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致命车祸中感受上师的加持

先巴华措

89b1OOOPICa2

我是一个平凡的货车司机,终年往返在318国道上。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的朋友给我讲述了他一位朋友的故事。

那一次,这位朋友乘坐飞机前往另一座城市。当飞机在万米高空飞行时,发动机突然失灵,并且很快从万米高空降落到了离地面只有1000米左右,如果备用发动机仍然无法启动,只能迫降或坠毁。飞机里一片尖叫和混乱。经验丰富的机长通过广播通知所有人:可以打开手机,迅速与家人联系。看着飞机始终在千米高空徘徊,不时穿过群山,这位朋友觉得活的机率并不大,万念俱灰地打开了手机。他不忍与家人做这样的诀别,只准备给一位师兄写个短信,请对方帮助料理后事。正在这个时刻,他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这位从来没有与他通过电话的上师——竟然给弟子打来了电话……后来,奇迹发生了:飞机的备用发动机神奇地转动起来,飞机平安着陆。

抱着对这个故事半信半疑的心情,2013年,我在希阿荣博堪布座下皈依。

万万没想到,我也会像那位师兄一样,经历一次死亡的考验。就是这次濒死经历,使我见证了这位上师的不平凡,是上师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

那年春天的一天,我驾驶货车行驶在路上。318国道的这一段弯路很多,我双手握着方向盘,心里祈祷着莲师。在路边看见一位藏族母亲背着她的孩子,那孩子向我挥手。这温馨的一幕让我想起了母亲,拨打电话过去却总是因为占线没能拨通,就这样继续往前赶路。

货车马上要拐入下一个弯路时,突然间,我发现刹车失灵了。因为是弯路,所以失去刹车时,车速并不那么快。那时,我一是觉得如果现在做出任何冒险的举动,比如弃车不顾去跳车,会造成车上货物的损失而且没办法弥补;二是觉得自己可以恢复刹车。于是,我这个笨蛋就那样一直握着方向盘。

我用尽全部力气换到了一挡上,可还是控制不住,车子很快就滑到了更陡的下坡路段。我猛烈地踩刹车,但没任何反应。我死死地盯住那白色气表的指针,它仍然还是零。车速在不断加快,车窗外树木一闪一闪的,移动得越来越快。

死亡的气息越来越近,我像是被一张网死死地困住,心底万般无奈却无法挣脱。这种感觉就像是不会游泳的人沉到了水底,内心有说不出的压抑。我变得极度恐惧,腿不知不觉已经抬得比方向盘还高……低头看了一下时速表——每小时80公里!

我知道,现在只有上师才能救我了!我大声地喊着:“喇嘛钦、喇嘛钦、喇嘛千诺!”我急迫地告诉自己:跳车,快跳车!可那一刻我犹豫了:这车货怎么办?这一犹豫,错过了最好的时机。下面的这段路如果跳车,我必死无疑。

我开始大声念莲花生大士《金刚七句祈祷文》。可念到一半,就感觉已经没时间了,车速越来越快,死亡就在下一秒。我又声嘶力竭地喊着:“喇嘛钦!喇嘛钦!”上师,上师,您在哪里?快来救救我吧!求求您,救救弟子,加持弟子,千万不要让弟子出事!

车子还在往前滑,前方又面临一个弯道,我只有一个念头:对面千万不要有车辆,不要再出什么乱子了。令人绝望的是,一辆货车正好停在马路中央!我根本没办法会车,左侧是崖石,右侧是陡坡,顺着山坡长着一片松树。摆在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我的车子向对面的车直直地撞上去,二是让我自己的车滚下山坡。

我尖叫着:“喇嘛钦!喇嘛钦!喇嘛钦……”此刻唯一的感觉就是,车子像失控的野兽一样向对面那辆车奔去。只有不到100米的距离了,透过车窗,我清楚地看到对面车里坐着几个人,也看到了他们惊恐无助的眼神——他们似乎吓呆了,一点从车里跳出来的意思都没有。“算了,还是我自己死吧!干嘛还要让这么多人死啊!”

