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杂物,释放心灵空间

0206-2

梁锦萍

你有没有囤积倾向?

近年“储物症”(hoarding disorder)开始受到关注。2013年,美国精神疾病诊断手册DSM-5正式提出储物症属强迫性精神疾病。幸好我们大部分人都未有患上这个病症。但我们有没有囤积倾向?

家里或办公室的抽屉,装满暂时不想处理的小东西,也可能有一个杂物间,里面塞满用不着的电器、多余的家俬、不再翻阅的文件和不会再穿的衣服。

主动或被动地获取免费赠品、对还堪用的旧物品难以抗拒,又不愿丢弃,结果导致住处凌乱不堪,甚至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常常说“待我放假便会执拾了”。放假时却赖在电视、计算机前,杂物终归原封不动。

眼不见为干净,处理不了的杂物都堆进储物柜。虽然隐隐地记得它们仍存在,却害怕打开储物柜时,杂物如崩堤般倾泻。

别跟杂物谈恋爱

长期大量囤积杂物,固然令环境卫生恶化,容易触发儿童或长者的敏感症状,但最大的伤害,莫过于跟亲友为了杂物争吵而伤害感情。有些人为此长期跟家人剑拔弩张,在缺乏爱与亲情下,不期然把情绪投向杂物,甚至还极端的跟它们“谈恋爱”。

还记得有一位中年女士,表示要跟结婚二十二年的丈夫离婚。原因是二人居住在500多呎两房一厅的单位里,而丈夫竟然多年占用其中一个房间──市场杀鸡后掉弃的鸡笼、街边的铁管、装修用剩的砖瓦等等,把好好一个房间弄得如垃圾房。可怜家中的子女,要跟父母挤在一个七十呎的房间睡觉。这位女士对丈夫由好言相劝至反目成仇,而面对父母永无休止的争吵,加上家居缺乏空间,一双子女后来更成了边缘青年。

离婚后保留了前夫的相片、情信和衣物;儿子去世后保留他的睡房、单车和一切遗物;就读大学三年级的学生,留着高中的所有课本和作业……无论任何理由,拚命守护杂物,为的通常是心理补偿多于实质价值。保留对象通常比保留感情和关系容易。充满矛盾的夫妻关系,需要好好重新检视婚姻的问题,而不是移情至不晓沟通的杂物。度过丧亲之痛最有效的途径,是多接触其他亲友,并非留在原地,睹物思人。踏入成人世界,年轻人要扩阔心量去拥抱各种挑战,对中学阶段恋恋不舍,只会令自己举步维艰。跟杂物谈恋爱,往往会错过改善自己和人际关系的大好机会。

处理杂物,腾出心灵空间

丢掉杂物其实远比留住它们容易!有以下几种方法:

1.可以假手于人:当你下不定主意要留下什么、舍弃什么时,最有效的方法,是找一位认识你的朋友,放手给他去“干掉”堆积如山的杂物。对你有感情、依恋的东西,在别人眼中全是垃圾,自然可以狠狠地处理掉。

2.安排“道别”仪式: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跟厮守多年的旧物割离,生出依依不舍的感受是正常不过。可以安排一个道别仪式,正式地怀缅杂物牵系的回忆;诚心感谢它们,并告知它们你要向前看,所以决心放下它们,轻装上路。

3.只保存当时得令的衣鞋装饰:限定衣柜、鞋柜、手饰箱,只存放特定数量的衣饰。每当你想买一件新的衣饰,便要立刻丢掉柜里同类的东西。

4.戒掉坏习惯:不断收取赠品、免费书刊和试用装,只会让自己成为垃圾站。婉拒用不着的赠品和“好意”,你的空间自然宽敞起来。

5.有纪念价值的对象,可以替它们一一拍照存档,这样既可长久保存它们,又节省空间。

我们的心灵空间跟物质之间,从来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连。所谓有诸内形诸外,整理好心灵,外观自然随之而改变;收拾好外物,我们的心情也会跟着逆转。祝愿大家心灵自由,轻松自在!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7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