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块出差错的砖——阿姜布拉姆讲故事

0118-4

我们都有我们那两块出差错的砖,可是我们身上完美的砖比出错的多得太多了。一旦我们明白这点,事情便没有那么糟,我们不但可以平静地接受自己,也可以包容我们的缺点。

1983年,我们在购置道场之后就没钱了,而且还负了债。在那片土地上,没有建筑物,甚至连工具篷也没有。最初的几个星期里,我们并不是睡在床上,而是睡在从旧货场廉价买到的门板上,并将砖头垫在四个角落,以让它离开地面。(当然是没有床垫的——我们是森林比丘嘛。)

住持用的是最好的门板,那块平的;我的门板则凹凸不平,中间还有以前安门把留下的一个不小的洞。我开玩笑说:“我现在不必下床去上厕所了!”不过,冷酷的事实是:寒风会从那个洞窜上来,那些夜晚我睡得很少。

我们是穷和尚,我们需要房子,却负担不起雇请一位建筑工——材料本身就够贵了。所以,我必须学会盖房:打地基、铺水泥、砌砖、盖屋顶,及铺设水管等一大堆事。我在家时曾经是个理论物理学家及高中老师,并不习惯操作双手。经过这几年以后,我变得对盖房子还挺在行的,甚至戏称我那群帮手为BBC(佛教建筑公司)。可是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是很艰难。

砌砖看起来很容易:一团混凝土在下面,这边轻敲一下,那边轻敲一下。可是,刚开始时,我轻敲一角要它变平,另一角就跷了起来,因此我必须再把那个角敲下去,结果整个砖便跑出线外。当我好不容易将它轻推回去对齐时,第一个角又变得太高。老天啊!你们去试看看。

不过身为出家人,我有的是耐心,也有的是时间。我决定每一块砖都砌得完美无缺,不论要花多少时间。最后,我完成了我的第一堵砖墙。我后退几步,欣赏一下。那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哦,老天!我忽略了两块砖。所有的砖头都排得非常整齐,就是这两块朝着某个角度倾斜着。它们看起来丑陋极了,它们破坏了这整面墙,也毁了这堵墙。

当时,水泥已经硬到无法将砖块取出。我跑去请示住持,可不可以拆掉墙重新搭建,或以更好的办法将它炸掉,因为我搞砸了它,觉得很尴尬。住持说:“不可以,墙要保留住。”

于是,当带领着第一批访客参观我们刚成立的道场时,我总是努力避开,不要经过我的那堵墙,我痛恨任何人看到它。可是,有一天,在我完成它的三、四个月之后,我与一位访客正在散步,他看到了那面墙。

“那面墙好漂亮。”他不经意地说。

“老兄啊!”我惊讶地回答,“你是不是把眼镜忘在车上了?你眼睛瞎了,是吗?你看不到那两块破坏了整面墙的砖吗?”

接下来他所说的话,改变了我对这堵墙的看法,对自己的看法,以及对生命中很多其他事物的看法。他说:“是的,我看得到‘那两块出差错的砖’,可是我也看到了九百九十八块没出错的好砖啊。”

我被他的话震慑住了。三个多月来,我第一次看到了这两块砖之外的其他砖头。在这出错的砖头的上方、下方、左边与右边都是没出错、完美无缺的砖。而且,没出错的完美砖块比起出错的多很多呢。在这以前,我的眼睛全都放在这两块错误的砖上面;对其他的东西盲无所见。这就是我之所以无法忍受看到那堵墙,或让别人看到它的原因,那也是为什么我想毁掉它的原因。如今,我竟然可以看到那些没出错的砖!这堵墙竟然还挺好看的!正如这位访客所说的:“它是一堵好漂亮的墙。”

二十年之后的现在,这堵墙依然存在,可是我已经忘记“那两块出差错的砖”确切的位置了。我真的无法再看出那些错误了。

多少人结束一段感情或离婚,是因为他们在配偶身上只能看到“那两块出差错的砖”;我们之中又有多少人变得颓丧甚至考虑自杀,是因为我们在自己身上只能看到“那两块出差错的砖”。事实是,有很多很多没出错的好砖,完美的砖——在错误的上方、下方、左边及右边——可是,有时我们就是无法看到它们。反而,每回我们在看的时候,眼光专盯在错误上,所见只有错误,我们认为那儿只有错误——于是我们想将它们毁了。很不幸地,有时真的硬把一堵“很漂亮的墙”摧毁了。

我们都有自己“那两块出差错的砖”,可是我们身上完美的砖比出错的多太多了。一旦明白这点,事情便没有那么糟。我们不但可以平静地接受自己,包容自己的缺点,也能愉快地跟配偶一起生活。这对专办离婚的律师是个坏消息,对你们却是个好消息。

这个事件我说过很多次。有一次,一位建筑工来找我,并说了一个专业秘诀:“我们建筑工总是出错,”他说道,“可是我们跟客户说这是个‘原创风格’,附近的房子没有一间跟它一样。我们还因此多收了他们几千元!”

所以,你家中的“独特风格”可能是从错误开始的。同样的,在自己身上、在配偶身上,或在整体的生命中,你们所认为的错误也将可以成为“独特风格”,丰富你这段时光——一旦你停止专盯着它们看的时候。

文章来源:http://bbs.foyuan.net/thread-11265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