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别人造成的!

妙融法师

0122-5

最近我在想,活在自己想象的概念中,确实不太好,因为这叫做妄想。但是若对于妄想更添加了一份坚定的认同,也就是执著的话,就会更加艰苦。如此,妄想加上执著,造成了一连串看似快乐、有时快乐、以为快乐,实则却是充满了苦楚的循环。

另一种人工添加物

这样写好像有点负面,不太符合时下流行的说法,比如说正面、积极或乐观等等观点,当然这些确实是必要的心理健康因素,能够让自己和他人都感到舒服,甚至不少课程都在教导如何培养提升这些健康心理的素质。但是仔细观察时我也发现,可能我们以为的正面积极及与乐观,在实际的应用上,不少时候会变形为想象、期待与投射。

这种情况在人与人的互动与对待上时常发生。对于他人,不论正向或负向的,我们总是会带着过多的想象与期待,而这在宗教社群里更是如此。带着超过于事实的想象与投射,我们在自己的概念妄想中,去看待上师、社群、法友甚至佛法,由于始终不能“如实”地去对待,于是产生种种痛苦。这里的如实,并非是指照见实相的净观,而是指一般世俗生活与互动中,不以想象期待与投射,去为任何人与事多做添加。

痛苦不是来自外境的改变

前阵子一位法友来拜访,在言谈间这位法友对我赞赏有加,并且以各种的形容,想要表达她心中的我。印象中,她形容的我像是某一种温馨的玩偶,让她感觉温暖,又觉得我像某一种动物,她觉得很优雅。听完这种种赞赏后,内心佩服这位法友能够带着如此美好的心灵,来看待他人。但是我也明确地发现到,那形容出来的人和真实的我有着极大的距离。我想,片段的我的样子,成为了对方心中全部的我。

这有什么不好呢?也许有人要这么问。是的,也许暂时性的也没什么不好,毕竟广泛地来看,每一个人都活在自己的妄想概念中。只是,如果过度地不能看到真实,不愿意看到真实,或是过度地夸大某一个片段成为全部,总有那么一天,当真实明显到近在眼前不得不面对时,就会感到痛苦。而这痛苦并非来自于外在的对境有什么改变,多数来自于自己内在的认知从一开始就不符合事实。

明就仁波切闭关前的一句话

这也让我想起在明就仁波切要进行游方山林的闭关之前,最后一次带领东西方德噶僧团主要弟子们的闭关课程。在最后一堂课的尾声,由于大家即将各奔前程,有弟子请求让每个人向仁波切说句话以表感谢。第一位说话的,是国际德噶的主席寇特蓝,他没说两句就泣不成声无法言语。麦克风接力地一个个传至每一个人的手上,每一个人都在赞颂着上师的伟大,诉说着心中对上师的感念。在一片眼泪鼻涕交织的离别伤感又感恩戴德的气氛中,没有人能幸免于脸上洪水的泛滥。只有明就仁波切,静静地坐着像一个置身剧情之外的观众,看着眼前一出出热情演出。最后麦克风回到了仁波切手上,大家都泪眼朦胧地期待着仁波切能说些什么,以应此景。只是仁波切这时却淡淡的说:“你们所说的都是自己心中的感知,我是谁?不知道,拜拜。”双手一挥,仁波切走了出去。这样的结束太快也太不温情,让学生们有点错愕又失落,记得当时我心里也有些抱怨,这位师父怎么这么不近人情。

今日回想,那时仁波切的最后这句话,竟然是那一个星期闭关课程里面,我唯一记得的一句话。也许是加持,至少记住了这么一句,且让四年后今时今日的我深感体会。

是的,如果不能走出自己的想象、期待与投射,愿意且勇敢地以正面乐观的心去趋向于真实,那么我们终将在自己所创造设定的概念牢笼中,饱尝着心碎与苦楚,却以为一切都是别人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