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我们有灵魂吗?

Do We Have a Soul?

  作者:罗伯特·兰萨

Robert Lanza

121212

你家的猫狗有灵魂吗?跳蚤呢?

上个世纪,科学所经历的几次革命为这一古老灵性问题的回答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传统上,当科学家们在唯物论的框架下谈及“灵魂”时,只是将其作为“心智”的诗意化同义词来对待。所有关于“灵魂”的内容都可以通过对大脑机能的研究来了解;在他们看来,神经科学是唯一与灵魂有关的科学研究分支。灵魂被贬为人类信仰的一个对象,或被简化为一个心理学概念——通过它,我们形成了对可观测的自然世界的认知和理解。因此,“生”和“死”这两个概念只不过等同于人们熟知的“生理生命”和“生理死亡”。

当然,在大多数灵性和宗教传统当中,“灵魂”被看作一个显然比科学概念更具确定性的东西。它被认为是人类或其他生命体的无形本质。它是不灭的,并且超越于物质身体的存在。

而目前的科学范式并不承认生命的灵性层面。人类和其他动物的生命力被认为受物理法则所支配。当我坐在办公室内,四周是成堆的科学书籍和期刊文章,但却找不到任何这种内容的参考资料,它们所涉及的,是我们的灵魂及心灵,或是我们存在之中的那种非物质性的不灭本质。也确实是,灵魂从未在电子显微镜下被看到,也没在超离心机或者试管里被旋转过。按照这些书籍的说法,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在人类肉体死亡之后被留存下来。

虽然神经科学在解释大脑的功用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是,为何我们会拥有主观感受,这一点仍是不解之谜。灵魂的难题恰恰就在这里,在于对自我——这个感受着生命中一切及鲜活的“我”的本质的理解。这不仅仅是生物学和认知科学的难题,而是整个西方自然哲学的难题。

我们必须要明白的是,我们现有的世界观,即关于世界的客观主义和朴素实在论,正开始显露出致命的漏洞。当然,这不会让这样一些哲学家和读者感到惊讶,他们正深思着柏拉图、苏格拉底和康德以及佛陀和其他伟大心灵导师的著作,并在不断地探求着宇宙和人类心灵之间的关系。

近来,生物中心论和一些其他的科学理论也都开始挑战关于“实在”的传统唯物主义模式。老的科学范式在各个方面都导致了无法解答的谜团,以及完全不合逻辑的理念。我们的世界观正在向着事实靠拢,旧有的物理-化学框架正在迅速地被这样的范式所取代——它们可以解答每个宗教中都提及到的一些核心问题:灵魂存在吗?在时间的侵蚀之中,能够有什么东西会长久地留存下来?

在我们对生命体,实在及宇宙的新认识之中,生命和意识占据核心地位。尽管现有的科学范式是建立在以下信念之上:世界是一种与观察者无关的客观存在,但实际的实验结果所表明的恰恰相反。我们以为生命只是原子和微粒的运动;它们旋转着,片刻之后便像一缕烟般消散于虚无。然而,如果在世界构架的方程式当中加上生命的成分,我们就能够解释现代科学的一些重大难题:包括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双缝实验、量子纠缠,以及一些定律中的精细微调,正是这些定律使得宇宙成为了我们正感知着的这个样子。(译注:此句中的精细微调“fine-tuning”,或译为“精密匹配”,是指物理定律中“常数”数值超乎想象的精确,如万有引力定律中引力常数等。如果这些常数数值稍有变动,宇宙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副样子)

重要的是,这与人类和其他生物是否有灵魂这个问题有直接关系。正如康德在200多年前所指出的:我们所体验到的一切,包括所有的颜色、感受和感知到的物体,都不过是我们的内心显现。时间和空间只不过是把这一切组合起来的意识工具。如今,让唯心主义者感到好笑的是,科学家们正开始隐约地认识到,正是上述法则才使得世界的存在成为可能。实际上,实验表明,只有在被观察的时候,粒子才能成为一种具备真实性质的存在。看来,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宇宙的本性不能与生命的本性相分离。如果你把它们分开,现实便不复存在。

我们不仅仅是生物化学功能的集合体。即使最小的跳蚤,也是一种复杂得不可思议的生物。它们长着适合吸食你家猫狗血液的嘴,拥有能让它们跳到13英寸高的腿(13英寸是它们身长的200倍,跳蚤由此成为已知动物中最“优秀”的跳高运动员之一)。它们长着小小的眼睛和触角,还有能把信息传递给大脑的感觉细胞。事实上,它们拥有所有能把感官和经验协调起来的身体结构(它们甚至能在训练后表演一些令人吃惊的小把戏)。

量子理论的实验结果指出,无论对于人还是跳蚤,意识所含涉的内容都是至高无上的实相,终极而无有边界。没有觉知,时间和空间就什么都不是。从这个角度看,借助于“生命体”这种存在,你永远不会死去(参看“What Happens When You Die?”和智悲翻译所译“Is Death the End?”《死亡是终点吗?》)。这也同样适用于你家的小狗。

伟大的启蒙运动作家和哲学家伏尔泰曾说:“没有人想给跳蚤一个永恒的灵魂。”将近300年后的今天,大量的科学证据表明,我们可能没有“不给”的选择。

文章来源:

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do-we-have-a-soul/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韶

一校:益辰

二校:圆阳

终审:圆恩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