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实修拯救了破裂的婚姻

0204-5

我与老公有着二十多年的痛苦婚姻,这段长时间的磨难经历使我身心俱伤。经历了三年的修行洗礼,佛菩萨将我内心二十多年来强烈的嗔恨转化为爱,这样的变化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和三年前相比,现在我的身心状况,可谓来一个华丽的大转身。我从痛苦和坎坷中爬出来了,才能真正体会到佛法的伟大深邃,体会到佛菩萨的无量慈悲,体会到佛法的甘甜。

二十多年的痛苦婚姻使我身心俱伤

三年前,我的生活经历着人生中最痛苦的一页。婚姻行将破裂,一个人在外面租了一间小房子,准备将共同生活的大房子卖掉,然后分钱,签离婚书。那时,我每天都盼望着快快卖掉我们的房子,可以过自由的生活。

先生是国家机关的中层干部,相貌堂堂,见过他的人都说他笑眯眯的,很和善。女儿乖巧,学习优秀,尖子班里的尖子生。在外人看来这真是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谁又能知道我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充满着痛苦和绝望。

先生有着很强的支配欲,从兴趣、爱好到家里的点点滴滴都要他说了算。他的脾气瞬息万变,前一秒还在说笑,后一秒就会为一件极细小的事不称他的意而勃然大怒。从卫生间掉了一根头发,到地上不小心的一滴水,都要破口大骂,不能分辨,不能讲理,不然就暴力。每一天,我们家都要上演好几起这样的恐怖事件,他根本不能控制住自己。每一天,我和女儿都生活在战战兢兢、恐惧不安中,生怕什么事又要引起他发火。为了求太平,为了不挨打,什么都依他,我也曾幻想他能改变,因为他口口声声说非常爱我们,爱这个家。但随着时间流逝,他变本加厉,就像恐怖片中的男主角一样。了解他的亲属,说他有心理疾病,要他看心理医生,而我也变成了一个内心怨毒的女人,家庭中充满着欺骗和怨恨。从幻想到失望再到痛恨,对他的嗔恨弥漫了我浑身的每一个细胞、血液和骨髓,以至于我患上了忧郁症。我整夜整夜地睡不着,严重地头痛,但为了面子,一直维持着这痛苦的婚姻。我时常想着,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没有痛苦地结束生命呢?因为我的世界实在是太黑暗太痛苦了。

终于在一场争吵和暴力后,我下定决心离婚,离家出走了。二十多年的婚姻,身心俱伤,万念俱灰。这些年来,也有人劝我忍耐,说“忍”字就是刀刃下面的一颗心。我也曾放生,诵经,念佛,别人说什么好就做什么,但是几乎没起作用。当我一个人在临时租住的房子里念佛时,心里非常盼望能有一个真正的善知识引导我如何修行,可是,我去哪儿找啊?

也许是宿世的缘分,读大二的女儿善根深厚,她常读诵《金刚经》。她对我说:“佛氏门中,有求必应。”听说一个朋友要去西藏拜见一个上师,女儿就写了一封信给上师,要上师指示圆满解决爸妈问题之法。可惜赴藏之路不顺,那位朋友没有成行。女儿又想去打七,其实她对打七也不懂,也不知道打什么七,到哪里去打。她就上网查,一下子就跳出了“地藏七”。女儿非常诚心地画了一幅地藏王菩萨像,希望能供在道场。女儿画好后,我去装裱,一路上我就祈祷:“地藏王菩萨,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啊!”然后,我送女儿去道场打七了。

女儿在打七期间,发来短信要我赶紧去中介公司撤掉售房信息。女儿回来后告诉我,在打七第四天放生时,她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和”字,又感觉我应该回去向她爸爸认个错。我说什么也不愿意,可是她说欠的债是逃不掉的,要勇敢面对。那时,我是多么不愿意回家啊,但是直觉告诉我,女儿说的是对的。于是我硬着头皮回了家,向老公认错,可是在心里却根本没有认错。幸运的是,女儿打七后一个星期,她向一位善知识问起我们的事,善知识看着女儿说:“叫你妈妈拜忏。”天啊!就是这样,也不知道是一股什么力量推着,我开始礼佛拜忏,读诵《地藏菩萨本愿经》了。一个月后,我也来到道场打七。那七天是多么震撼人心啊!我总算找到了明灯!在痛苦中,我一直呼唤:“老天垂怜我!”最后一天,我跪在佛前发愿,要终生修行六部曲:吃素、诵经、忏悔、放生、行善、念佛。

从此,我的生命掀开了精彩的一页。

拜忏就能把老公拜好?就能把家里拜太平了?

