懈的搜寻,找到了主人之所在。从那天起,只要起床号一响,狄更斯就会离开军营飞往医院,熄灯时又会准时返回营房。营房内木架上一个倒置的头盔便是它的栖身之处。爷爷康复出院后,狄更斯便再也没去过那家医院。

这年,爷爷所在的部队奉命开赴缅甸作战。所有宠物都禁止随行,狄更斯也不例外,但它自有主张。到第三天,狄更斯竟疾飞200公里赶到了部队宿营地。此时的它显然已有两天多没有进食,疲惫不堪、精神萎靡。但也因此,狄更斯被留下来,与战士们跋山涉水,坐火车、乘轮船奔赴前线。

在轮船上,狄更斯在舷窗间穿梭,自娱自乐。有时它还会离开船飞临海上,然而,有一天,它突遇暴风,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以后,它就不再玩这危险游戏了。

狄更斯跟随远征军一起出生入死。许多士兵在战火中丧生,幸运的是,它和爷爷存活下来,平安返回了印度。随后,爷爷获准休假6个月,回英国探亲。

探亲之旅的前半程,狄更斯兴高采烈的。可是,当客轮离开苏伊士运河,气温骤降时,它对跟主人漫步甲板失去了兴致,天天和一群鹦鹉待在废弃的甲板上。当轮船通过直布罗陀海峡时,狄更斯飞进船舱,停止了呼吸。

爷爷将他心爱的狄更斯陈殓在一个饼干筒里,以军人之礼进行了海葬。他吹响风笛,军乐《最后岗位》含悲流淌,哀婉低回,如泣如诉。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c932630102vu0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