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风度我们还很陌生

王开东

Img258269516

近日,在西班牙举行的一场自行车赛上,发生了感人的一幕。车手伊斯梅尔·埃斯特万,在距离终点只有300米时不幸遭遇爆胎,他只能扛起自行车跑向终点。而此时,对于他身后的竞争对手奥古斯汀·纳瓦罗来说,是一个绝佳的超越机会。

不过,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纳瓦罗居然拒绝超越对手,而是刹车放缓了速度,慢慢地跟随在爆胎的埃斯特万身后。道路两旁的观众为纳瓦罗的举动欢呼鼓掌。最终爆胎的埃斯特万获得铜牌,而纳瓦罗则与奖牌失之交臂。

后来,埃斯特万想把奖牌送给纳瓦罗,但遭到了婉拒。纳瓦罗表示自己不想在快到终点时超越一个爆胎的对手取胜,这样是不道德的。

相似的场景,我们似乎见过。

1997年3月24日,英超利物浦对阵阿森。两队当时积分相同,胜者有望夺冠,败者将与冠军无缘。这是一场窒息的不容有失的比赛。63分钟,利物浦世界级球星福勒带球突破,晃过几名后卫,直接面对守门员西曼。在福勒出脚的一瞬间,守门员西曼疯了一般,不顾一切用身体扑向他的脚。如果福勒继续出脚,球势在必进,只是会踢中西曼,不过责任都在西曼。伟大的福勒为了避免西曼受伤,猛地把脚收了回来。因为出脚太猛,又收得太快,结果失去了平衡倒地。

主裁毫不犹豫,出示红牌将西曼罚出场外,并判罚点球。福勒却向裁判再三解释,西曼并没有碰到他,他是自己摔倒,请求裁判收回处罚。裁判被福勒感动,收回成命,没将西曼罚出场外,但点球照罚不误。

点球随后由福勒主罚,福勒没办法,于是有意主罚了一个迄今为止全世界最温柔的“点球”……

无论是纳瓦罗,还是福勒身上所闪耀的品质,实际上是欧洲伟大的骑士精神。赢要赢得光明磊落,输也要输得漂亮诚恳。无论输赢都保持风度。

比赛当然要追求输赢,但比输赢更重要的是人生。人生不是冠亚军,更多的应该是胸怀和气度。比赛让生命更美好,而不是相反。

我们不是傻瓜,当然觉得这种境界伟大,否则网络上也不会形成刷屏。但这种高尚离我们太遥远了,以至于显得有点陌生。

我们不仅缺少高尚,甚至也缺少宽容和理解。

不同球队、不同球员的支持者,简直水火不容。詹姆斯的支持者和科比的支持者如同仇人。姚黑,姚蜜;科黑,科蜜,简直能够刀兵相见,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代表组织枪毙你。

这让我又想起了德国人普方灭门案。

2000年4月1日深夜,江苏沭阳4个失业青年入室盗窃,杀害了奔驰亚洲副总裁德国人普方,还有普方的妻子和一对儿女。

普方母亲从德国赶到南京,她做出一个让中国人觉得很陌生的决定——写信给地方法院,不希望判4个年轻人死刑。“德国没有死刑,我们会觉得,他们的死不能改变现实”。

但更让人震惊的还在后面。普方母亲居然去了沭阳,当她看到当地的贫穷,了解到四个杀人犯都是文盲,老人默默流下了眼泪。她觉得应该为死去的子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于是,联系在南京居住的一些德国人,成立了“普方纪念协会”,首先是致力于帮助苏北地区的妈妈,再慢慢改变她们孩子的生活状况。当社会为孩子走上“自主而充实”的人生道路创造了机会,他们可能就不大会犯罪。毕竟每个人不是生下来就是想干坏事的。

如今,普方遇难10多年过去了,苏北有近千名贫困学生因此圆了求学梦,但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受到资助,更不明白一个老母亲破碎的心以及一颗高贵的灵魂。

当然,这种贵族精神,我们曾经也有过。只是在一次次被嘲弄、被侮辱、被编排之后,慢慢萎缩了。

宋楚争霸中,宋襄公坚持公平决斗,不乘人之危,不半水而击,非得等楚军渡过河流,摆好阵势才交战,结果被人家打得屁滚尿流,成为历代的笑柄。

晏子为了杜绝齐国可能的内乱,故意用两个桃子分给三个英雄,功劳最大的吃桃子,有意引发三人的争斗。头两个人认为自己功劳大,先吃了桃子。第三人摆出自己特大功劳后,认为自己该吃桃子而不得,愤而自杀。另两人也因为羞愧而自杀。

晏子之所以能够“二桃杀三士”,就是借助三人身上残存的贵族精神。

项羽不肯过江东,不愿意把战火再烧到自己的故乡。但有人批评他,“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慢慢的,中国人变得聪明了。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只看结果,不管过程的功利主义一点点蚕食高贵,笑贫不笑娼。

历史上,最委屈的要数东施。

东施看到西施皱着眉头很美,也模仿西施的样子,皱着眉头,捧着心口。但却更丑,这让全中国人嘲笑了千年。一直到现在,中国人一看到东施这个字眼,都有一种只可意会的快感。

但我们这样对待东施公平吗?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东施看到美,追求美,效仿美,何错之有?