从刹车失灵到此时,思考的时间只有不到5分钟。我眼睛一闭,猛地用力往左侧打死方向盘,以当时的车速再加上处于弯道,我的车转了180度,翻向山下。

“轰隆隆——”耳边传来巨响……

再次睁开眼睛时,我发现自己倒挂在驾驶室里。我想动,可一点也动不了,方向盘与车座把身体死死地卡住了。我无助极了,很害怕。幸好手臂可以动,用手反复摸着胸口,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这才又想起祈祷上师,“喇嘛钦,喇嘛钦!”我一边祈祷上师,一边用右手摸着头和脸,想检查是否在流血;右手碰到了地面,发现离自己脑袋一拳的距离就是一块坚硬的大石头;再摸摸腿,动不了,也没有任何感觉,只有脚趾可以动:腿断了,也许要截肢了;左侧盆骨也剧烈地疼痛,应该是碎了;还有左侧肋骨,被方向盘压进去了,也应该是断了……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

车楼的顶盖与前挡风玻璃没了,透过阳光,我看见外面全都是松树。我不能就这样死去,我根本没有能力去面临死亡,哪怕我变成一个没有知觉的皮球人,没关系的,我可以念佛死去,我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准备。

皈依以来没有精进修行,每次上师仁波切在开示无常的时候,我总觉得离我太远了,和我没关系。可现在事情真的发生到我的身上了,我却束手无策,懊悔不已。我咬着嘴唇,在心里嘶喊:“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沦落到如此的地步?”可当我回忆往昔所做的那些坏事时,我觉得我该受到这样的惩罚,罪有应得。因果要是错了,我就不会像现在这副嘴脸了。

不管怎样,我都希望能活下去,还能给我机会忏悔么?慈悲的上师,弟子真的知道错了。此时我基本喘不过气来,只能尽量调整呼吸的节奏,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呼吸是多么珍贵的奢侈品。

寂静中突然传来“嘭”的一声巨响,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后背很痛,一个坚硬的物体扎进去了,我闻到血的味道,眼睛微微地张开,可什么都看不见。

是油箱爆炸了还是轮胎爆炸了?“有人吗?有人吗?!”耳边传来几个声音。是的,有人来救我了!这时心里的紧张才慢慢退去,应该就是刚才在车里的那几个人。他们喊着:“车里有几个人?怎么样?你们是哪里的……”

“快救救我……”我就像被夹住的老鼠,动弹不得,强忍着疼,用那微弱而尖细的声音说出了这几个字,其余的实在没办法回答。有一个人时不时敲打我的车门,似乎在试探怎么营救。

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伸出左手在车门底下挖,把4个手指头伸出去在外面摆动,好想能有个人抓住我的手指头,哪怕是来安慰我也好。

营救开始了。可我真的高兴不起来,年轻时参过军的我有营救经验,上面有重达几十吨的货物压着,车楼整体变形,即使把车门打开了,身体仍被死死地卡住,我是出不去的,只能等死。

身体的疼痛更加剧烈了,我左侧的牙质不怎么好,也让我咬掉了一块。那疼痛是在分解我身体,心里一直呼喊着“喇嘛钦,喇嘛钦……”

那几个康巴汉子大声地喊着:“钦——涅——森——!”这是“一、二、三”的意思,原来他们在用绳子绑在门上往开拉。不一会儿,车门被拽开了,一个人连忙拽我的胳膊,想拖我出去。

我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气力喊叫着,他们这才知道,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救我出去的,慢慢地松开了我的手,放弃了把我从车里拽出去的想法。

我还是倒挂着,一个人过来问话,我有气无力说:“你们打电话报警。”他拿起电话报了警。那几个人时不时地说:“你要坚持,119马上就来了。”

事实上最先赶到的并不是119,而是电视台的人,他拿着摄像机在那里拍着。后来穿着警服的人也到了,他走过来,蹲下,问我是哪里人。

疼痛使我沉默不语,也让我快撑不下去了。我感觉到身体像被砸碎了那样的疼,是不是堕胎的孩子比我还痛苦?他们可是活活地被撕碎啊!麻木的眼泪停不下来。实在太疼了,我想快点死。

“喇嘛钦,我的上师,我祈求您,我祈求您让弟子走吧!弟子撑不住了,您加持我吧,让我死吧,让我死吧,弟子真的没有能力再承受这种痛苦了!”当时身体动不了,如果能动,也许我会选择自杀吧!

就这样强忍着剧痛,一秒钟一秒钟地捱着,任疼痛浸透了整个生命……大概一个小时过后,从远处县城来了120救护车。大家都喊着:“快让开,快让开,医生来了,医生来了!”一位医生冲过来,扎紧我的胳膊,开始注射点滴。可没过几秒钟,她就说:“不行,身体倒着打不进去!”又把针拔掉了。

她每碰我一下,我都感觉像一把刀在身上割,自己像正在被屠宰的动物。我很想喊“不要碰我”这类话,可连声音都出不来。佛经中说,人死时四大分离,比活生生的乌龟被剥壳还要痛苦,我现在真的体会到了。

神智还算清楚的我提醒着自己:不要忘了上师,下一秒可能就死了。我努力地观想上师瑜伽唐卡中上师的法相,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唯一能想起的,是上师穿着喇嘛的衣裳……

上师的形象在心中渐渐地清晰起来,我感觉上师满头是汗,伸出手不断地轻抚我的头;上师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他那眼神充满了温柔,充满了力量……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看着他——我的上师——就这样一直看着他。

