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病痛的恐惧

阿姜布拉姆

t019e28db05890041ca

恐惧是病痛的主要成分,恐惧产生疼痛。七十年代中期,在泰国东北部远离都市的贫穷森林寺院里,我的牙痛得要死,那里没有牙医,没有电话、连电也没有;那里甚至连阿斯匹林等止痛药也没有,森林僧侣需要学习忍耐。

像很多疾病一样,到了晚上,我的牙痛变得越来越糟。我自认是一位坚强的比丘,可是那牙痛在试探我的承受底线。我的半边脸结结实实都在痛,这是我遭遇过的最惨烈的牙痛,不仅空前,恐怕也绝后。我试图专注在呼吸上以逃脱疼痛,我已经学会如何在蚊子叮咬时专注在呼吸上,有时在自己身上能同时数到四十多只蚊子,而我还是可以专注在呼吸上,不理会被蚊子叮咬的感觉。可是这次的牙痛太剧烈了,我对呼吸的专注最多持续两三秒钟,疼痛就会踢开我企图紧闭的意识大门,气势汹汹地长驱直入。

我站起来,走到外面,尝试行禅。不久,我连行禅也放弃了,因为疼痛控制了我,使我无法缓缓行走,它驱使我跑,可是无处可跑,无处可逃,我痛得死去活来,我快疯掉了。

我跑回自己的茅屋,坐下来准备诵经。据说,佛教的诵经具有超乎寻常的功能,可以为人带来财富、驱走危险的动物、还可以疗伤治病。我是一个科学家,我不相信这一套,法力神奇的诵经大概只有迷信的人才会接受吧?虽然如此,我还是开始诵经,期望奇迹出现,可是,疼痛不让我好好诵经。我发现自己不是在颂,而是在喊、在叫,当时已经很晚了,照我的“诵经”的方式,恐怕方圆几公里以内的人都会被吵醒!因为怕吵醒其他比丘,我只好停止诵经,我快绝望了。

我孤零零的,在离家万里以外的原始丛林里,强忍病痛,无处可逃,我尝试了各种方法,可是都无效。

在彻底绝望的时刻,智慧大门开启了,这些大门在通常情况下是看不见的。当时,没有其他路可走,而有这样一扇大门向我敞开,我就走了进去。

这时,“放下”两个字跳进了我的脑海。这两个字我以前听过无数次,也很多次向朋友阐述过它的含义,我以为我明白它的意思,其实这正是愚痴。这一次,我甘愿做任何的尝试去克服病痛,于是尝试了放下,百分百的放下。生平第一次,我真的放下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使我震惊。那可怕的病痛立刻消失了,换之以最宜人的喜悦。一波又一波的喜悦流过我的身体,我的意识进入了深度的平静,妙不可言。现在我可以毫不费力地禅修了。凌晨时候,我躺下来休息了一会儿,酣然入睡。当我醒来进行寺院的工作时,我意识到牙齿有些痛,不过,与昨晚的痛比起来,这点痛简直微不足道。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OTc3Nzk1Mg==&mid=400679055&idx=1&sn=ac846852534fa78307e40fe608f689d9&scene=1&srcid=1213rYlCzw6ygIUFJgzTiuxG&key=ac89cba618d2d976bec5b6f76848c5e2e39289eaa73679df4c4a165b8fb400cd68a42055ed7b075c96f6429e27f921d6&ascene=1&uin=ODAyMzg3NDgz&devicetype=webwx&version=70000001&pass_ticket=BLnOrSUYvg1QFms7rtLzWrHAv2R77E43OYHSp9T7GQl0hlVSIr27rHncwK41dgX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