我们不能因为东施长得不好看,就剥夺她追求美的权力。

还要知道,追求美的过程是一条艰难的过程,也许在不断的失败中,东施也会不断修正,并最终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爱美之路。如果我们对东施效颦一棍子打死,那东施也就只能永远丑下去了。

再看这件事情的本质。东施之所以被嘲笑,就是因为效仿的结果不好。这种只看结果,不管动机、不顾过程的功利主义,已经严重毒害了中国人的思维。正在把我们拉出正常人之为人的轨道,如果只追求结果,那么,所有人共同的结果,不就是死。前方是什么?前方唯一相同的就是坟墓。

某次世乒赛,冠亚军之争在中国人之间进行。比赛呈现一边倒的趋势,一位队员很快占据了绝对优势,但却一不小心崴伤了左脚。短暂的包扎之后,比赛继续进行。

那个没有受伤队员闪过狡黠的一笑。我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兆,整个人都不好了。鲁迅说:“我常常以为不如所料也认为未必竟如所料却每每恰如所料的起来。”只见那个人,不声不响,杀气弥漫,冷漠地抓住每一个战机,每次都攻击对方左脚一边……

抓住命门,刀刀见血,结果当然毫无悬念。这还是国内的比赛,这还是手足队友。

国外的就更不用说了。

我们还欠神枪手马修·埃蒙斯一个道歉。

2004年雅典奥运会,在男子步枪三姿决赛中,埃蒙斯前九枪领先贾占波3环之多,几乎提前把金牌收入囊中。但埃蒙斯最后一枪鬼使神差地把子弹打到了别人靶子上,而且是惊人的10.6环。埃蒙斯神出鬼没的这一枪,把到手的金牌拱手让给了中国贾占波,让整个中国都陷入了疯狂。

但人家恰恰是这一匪夷所思的失误,让埃蒙斯成为了悲剧英雄,美丽的捷克女射击队员卡捷琳娜对他深怀同情,主动去安慰他。后来,他们恋爱了,结婚了。

2008年北京奥运会,妻子卡捷琳娜在埃蒙斯的加油声中,战胜中国杜丽获得首金。全世界再次把目光聚焦埃蒙斯,期待他完成自我救赎。

北京时间8月17日,预赛第二的埃蒙斯,在决赛中越战越勇,早早确定了巨大优势。最后一枪,埃蒙斯只须打出6.7环,就能拿到四年前失之交臂的冠军。6.7环,这是一个低的不能再低的成绩,这个成绩埃蒙斯闭着眼睛也能打出。

世界屏住了呼吸,埃蒙斯举起了枪。一声沉闷的枪响,宛如一声叹息。4.4环,对,4.4环,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成绩。雅典的噩梦又一次降临。尽管埃蒙斯痛苦难忍,但还是友好地去拥抱中国选手邱健,向他表示祝贺。这是埃蒙斯的风度。

赛后,当埃蒙斯埋头在美丽的妻子怀里,整个射击场都窒息了,那一刻,太阳失去了温度。

我不禁潸然泪下,我明白埃蒙斯再次倒下的原因。埃蒙斯太爱自己的妻子了,他太想拿回这块金牌了,好给这段美丽的姻缘增色。他想让妻子知道,四年之前那次惊世骇俗的失误,只是上帝的假借之手,来成就他们的尘世之缘。正是动机太强烈了,才使得马修失去了准星。

在自然和宿命面前,人是强大的,更是渺小的。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所有的射击手都跑来安慰这个无冕之王。全世界的媒体都关注安慰埃蒙斯,对他唏嘘不已。埃蒙斯失去了金牌,但也仅仅是失去了一块金牌而已。

但我们国家级的媒体是怎么报道的,我们报道的标题是《埃蒙斯是中国的吉祥物》。那一刻,我不由得感到深深的悲哀和耻辱。中国人真是一个不会欣赏悲剧的民族,成者英雄败者贼。想想看吧,中国那些银牌得主的落寞,他们的名字能被几个人记住?银牌就是失败,失败就是给国家丢脸。

而在西方,悲剧历来被认为是戏剧中的冠冕,悲剧英雄,也是英雄。

也许,真正的奥林匹克的精神魅力就在于此。人永远不屈服于命运,为了梦想和爱,我们选择流汗和飞翔。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f1b0a90102w6v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