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山中小便,招来狐狸精骚扰,怪事连连

0208-3

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不可思议。

事情发生在1998年农历十月,江西省井冈山市古城镇一山村村民小组,有一户谢姓人家,有一天,两个已出嫁的女儿回娘家看望父母。这天随其父母去附近的山里砍柴,小女儿谢华(化名)走进一山谷中,因尿急,选一稍偏且平坦处小解,解完起身后发现身陷荆棘丛中,谢华心中一阵恐慌,忙呼喊不远处正在半山腰还未来得及砍柴的姐姐帮忙。姐姐来到妹妹身边帮其清理周边的荆棘刺条,完后姐妹俩一同继续砍柴。临近中午谢华背一捆柴回家,柴落肩膀感觉特轻,好象有人在后面托举。路过一坛神前,突觉沉重,走过不远处又轻了起来。回家吃过午饭后,谢华便午睡,但未曾料到一觉竟然睡到傍晚方醒,母亲问她怎么睡得这么久,她说只是睡了一会儿,不知是不是上午背柴太累了还是其它原因,母亲也不好多问。

晚上谢华睡到半夜,突然叫喊起来。(姐姐嫁得不远,中午吃了饭就回家去了,谢华一人睡一间房)父母闻讯起来问怎么回事?谢华说看见有东西从窗户进来掀她的被子,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母亲说:“大月三十有月亮吗?!你说胡话吧,没有月亮你怎么看见有东西掀被子?这房子又没死过人,不要乱说!”谢华说:“是真的,我怕,妈你陪我一起睡吧!”母亲也心痛女儿,就同女儿同睡一床并打开电灯。睡下不久,谢华又叫喊起来了,此时的母亲没有睡熟心里很清楚,但是什么也看不见,人也不能动,好象电灯被关了一样,房间一片黑(灯应该是亮着的,只是她母女俩感觉灯没亮)。从这天晚上开始,几乎隔一天来一次,后来开着灯(本来就开着灯,只是之前母女俩不曾感到有灯光)也一样,一旦东西来了母女俩同时动弹不得,谢华感觉从脚底开始向上发凉至腹部,双手一样不能动。

后来家人请来神汉捉邪,但无济于事。听人说阳气旺的人可以避邪,谢华母亲特意让不信邪、无神论的儿子陪谢华小俩口子同躺一张床,于是弟弟在外,姐姐躺中间,姐夫睡里面。再加上对面一张床睡父母亲。一间房有五个大人,不可谓阳气不旺。但是,十二点钟过后(没有电视节目,电视屏出现雪花点时,此时是电视差转台在晚上十二点准时关机),东西照样来了,来的时候感觉像打雷闪电时的情境。房间的四壁闪一下光,一阵白雾似的东西从窗户外进来,谢华开始双脚冰凉,一直往上凉,此时谢华的弟弟拼命用手拍打床板,睡在里边的丈夫拼命拍打靠床的墙壁,这一打一拍,此时的谢华挣扎后喊起来:“你们为什么要打我!你们要把我打死是不是?”大家看见谢华嘴角流出血来,看来打在床板和墙壁上的力都落在了谢华的身上。(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病急乱投医,听人说鱼网可以避邪,谢华父母决定在被子上加盖一张鱼网,谢华丈夫喊了起来,他说躺在被子里就好像有好多针在刺他,他喊受不了,于是作罢。

有一次,请来一个道士捉邪,法事上道士说:“这是一只狐狸精,它现在正变幻为一个老太婆,矮矮的,你们看得见吗?”大家都说看不见,道士说:“我把你们火焰盖住,你们就能看见了,想看吗?”大家都怕,不敢请道士施术。法事做完后,道士说:“谢华身上撞到三样东西:一个产死鬼,一个坛神,一个狐狸精,前面两个可以送走,狐狸精有难度。”也许是道士的道行不高吧。第二天,道士叫谢华离开小镇,到外面去避一段时间,谢华当天即刻坐车去了深圳。随后几天,又出了一件怪事:周围村子的狗连续吠了几个晚上,不少人家的丈夫或妻子晚上睡觉时被鬼压床,这只狐狸精好像家家户户去找人。几天后,谢华在深圳一观音庙烧香问事说:“我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我一直看不见你的真身,你现身给我看看。”结果晚上狐狸精还真的现身给谢华看了,并相互交谈。听谢华母亲说,狐狸精也是迫不得已,似有什么隐情,我们也不便问。既然躲不过,谢华母亲叫她还是回到家里来,至少还有家人可照顾一下,比在外面安全些。此时的谢华已是身心疲惫、四肢无血色、脸色苍白、耳朵没有肉、薄得可透光。

谢华母亲一直不停地请各类神汉、巫婆、道士做法事捉邪,基本没有用,后来问到一个仙姑,仙姑说:“这只狐狸精要到时候上天来收拾它,才会消停。”母亲问大概什么时候,仙姑说:“明年打雷的时候。”第二年三四月,春雷滚滚时,狐狸精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后来就不来了。

这件事大概前后折腾了半年多的时间,发生的的这一系列事件,让人觉得真不可思议。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E1ODQ2Mw==&mid=210461287&idx=6&sn=58b0e29dfb588316891e014b34f86017&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