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亦有铁监牢

0130-4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亦有铁监牢。

有个和尚问:“《大藏经》里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宗岩禅师回答:“我说了,只怕你不相信。”

和尚说:“请师父告诉我吧!”

宗岩说:“《大藏经》里黑的是墨汁,黄的是纸张。”

和尚说:“多谢师父解答。”

一部《大藏经》,无异于佛教徒的圣经,宗岩禅师为什么说它是“黄纸黑字”呢?难道他没读过?或者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当然不是。他的意思其实是在劝徒弟“不可执著于经文”

书当然要读,因为书可以提供给我们各种知识和人生的指引,但它们也是我们识心或妄心的主要来源,如果死记书上的话,平日拿出来谈论、炫耀,或凡事必以之为最高指导原则,这就反而成为一种虚妄、一种束缚。

读书好像吃东西,你能消化吸收的,自然已经消化吸收了;读过了就不必刻意放在心上,尽信书不如无书,重要的是要能活用它们。所谓“迷则法华转,悟则转法华”,我们不能被书牵着鼻子走,而要把书当成自己人生的注脚。

所以,不管什么书,在读过、消化吸收之后,都应该将它们变成“黄纸黑字”。

药山禅师在看《佛经》。

有个和尚问:“师父你平常不准我们看《佛经》,现在为什么自己在看呢?”

药山:“我只是想用它来遮遮眼睛。”

和尚:“那我学老师您也来遮个眼,可以吗?”

药山:“如果是你,必须先去把牛皮看透!”

但如果读过的书没几本,就不屑再读书,而想以“破万卷”的姿态来君临各种没读过的书,那不管是“遮眼”或“养眼”,到头来只会遮蔽自己的视野,变成井底之蛙,这也是另一个必须跳脱的迷障。

文章来源:http://www.yandongfashi.com/Article/read.aspx?id=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