回到家,我就真干了。三年间,我的修行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早期刚开始拜忏不久,我的胸前、大腿都发黑,浑身酸痛。每天早上醒来不想起床,因为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拜忏。我真的害怕拜忏,每天做功课都要和自己斗争。一个声音说,“今天少拜点吧”或者是“今天就休息一天吧”,每一天都是煎熬。但是不管愿不愿意,我每天都能坚持完成定课。因为我的心中有很强烈的愿望:要“好起来”!要去阿弥陀佛那里!这两个愿望一直支撑着我。有时自己也想,就这样拜拜,就能把老公拜好?就能把家里拜太平?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还是愿意听话的。佛菩萨的话都不信,那么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可以相信的了。不管了,就拜吧,拜到底,看看究竟会咋样?

就这样,我一直坚持着。刚开始拜的少,慢慢地就一个一个增加忏量,即使是生病发烧了也不停下来。冬天的凌晨,我撕心裂肺地咳嗽,生怕影响家人又要强忍着,还有身体不同部位接二连三地疼痛,那时怎么就能坚持下来?现在想想,好像也没觉得有啥苦。

前期做功课时,心里非常纠结。和老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每天看到他都非常讨厌,对他充满了强烈的嗔恨,只能忍着。其实我们彼此都看不惯,我每天边做功课边造业,不愿接受我们之间的“恶缘”是一种因果关系。他一看到我做功课就不高兴,常常指责我因为做功课而没做好家务。他就像是一个鞭炮,随时会爆炸,而我总是胆战心惊地做着功课。

修行环境如此紧张。那时,我真希望在外面找个小房子,一个人安静地修行。我嗔恨女儿要我回家。恶浊的我啊,边拜忏边嗔恨,我恨得心痛,感觉这些负面力量已深入骨髓,浸入每一个细胞,溶入血液。我趴在地上痛哭,想着谁谁怎么对不起我了,满脑子都是负面的东西。也不知怎么,一个忏就拜完了,也不知拜了啥,又好像没拜过一样。心里想,这样也管用?我就每天听网站上的讲解,以各种方式鼓励自己坚持,实在不行,就看一些师兄写的日记,一遍又一遍,给了我巨大的信心。就是这些师兄在紧紧地拉着我。

每天站在拜垫上,我就想我这根铁杵一定要磨成针。那时我感觉,佛菩萨好像在空中笑眯眯地看着我,这样我就有了力量。但有时候,负面力量非常大,心里十分难受。看到其他的师兄都有进步,我啥感觉也没有。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次拜着拜着,我又痛哭了。这次是因为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公,觉得他有我这么一个老婆也是很可怜的。这么多年来,我对他除了恨、欺骗、诅咒以及用阴险的手法暗中贬损他之外,没有别的。他真的很可怜!我对不起很多人,对于爸爸妈妈根本没有孝心,对孩子没有爱心。我后悔结婚,后悔有孩子,自己真是一个恶毒的女人,所有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唉!可是这样的转心也只是昙花一现,刚强冰冷的我很快又转回去了。

经过了最艰难的初期修行,我进入了平稳的坚持阶段,但还是没有转心。此时,我连滚带爬拜到了100万,人骨瘦如柴,熟悉我的人都关切地叫我去医院查查有没有生病。一次和女儿吵架,恨不得想冲上去揍她,她竟然说:“你要拜满300万才会好!”

这时,我准备打第三个七。打七前几天,老公发作撕地藏王菩萨像,我知道都是我自己没做好,但还是对他痛彻心扉地嗔恨。打七时,那深藏内心的嗔恨,化作一种力量再次出现,我拜不下去了,一个人跑出佛堂痛哭。我还是转不过来,我脑海中所有的记忆,都是今生他对我的伤害。尽管学佛后我知道了,夫妻就是缘分,或善或恶,我和老公一定是恶缘,才闹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但我不愿承受恶缘的果报,就想求佛菩萨让我们分开吧!

2011年9月10日,我又打了一个七。在这个七,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在佛光的包围中礼佛,在爱中礼佛,佛菩萨慈悲不倦的救拔使我坚冰的心再次融化了,我认识到了佛菩萨的慈悲包容与自己的自私狭隘真是天壤之别,真是太惭愧了!

