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难以放下的拳头

雷春芝

摘自《做人与处世》2015年第13期

 0214-2

著名演员李连杰年轻时曾经跟着师傅学习拳击,师傅谆谆教导他,拳头只可以用来比赛,不可以对准他人,因为人与人之间,很多时候,忍耐比拳头更有力。

一次,李连杰在列车上和朋友聊天,他不知道怎么惹恼了另一个小伙。当列车在一个小站停下来时,那个小伙用拳头狠狠地顶了他的脖子一下,下车去了,车下的小伙用充满挑衅的眼神看着他,准备和他来一场单挑。恼怒的李连杰恨不得立刻冲下车去,让他尝尝自己拳头的厉害,但他想到了师傅的话,于是,他在心里对自己连连说着:“忍!忍!忍!”平静下来之后,他对着车下的小伙友好地一笑,车下的小伙先是惊讶,随后回他一个微笑,走了。李连杰因此脖子疼了好几天,但他的心里却无比地舒服,因为他感觉自己从心里赢了那个小伙。

面对他人的挑衅,心里的气愤可想而知,如果应战,中了他人的圈套不说,两个人至少也要挂彩。李连杰想着师傅的话,他放下了气愤的“拳头”,用忍耐报之于友好的微笑,不但得到了回应的微笑,更让自己的心胸宽广起来。也许就是这样的事情造就了他后来的世界观:“世界的好坏是我们心的好坏的反射,我看到的一切美好它就美好;;如果我仇恨一切,一切都会很丑陋。”

香港演员张卫健在香港成名后,来到北京闯荡。在北京,他没有任何名气,一切要从零开始。正在他非常郁闷的时候,偶然间认识了一位热情的出租车司机,就视他为朋友。于是,每次外出办事都联系他、用他的车。一次,张卫健女朋友的车闲着,他刚好有几件事情要办,就很自然地联系了这位的哥,请他帮忙开上自己女朋友的车,带他出门办事,这位的哥欣然前往。当车子开到了一个超市附近时,张卫健想起自己有需要的东西买,就对的哥说:“你在这里等我20分钟,我买件东西就回来。”开了车门,张卫健忽然醒悟,今天开的不是出租车,是自己女朋友的车啊,自己与这位的哥也只是几面之缘、浅浅的几次之交,他把车开跑了怎么办?他想对的哥说:“哥们,把你的身份证给我。”话到嘴边他又感觉不妥,人家还没有做贼,自己就把人家看成贼了,自己如果真的向人家要身份证,而人家其实心里根本就没有杂念,只是一心一意帮自己,那不就等于一记拳头砸在人家心上,这拳头会砸伤、砸碎一个人的心的。于是,他忍住心里的不安,什么也没有说,下车买东西去了。回来后,的哥问他:“哥们,你就这么信任我,不怕我把你的车开跑了吗?”张卫健说:“我相信你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他们从此成了真正的朋友。

张卫健放下的是对不太熟悉的人怀疑的“拳头”,报之于信任,而赌注却是女朋友的新车,这赌注太大,这“拳头”更难放下,但他还是用自己的信任换得了信任。事实证明,这赌注、信任对他来说是值得的,因为他赢得的是真诚的友谊。泰戈尔说:“要学孩子们,他们从来不怀疑未来和希望。”很多时候,我们成人不如孩子,就是我们太复杂了,因为复杂,我们怀疑他人,怀疑一切,也因此摧毁了许多美好的东西,失去了人与人之间的那份真诚。

台湾音乐教父黄国伦在服兵役的时候,曾经受到年轻班长的百般凌辱,他常常被班长叫出去,彻夜体罚。一次,班长让他趴在一个水沟上面做俯卧撑,他做不好就会掉下那个水沟,班长对他说:“你屈服于我,我就放了你。”但是年轻气盛的黄国伦怎肯屈服于他人?于是班长变本加厉地欺负他,于是黄国伦对班长恨之入骨,甚至想要杀了他。终于,机会来了,班长抱着很大的一摞文件走在楼梯上,一不小心,文件撒了一地,黄国伦看到了,而且楼梯上此时就只有他们两个人,黄国伦完全可以把弯腰捡文件的班长按在地上痛打一顿,还可以把那些文件撕碎了扔出去,然后诬陷班长……班长也看到了他,很是惶然。此时的黄国伦想到了妈妈教他的一个词“以德报怨”,于是,他俯下身子,帮助班长整理文件,班长瞪着惊恐的眼睛望着他,最后,抱着文件仓皇而逃……从那以后,班长再也没有欺负他和后来的人。直至中年,班长都对人说:“黄国伦是好人。”

黄国伦放下的是仇恨、报复的“拳头”,对凌辱自己的人报以帮助,这是真正的以德报怨。以德报怨,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就连孔子都说:“以直报怨,以德报德。”然而,放下就意味着得到,黄国伦的“以德报怨”,不但从此改善了自己与班长的关系,也改变了年轻班长为人处世的方式,真可谓功德无量。

放下难以放下的气愤、不可不有的怀疑、心头积攒的仇恨,用此心换彼心,不说立地成佛,至少可以让自己的心情更舒坦,与人交往更有力、有利,有时候,它甚至可以扭转乾坤、创造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