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要充实地过每一天

TOPick

0215-2

中大校长沈祖尧2015年9月26日发表网志,透露自己任职医生多年,今日却是首次接受麻醉手术。

刚过55岁的他早前接受大肠检查,吞下胶囊内窥镜,图像显示其肠内有异物,须取出化验,他反复考虑2个月后终决定进行大肠内窥镜检查及瘜肉切除手术。他在网志表示,在生与死的疑惑前,重新审视其价值观及重视的事情,包括家人及工作等,又透露大学一名资深教授近日亦被诊断患癌,另一名较他年长1岁、从不抽烟的医学院同事亦患上肺癌。他跟太太说人生如四季,而他们正值金秋,“一眨眼,你和我就要走进人生的严冬,但我们都束手无策。”沈祖尧又向自己承诺要充实地过每一天,“把每天都看成人生的最后一天”。

以下为沈祖尧网志全文:

病榻随想

我做了多年医生,今天却是第一次接受麻醉手术,回想感慨良多。事情是这样的。我一直以来推广大肠普查,而国际指引说明所有五十岁以上人士,即使无特别病征,都必须进行大肠检查,以确定无患上癌症,并割除大肠内可能转化成肿瘤的瘜肉。多年以来,我的团队致力提倡每年进行大便隐血测试或每十年一次结肠内窥镜检查(做法是把长约一点八米的仪器探进受检者的肛门以检视大肠情况)。

这个检查我已做了千百次;我也经常在电视节目、报纸、会议等场合告诉公众,大肠内窥镜安全、有效,而且可说绝对无痛。但是,我却羞于请同事替我检查大肠,也担心万分之一机会出现并发症。

今年我刚过了五十五岁,再不可继续逃避大肠检查。我用胶囊内窥镜检查大肠。我悄悄地服下那可怕的清肠药然后吞下胶囊内窥镜。我告诉自己:“科技可解决我的难题,这样就毋须尴尬,况且胶囊内窥镜毫无风险。”

不幸的是,内窥镜图像显示我的肠内有异物,必须取出化验以防微杜渐。我反复考虑了两个月,终于下决心在今天进行大肠内窥镜检查及瘜肉切除手术。

终于来到今天, 我领会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我躺在医院的床上,当上病人那一刻开始,我便失去了自主权。

今天,我在药物的影响下昏昏入睡:氧气管插进我的鼻孔、血压计绕着我的臂、脉搏血氧仪夹着我的手指。直到我苏醒过来的一刻(假如我可醒来的话),我将对周遭的事情一无所知。我不曾把自己的性命这样交托给别人;纵使我曾目睹这情景无数次,但它仍然令我惊悚。

假如醒不过来怎算好呢?我会去哪里?接着会发生什么?这一睡可不是我以往每晚的酣睡。

今天,若医生不停止供应麻醉药,我决不能睁开眼睛。生命是一份你不能永远拥有的礼物, 要好好珍惜保护。下次,当我向病人解释肠镜检查的细节时,我要使他们更安心些。

其次,在生与死的疑惑面前,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观和重视的事情。预备检查的那两天,我喝下清肠药,边喝边想:“如果发现肿瘤怎么办?我要如何安置家人?我的工作交给谁?我离开前要完成什么工作?”

我想我可能是过虑,但我的过虑也不是无因的。最近,大学一位资深教授无意中被诊断出患癌,另一位从不抽烟的医学院同事则患上肺癌,他只是比我年长一岁。每天看见不少癌病新症,他们都和我年纪相约,有不少也是我的好友。

我跟太太说:说来有点奇怪,我渐渐觉得人生彷如大自然的四季,我们现在正值金秋。一眨眼,你和我就要走进人生的严冬,但我们都束手无策。

因此,我向自己承诺:充实地过每一天。把每天都看成是人生的最后一天。

“醒醒,教授,醒醒!”我听见人们呼喊,睁开眼便看见太太、女儿、侄儿,以及我的外科医生和麻醉师。感恩,我回来了。

“紧记死亡将至是我作重大人生抉择的准绳。别人的期望、自负、怕出丑或失败等等,都在死亡前湮灭,剩下来的,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史蒂夫·乔布斯

文章来源:http://topick.hket.com/article/674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