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狐越狱记

0210-2

芬兰是全球第二大皮毛出口国,保持着每年出口超过500万只动物皮毛的记录,仅次于丹麦。45岁的约克•弗雷恩是一个有近20年狐狸养殖经验的专业管理员,在赫尔辛基西北郊外的一家狐狸养殖场工作。

异常

9月底,约克“辖区”里一只名叫“明科斯”的种狐生病了。明科斯是一只漂亮的公狐,体型较小,脑袋不像一般银狐那样窄长,耳朵圆圆的,披着一身银色的皮毛。正因如此,明科斯被选中做了种狐,侥幸躲过早该来临的杀戮。但这种幸运也维持不了多久,明科斯已经9岁了,以狐狸10-15岁的寿命来讲,算是已经步入“中老年”。所以今年冬天,它也将和其他倒霉鬼一样走向生命的终结。

9年前,明科斯出生时妈妈难产,之后狐狸妈妈一听到响声就烦躁不安,甚至几次都企图咬死自己的亲生儿子。是约克把奄奄一息的小狐狸抱了出来,自己担任了狐狸妈妈的角色,用婴儿奶瓶喂它药和牛奶。一个月后,小狐狸终于活下来了,约克高兴地为它起名“明科斯”,意思是“小斗士”。明科斯一天天长大,聪明的它对有养育之恩的约克格外亲热。

然而此时的明科斯懒懒地蜷在笼子一角,完全失去了平日的活力。约克担心地伸出双手抱住明科斯的脑袋,对着亮处仔细查看它的眼睛颜色,然后摸摸颈子,仔细检查后没有发现可疑情况,于是约克把它的粪便送去疾病监控室化验。

没过几天,明科斯又出现其他问题了。它不停地用爪子抓挠自己,用背抵在笼子上用力磨蹭。当喂养员试图接近它的时候,它表现得有些狂躁,甚至发出威胁的呜呜声。情况越来越严重了,约克赶紧到市中心请了一位专业兽医回来。

兽医仔细查看了它的脑袋、颈项和四肢,也没发现任何异常。“可能是体内缺乏某些营养素和微量元素,给它做点好吃的吧。”兽医临走前给明科斯留下了两瓶营养素药粉。

约克担心这种怪病有传染性,于是打算把明科斯的配偶丁娜和儿子小汤姆移走,当他打开笼门去抱丁娜的时候,明科斯迅速蹿了过来,眼珠子骨碌碌地盯着他,嘴里发出可怜的低低的叫声。它是在向约克求情呢!

狐狸的家庭观念十分强烈,通常是一夫一妻制,外出时缓缓而行,入则同起同卧,无比恩爱。前几年明科斯纯粹扮演种狐角色,平时都是单独住在一个小笼子里,根本接触不到母狐,更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们长什么模样。前年才正式和5岁的母狐丁娜配对生活,感情好得不得了。儿子小汤姆出世时恰值隆冬,丁娜又凑巧患病,一连好几天都是明科斯嘴对嘴地喂食给妻儿,让全体饲养员都感动地评它为“模范丈夫”。如今要是把丁娜母子移出笼子,对生病的明科斯来说不是雪上加霜吗?约克心中一软,放开了丁娜。幸好几天后明科斯的病渐有好转,丁娜母子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斗智

按惯例,管理员们会在10月份的第一个星期给当年要“出毛”的狐狸进行体检,看它们是否健康,皮毛是否有伤损。最后经过层层筛选出来的狐狸们会被集中到VIP养殖区域。那里的笼子空间更宽敞,食物也更丰盛,是临死的狐狸们最后的天堂。12月初,狐狸们就会被成批地运往屠宰场,为了保证整张皮草完整无损,它们将被残酷地电击肛门致死!