回家之后,我的心不知不觉变柔和了。

内心二十多年强烈的嗔恨转化为爱

慢慢地有一天忽然发现,老公好像比以前安静了。他爆发的频率比过去明显低,我们家开始变安静了,于是我更精进做功课了。有一天,看到一个师兄写的日记,谈到孩子在婴幼儿时,就最大量地吸收周围的情绪体,并且扎下的根最深。我忽然意识到,自己以前对女儿的种种伤害。其实我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她,关心她。可怜的她从小就生活在充满着火药味和敌对的环境中,残忍的我常常把怨气发泄在她的身上。她很小的时候,我就因心情不好恶毒地折磨她,我是老公和孩子一起恨。女儿本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但是非常怯懦、胆小,一直说心脏不舒服,又查不出毛病。在大三时,女儿谈了一个很好的男朋友,善根深厚,对佛法闻即信受,但我嫌他家贫穷,吵着闹着要女儿和他分手,什么恶劣的手段都用上了。可怜的他们拼命地求佛菩萨,男孩更是精进修行,后来他们这段感情总算保持下来了。在此,我深深地向他们忏悔!

那天晚上,女儿读诵《地藏菩萨本愿经》时,一边读诵一边哭,说心脏难受,往事就像画面一样浮现在她的眼前,就像有一把刀子插在她的心上。我哭着对女儿说:“爸爸妈妈太对不起你了,在你很小的时候,就让你的心灵受伤害,我们简直不是人!是恶魔!妈妈向你忏悔!”我这一忏悔,女儿的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珠子,停都停不下来。过一会儿,她说心脏舒服点了,她说:“你们大人为什么要这样?”我知道女儿心里一直很怨恨我们,小小的年龄就要承受这么残忍的父母,对她实在太不公平。如果没有佛法,我们之间的结根本是不可能解开的。或许是因为功课积累到了一定量,使我有勇气审视自己的黑暗,并且有勇气忏悔了。这一天来得晚了点,我实在是太刚强难化了。

不久,我和女儿又打了一个七。这个七对我是一个巨大的转变,我心中的坚冰开始溶化了。回家后,我忽然想到,我再也不能只为了自己而拜了。想到过去宣化上人为报父母、师长、天地恩,每天都不停地拜,于是在拜忏中,我有时就想这几个忏为报父母恩而拜;这几个忏为报师长恩而拜;为过去被我伤害的老公而拜;就这样一路拜了下来。

后来我想打念佛七。出发那天早上,我在拜忏,老公又来闹事了。我知道是他的负面力量爆发了,我真诚地向他道歉,事情就不了了之。这次回家后,我发现老公变得更安静了,过去他就像是一只随时会爆炸的气球,而现在却是一只瘪了气的球。他说话的声音也下降了,变得柔柔的。刚开始,我还不能习惯,心里有点恐慌,怕又有啥事会发生。但是这个变化就是真真切切地发生了。随着修行的继续,我觉得自己也越来越安静,喜悦和安宁在心底慢慢滋生。有一次去超市采购东西,出了超市,一个人坐在广场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安宁那么快乐,好想把这欢乐这喜悦播撒,撒向男女老少,好希望每一个人都能祥和快乐。这时,我能体会到心的力量了,对佛菩萨的感恩无以言表。

有一次,听一位师兄讲起一直困扰她和老公的问题,她说她现在每天都对着空中说:“老公,我爱你。”我被她的真诚深深打动了。回家后,有一次帮老公叠好衣服,放到他的房间,忽然从心底用意念默默地对着空中说“我爱你”,“我愿意爱你”。这爱已不再是年少时,卿卿我我的情爱,这爱更像妈妈对孩子的包容,对孩子的真爱。这爱源自于清净而坚定的内心。

恍如隔世,超越时空,我发现自己终于有了爱的能力,真正长大了。经历了三年的修行洗礼,佛菩萨将我内心二十多年强烈的嗔恨转化为爱,这样的变化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当我爱的意念发出后,老公变得越发安静、和善。他买菜全部买素菜,过去每次吃饭,他都要给女儿夹肉,如果女儿不吃他就要发火,而现在他不强求女儿了;有时他也和我开开玩笑,轻松快乐的气氛在我们家慢慢滋长。

这是生命中一个“恶缘”的转化,这个转化简直是天方夜谭!可是变化就是这样,不可思议地发生了。

三年的实修,佛菩萨光明的力量,在我内心里慢慢滋长漫延。我感受到了坚持的力量,也感受到了修行带来的变化,从开始求摆脱困境,到一心求解脱,我的道心渐渐坚固了。

和三年前相比,现在我的身心状况,可谓来一个华丽的大转身。过去种种的痛苦和坎坷都是一笔财富。我从痛苦和坎坷中爬出来了,才能真正体会到佛法的伟大深邃,体会到佛菩萨的无量慈悲,体会到佛法的甘甜。

末学在修行的路上,将终生身体力行,实证“信”之果。

相信前面菩提路上的风景会更好!

文章来源:http://fjfs.zfcs.org/fsyg/gdly/2014-10-11/1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