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母亲留一道门

0123-2

马国福

他在离家几百里远的大城市工作。

在政府外事部门工作的他经常性出差,一个月至少有两三次外出飞行的机会。有时到家乡所在的地级市出差,就顺便乘便车回家一次。

回到家喝不了一杯母亲泡的热茶,他就给母亲一些生活费后匆匆离开。在家里板凳还没坐热,他的电话就响个不停,一个接着一个。他本想好好陪母亲聊聊,刚打开话匣子,电话就不约而至。关机吧,影响工作;不关吧,又要和母亲聊天。手机既是朋友,又是敌人,各占一半,侵入工作和生活,对此他烦恼不己。

有一年冬天,天气变化,年迈的母亲突生大病,哮喘不停。卧在病床的母亲最牵挂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远方的儿女。家里人打电话给他,说母亲病了,很想念他,让他抽空回来看看。可是他受政府派遣,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商谈招商引资的一件大事情。这是政府的头号工程,十分重要。

接到电话,他很想回去,可是他的职务决定了他必须以大局为重,许多重要事项需要他拍板。他只能在电话里向母亲表示问候。

那次出差时间长达半个多月,在这段时间里,母亲的病情不但丝毫没有好转,反而一天天加重。领导决定,如果他圆满完成招商引资任务,回来后就立即提拔他。在这节骨眼上他很矛盾:一半是自己的辉煌的未来,一半是把他含辛茹苦养育成人的母亲。照顾了工作,就无法顾及母亲;照顾了母亲,又要影响自己的前途。

权衡再三,最终他还是留在南方的城市继续工作,他想工作一结束就立即回家看望母亲。对他的决定领导很满意,这让他看到了被提拔的曙光。就在他提拔的曙光冉冉升起的时候,母亲的生命之光,却一天天暗淡下去,身体越来越虚弱,哮喘时,上气不接下气,无比痛苦。

让他欣喜的是,在外面招商引资的时候,领导让他临时回来两天,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他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抽空回家看望母亲。会议期间,他利用晚上的时间回了一趟家。参加会议有纪念品,他本想把纪念品带给父亲,一想到母亲生病了,就挑了一件女士真丝服,准备带给母亲。

回到家中,母亲已经形容枯槁,十分虚弱。见到儿子大老远来看自己,强打精神,欣喜溢于言表,然而又不能多说话。母亲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抚摸个不停,就象小时候一样。他把衣服拿给母亲,母亲责备他怎么破费买这么高档的衣服。他一边安慰母亲,一边不停地看表。母亲看得出有许多事情等着儿子去办,她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很简单的问了一句:“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何必专门买衣服给我,我有衣服穿啊!”

他无法回答母亲的问题,只是很苦涩的笑笑。这两个“专门”像一把无形的刀,一左一右插在他的心房,刺得他心痛。他没想到,自己顺便的一次看望,在母亲眼里是那么难得、欣喜、骄傲。就在他享受着母亲手掌的温暖时,电话又响了。领导让他立即赶回,晚上还要召开扩大会议,研究重要的人事任免工作。他本想晚上好好陪陪母亲,然而又不得不服从组织的安排。

临走时,母亲时断时续,哮喘着努力和他说话,气涨得脖子和脸色都发紫。这让他十分揪心不安。

会议结束后他又飞回南方,继续没完成的工作。一个星期后,他出色完成任务,凯旋而归。他如愿以偿,被提拔到一个很重要的岗位担任一把手。当他带着提拔的喜讯专门赶回家时,母亲已经多病并发,身体十分的虚弱了。那段时间家里人几次打电话想叫他回来,都被母亲拦阻了,母亲的理由是不能因为自己生病就影响儿子的前途。

病床上的母亲看到专门来看她的儿子时,眼里蓄满了泪水,挣扎着说:“工作那么忙,你何必专门来看望我?!”

不久母亲去世了,就在他“专门”看望后的几天时间里。

红尘中疲于奔波为名利忙碌的人们,被功名缠住了手脚,蒙住了双眼,没有时间给亲爱的母亲留一道门。那道门不是钢铁混凝土筑就的,也不是荣耀、财富和地位装就的,而是一道很窄很窄的门:“专门”。

很多时候,我们没有时间给母亲留这样的一道门,也没有心思专门给母亲她所喜欢的礼物,更没有恒心专门表达自己的爱心。我们所给予的只是随便的看望,顺带的礼物,偶尔的陪伴,而忽略了这不起眼的门,可这简单的一道心灵共鸣之门,胜似万千铺满鲜花掌声通往家园的风光之路。

穿过幽暗的光阴隧道,那窄窄的门里,凝聚着一个母亲无限宽阔的守望和牵挂。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8914960100cm9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