即使自己的收入完全依赖这些漂亮的狐皮,约克还是深深为狐狸们的悲惨命运感到无奈。说老实话,干这一行越久,约克越讨厌自己的工作,有时候甚至有“助纣为虐”的罪恶感。但看在丰厚的收入份上,约克还是压制着厌恶不得已而为之。

这次的体检非同小可,场主亲自到场监察。他告诉约克和几个高级管理员,养殖场刚接到一份丹麦的高级订单,要10张绝无瑕疵的银色狐皮。场主亲自挑选了10只体格健壮、皮毛丰厚美丽的银狐备用,明科斯也在其中。约克心里一震,故意指出明科斯背上的部分断毛给场主看,场主把手一挥,说:“这个没问题,你好好给它梳理修剪一下,注意照料就好了。这家伙毛皮颜色多好,多难得啊!”约克只有把明科斯关进VIP区,为了给它心理安慰,他违反了规定,偷偷把丁娜和小汤姆一起送进去陪伴明科斯度过这最后的时光。

没想到明科斯又搞出新花样了。先是拒绝进食,熬了整整三天,几乎奄奄一息;总算开始正常吃喝之后,右爪又不知道怎么弄得裂了道大口子,鲜血淋漓。约克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这么多年来明科斯一直非常驯服听话,这两个月来到底是怎么了?他悄悄在明科斯一家三口的笼子左上方安装了一个小摄像头,决定找出真相。

深夜,养殖场一片静寂和漆黑。约克坐在值班室监控屏前,专心观看明科斯笼子里的影像画面。白天一直懒洋洋的明科斯一改精神萎靡的样子,压低身子在地上匍匐前进,来到笼子后侧靠右的角落,伸出右爪在拽弄着什么。没掏几下,可能是碰到右爪子的伤口了,疼得直缩回来,改用左爪去扒。一旁的丁娜紧张不已地走来走去,时不时嗅嗅明科斯的爪子,或是碰碰它的鼻头。神秘的地下工作一直在持续进行,到了后半夜,精疲力竭的明科斯实在坚持不了了,丁娜就顶替上去,继续干活。它们到底在干什么呢?

快到天亮的时候,约克突然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天哪,明科斯不是想“越狱”吧!和狐狸打了那么多年交道,约克非常清楚狐狸的智慧绝对不容低估。在动物中,狐狸的智商和最聪明的狗不相上下,甚至可以跟灵长类动物媲美。特别是经过人类驯养的家狐,因为耳濡目染,学得了一些人类的技巧和能力,有时候甚至能正确推断人类的想法和意图。

约克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到现在,他终于理出了一个清晰合理的脉络:聪明的明科斯感觉到自己死期将近,于是几次三番地装病,甚至忍住痛蹭断漂亮的长毛,目的是希望逃脱被选中搭乘“死亡专列”的厄运;体检时偏巧又遇上场主“钦点”,小东西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居然破釜沉舟地妄图“越狱”!

为了确定自己的推理,在喂养员给狐狸们送过早餐后,约克来到了明科斯一家的笼子前,缓缓地绕着笼子走了一圈,仔细观察笼子的情况。果然,在笼子的后侧靠右那个角落,他发现了有两根并列的栏杆有明显的松动现象。笼内,累了一夜的明科斯和丁娜在狼吞虎咽地吃着早餐,对于它们来说,这并不是在享受美食,而是在尽量补充体力啊!

越狱

毫无疑问,明科斯这狡猾的小东西就是想逃出去!作为养殖场的管理员,约克的职责就是管理好场内的狐狸,保障每笔订单都不出意外地顺利交货。既然发现了这个“阴谋”,不采取措施是不行的,也不符合自己几十年来认真负责的工作原则。立即重修铁笼,堵死明科斯的逃亡之路?这样一来明科斯一定会万念俱灰,性情刚烈的它说不定真会自寻死路!说到底,每一个生命都有渴望生存的念头,自己怎能无情地把它拉回死亡的深渊?可是,从出生那一刻开始,明科斯的悲剧命运就已经注定了,这也是一种自然规律,怨得了谁呢?

两种声音在约克的头脑里不停地质问、反驳、争论,他捂住了脑袋,手心里出了汗。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同情。养殖场的狐狸命中注定要成为人类炫耀攀比的奢侈品,送死是迟早的事情。我又不是上帝,就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改变,哪里能够顾及到一只狐狸的命运呢!

