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14岁少女在铁皮集装箱里当老师,获国际儿童和平奖提名

0210-3-1

阿富汗少女阿西莎·拉西姆扎达今年只有14岁,却在首都喀布尔东郊一个贫民社区当起了老师,学生是无法入学的十几名儿童。她还为社区里其他300多名儿童争取到了上学机会。为此,她获得今年的国际儿童和平奖提名。

有媒体将她和致力于维护儿童教育权利、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巴基斯坦少女马拉拉相比,称她为“阿富汗的马拉拉”。但阿西莎说:“我就是我,我不想成为别人。我只想今后能为阿富汗儿童多做一些事情,多争取一些利益。”

集装箱改装“学校”

阿西莎在喀布尔出生,大约十年前搬到她现在所在的贫民社区。新华社记者见到她时,她正要为社区内十几名无法入学的低年级儿童上课:阿官方语言达里语拼写。

记者看到,阿西莎所在社区实在简陋。“学校”门口就是垃圾堆,时而几只野狗前去翻食,一群孩子尾随,而这可能是当地儿童为数不多的玩耍活动之一。

0210-3-2

“学校”由两个铁皮集装箱改造而成,中间搭上一块铁板挡雨,两侧通风,上课时在前面搭上一块小黑板。这些就是“学校”的全部家当。

阿西莎家境很困难,母亲在一所公立学校做食堂服务员,收入十分微薄,父亲则待业在家。记者在采访时注意到,由于喀布尔已进深秋,阿西莎不时因寒冷发抖而双手抱肩。

阿西莎说:“贫民社区的孩子没有身份证,学校根本就不接收。由于同样生活在这里,我能感受到这些孩子的痛苦。所以我就想办法联系到社会团体和一些政府官员,让他们为这里的孩子提供接受教育的机会。

一开始官员们并不听我讲话,所以我就把我们社区里的情况拍照给他们看,让他们直观地看到这里的生活条件,慢慢地,他们开始帮助这里的孩子,”阿西莎说:“我今年上11年级,我教这里上不了学的小朋友简单的达里语字母,把我在学校里学到的教给他们。”

阿西莎每天在这个集装箱学校为孩子们上课一小时,接着表演一些简单的马戏节目给孩子们看,带着他们一起玩。孩子们上课积极性很高,很喜欢这位小老师。

失学儿童达350万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数据显示,阿富汗目前有860万学龄儿童,但全国仅有1.5万所学校和教育机构。学校和教育机构过少使得350万儿童无法获得接受教育的机会。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阿富汗副代表巴拉吉博士此前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说,即便阿政府按照每年新建500所学校的进度,满足所有儿童上学仍需15年之久。

0210-3-3

阿西莎认为,作为贫民家里的孩子,她不能等着政府和其他人士来帮助,而应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命运。

阿西莎说:“我想告诉阿富汗的儿童们,我们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命运,当我们有了能力以后,我们应该帮助更多像我们一样的儿童,这样阿富汗的明天才会越来越好。”

阿富汗的马拉拉”

9月21日,国际儿童和平奖在网站上公布了今年的3名获奖者提名,其中包括阿西莎。这一奖项由荷兰儿童权利基金会为致力于和平事业的儿童所设立,希望那些获奖孩子所维护的儿童权益内容可以得到世人重视,让获奖孩子可以为那些没有话语权的孩子说话。今年的获奖者定于11月9日公布。

在得知获得提名时,阿西莎没有十分兴奋,反而多了一份平静。她告诉记者,自己并不在意是否获奖,更想今后能为阿富汗儿童多争取一些权利。

阿西莎说,她并非想出名,只是因为生活在同样的社区,经历了同样的苦难。因为感同身受,所以才想为这些儿童奔走疾呼。

“我知道自己获得提名,也知道马拉拉为巴基斯坦儿童做了很多贡献,但是我就是我,我不想成为别人。我不知道自己能否获奖,我的生活到目前并没有因为提名而有所改变。我只想今后能为阿富汗儿童多做一些事情,多争取一些利益,”她平静地说。

0210-3-4

除了帮助当地儿童,阿西莎还为改善社区生活环境奔走。记者在社区里看到,许多妇女在一条白色水管前排队打水,虽然水流很细,却提供很大便利。

阿西莎告诉记者:“以前这个社区的人用水很不方便,政府也不在意这里的居民。很多小孩子一大早就要拿着水桶一趟一趟地到远处提水。我和社区里的其他人多次找到城市发展部和难民管理部门协调,费了一番周折后,他们才同意给我们引一条自来水管。”

短评:在这里,读书需要生命捍卫

对于世界许多国家的儿童来说,上学读书是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他们不知道,在战火绵延的阿富汗,人们需要付出鲜血乃至生命的代价,从而捍卫儿童和女性的受教育权利。

这就是14岁阿富汗少女阿西莎被称为“阿富汗马拉拉”的缘由。巴基斯坦女孩马拉拉为坚持女孩上学的权利,遭塔利班枪击,但最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阿西莎为贫民区的孩子上课、为贫民区争取到自来水供应、为贫民儿童注册上学,她需要向人权组织和阿富汗议员寻求帮助。

人们的惊异,或许来源于知之甚少。阿富汗文盲率超过百分之七十,是世界上宗教极端主义最为盛行的几个国家之一。因此,女性,尤其是女孩的权利遭到习惯性的漠视与侵害。

塔利班统治时期,这种不公正的社会倾向加剧。女性甚至不能单独出门,即便去市场买菜,也需要至少一名男性家庭成员陪伴。在这种背景下,谈论女性就业和受教育,无疑是一种奢侈。

塔利班倒台后,情形发生好转。女性权益起码在法律条文上得到明确。然而,已然形成的习惯定势不易改变。这个国家的不少地区还在坚持极端主义的塔利班控制中,更大面积国土处于社会文明程度极其落后的乡村和山区。女孩教育普及程度甚低,战乱和冲突也使这方面的调查无法开展,缺乏精确的数据。

在一些地区,女子学校被投毒,上学的女孩遭到殴打甚至杀害,这样的新闻并不鲜见。因此,阿西莎的勇气和善举显得尤为难得,为这个国家的未来注入更多希望与力量。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M2NDc0MQ==&mid=400339541&idx=4&sn=f67e9f52777ea72c48daa6fb31ab96d3&scene=1&srcid=1110lafob53sSddqaSIXqMeS&key=d4b25ade3662d6430fffc3eaee0b5ddd7e56f7faabbcb875cb022916069840915c2dd02cde0afd1557413c912dca4bf0&ascene=1&uin=ODAyMzg3NDgz&devicetype=webwx&version=70000001&pass_ticket=aGG6CUzDJWKHCRFUu2Dy5%2B%2F0qqUKzAikpbNYJfoiDRtk%2FnfDMD0p3xazY6KP95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