第二天一早,约克拿了电焊工具径直走到明科斯的笼子边,把那两根松动的栏杆重新焊结实了。在约克焊栏杆的过程中,笼子里的明科斯始终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它的双耳竖起,眼睛滴溜溜地随着电焊枪溅出的金色火星转动着,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约克收拾工具箱转身走开的那一瞬间,和明科斯的目光相遇了,明科斯的眼神里有惊诧、有愤怒,更多的是绝望的忧伤……

约克受不了它的这种注视,加快脚步走出了养殖区。

眼看逃生之路被无情地封闭了,明科斯显然十分沮丧和绝望。一连好几个晚上,约克在监视器屏幕前仔细观察,都没发现异样。看来明科斯已经放弃了逃生的念头,认命了。

两周后的一天深夜,正好是约克值夜班。他习惯性地瞟了一眼监视器,突然发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画面里的明科斯没有像平常一样睡在温暖的窝里,而是倒在冰凉彻骨的水泥地上;再仔细一看,它的姿势也不对劲,狐狸睡觉都是趴着蜷着,把脑袋藏在毛茸茸的大尾巴里取暖,但今天明科斯却侧躺着,四条腿直直地伸展着。正纳闷的时候,丁娜从窝里慌慌张张地跳出来,围着明科斯绕来绕去,不时用鼻子嗅嗅它的脸,用嘴拱拱它的身子,但明科斯依然一动不动。

难道,明科斯发现越狱无望,自寻死路了吗?约克越想越害怕,他狂奔出值班室,迅速打开重重门卡,跑到铁笼前打开笼门,颤巍巍地伸手过去想摸它的身子,说时迟那时快,明科斯突然翻身跃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出笼子。
原来它是在装死!约克大惊失色,还没反应过来,丁娜和小汤姆也一前一后地逃了出去,紧跟着明科斯的脚步向值班室大门奔去。

“狡猾的畜生!”约克忍不住咒骂一句,大步流星地跟了出去。因为自己跑进来太匆忙,一路上的门都忘了关,现在倒给明科斯一家“越狱”大开方便之门了。眼看着三只银狐迅疾无比地冲进了值班室,约克奋力往前一扑,终于抓到了小汤姆的尾巴,一把抱住它。约克知道,以狐狸对家庭和亲情的看重,只要抓住小汤姆,明科斯和丁娜绝不会自顾自地逃生。这招果然厉害,惊慌失措的丁娜赶紧跳下地围着约克打转,大半个身子都已钻出气窗的明科斯也毫不犹豫地跳回地上,立起后足,嘴里不断发出求饶的低鸣。

一声声哀怨低回的鸣叫中,约克不禁回忆起明科斯小时候憨态可掬的可爱模样儿,和明科斯打闹玩笑的一幕幕快乐场面又浮现脑海。难道自己真的能无情地亲手把明科斯送上电击台?约克长叹一口气,下决心地打开了大门。“走吧,明科斯,回到野外去吧,那里虽然也有无情的生存法则,但总归是自由的生活。”

门外清冷的新鲜空气的味道让明科斯精神一振,它不由自主地耸耸身子,箭一样往前一蹿,但它猛地站住了,回过头来紧盯着丁娜和小汤姆。在它的注视下,丁娜犹犹豫豫地朝门外走了几步,又依依不舍地往回走一步,望着尚在网兜里挣扎的小汤姆凄声尖叫,那声音就像在哭泣。明科斯踌躇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往回走,一直走到约克的脚边。它用嘴咬住网兜,做出往外送的姿势,然后用前爪抱住约克的小腿,安静地趴在地上,不再动弹。仿佛是在告诉约克,放了它的孩子,它将留下来接受死亡!

那一瞬间,约克被深深地震动了。狐狸都能够为了家人安危不顾自己的性命,自己居然还如此自私,想着留下小狐狸自保交差!约克颤抖地解开网兜,抱着小汤姆往门外一送。跌跌撞撞的小汤姆一头扑进妈妈的怀里,母子低声欢叫。约克俯下身子抱起明科斯走出大门,把它轻轻放在地上:“再见,明科斯!好好保护你的家人,好好享受你们的自由!”

目送着明科斯一家像轻烟般迅疾消失在黑暗中,约克的眼睛有些潮润,但心里居然莫名其妙地恢复了轻松。他抬头仰望,夜空中闪耀着几颗明亮的寒星,星光仿佛一直照进他的心里。约克知道明天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明科斯给了自己一个好榜样:对于内心不赞同的事、不真心喜爱的生活,没必要太勉强自己。拿出勇气来,下决心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勇敢“越狱”重生,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文章来源:http://www.wtoutiao.com/p/C6blr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