此时,我开始想到了众生的苦,想到了地狱众生的苦,开始观想我正在承受所有众生的苦。就在那时,苦,在我的心里有了另一层定义。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

我睁开眼睛,看见旁边有一位穿着喇嘛衣裳的僧人。

我用尽力气抬起手,伸向他。他站在西面,阳光有些刺眼,我看不清他的样子。此时我只有嘴角在动,声音只有自己可以听得见:“喇嘛、喇嘛……”他连忙过来,双手捧着我的左手,然后擦掉我头顶的汗水,嘴里也不停地念经。他反复搓着我的手,我努力睁开眼睛,他的表情充满了焦虑,在看怎么才可以把我救出去。他知道救不了我,即便如此,他还是用手撕扯着坐垫。

坐垫一动,我就痛到极点,但我还是很想对他说“你不要走”。一位陌生的喇嘛,只因为他穿的衣裳像我的上师,我就不愿他离去,不愿他离开我。哪怕他能多停留一下也好,能死在一位喇嘛的身旁,这是莫大的荣幸和安慰。

可我感觉身体像是被撕裂了,“吱,吱,吱——”紧咬着牙,整个衣裳被汗水湿透,身体渐渐失去了温度。我感觉很冷,周围的一切在眼前开始模糊。

消防队员来了,他们开始用无齿锯切割车体。可压在车上面的货太重了,营救被迫停止。此时,周围的百姓说着不标准的普通话,就应该如何救我激烈地与消防队员争论。争论过后,大家都沉默了,围着我,看着我死去。

我知道那位医生在给我量血压,听到她说:“他快不行了,你们快和他说话,不要让他睡过去。”这时一位身穿警服的人问:“你有没有家人?你知道家人的电话么?我给你拨电话,你和她们通话吧!”

他们说的话我都能听清楚,而且神智也清晰。我摇摇手指头,示意不用打电话了——打了又有什么用呢?自己死了就算了,打了电话,我的老母亲会因为我急死了吧。

他们想尽了各种办法,的的确确没办法救我,我还是被倒挂着,再没有人敢靠近我,只能看着我死去。不过,疼痛好像开始减轻了,身体变得麻木,我微微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

一位藏族大哥走过来,他用手抚摸我的胳膊说:“坚持住!坚持住!”我感觉到他的手像火炉一样,那么温暖——哦,是我快没有体温了吧!此时我口渴极了,非常想喝水,可我说不出话,只能挥动手,努力抬头去看他们。一位藏族大哥低下头,我在他耳边说:“给我一口水喝吧!”他喊着:“谁带水了?”可医生说:“这时不能给他喝水,有可能会马上死去。”

我的呼吸虚弱得像一根线,那么软,那么细……一切都要结束了,我是一个在下一秒就要死掉的人。

他们那悲伤的叹息声啊!我心里清楚。

就在这时,一位藏族妇女走了过来,她蹲下,抓住我的手,开始给我念经。她一边念经,一边抽泣着——她哭了。那哭声,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美的哭声,每一声抽泣与下一声的经文,都让我从痛苦中抽离,我的心不由自主地跟随着她的声音。她一直抓住我的手,给我温暖,给我勇气。

我昏迷过去了,昏迷中我看见有人把我从卡车里拖出去了,我高兴极了!心里想获救了!获救了!一个嘴巴打了过来,医生大喊着:“不要睡!不要睡!”当睁开眼睛时,我想知道的是那位念经的藏族妇女还在么?我侧过头,看到她还是握着我的手在念着经。不知为何,有她在,我没有丝毫的恐惧感。

此时我向天上看,下面的这一幕让我内心充满了希望与力量:

在我头顶上方湛蓝的天空中,西方三圣就在那里!而且真的就在西方!中间的阿弥陀佛是那么耀眼,他像一个太阳,我看到的是满眼的金色,虽然并没有像看某个人那样,具体到鼻子和眼睛,但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我的内心宁静极了,周围的声音静止了,一切都变得那么温柔与祥和,我感到幸福和满足。

我再次昏迷过去,还是看到了一个人把我从车里拖出去。此时那位喇嘛双手合十放在额头前,一位藏族妇女吓得把头扎进她丈夫的怀里,一位民警低下头抹去他眼角的泪水……

“啊!”我喊着,一阵疼痛把我弄醒了,原来是医生在处理我后背的伤口。那位念经的藏族妇女微笑地看着我,眼里含着泪花。我紧紧地攥了一下她的手,再去看阿弥陀佛,他们还在那里,还在那里等我,不离不弃!我一直紧紧地盯着,此时嘴角开始不断地流出液体,时不时地作呕。

痛苦让我紧闭双眼,我再一次看到我被人拖出卡车。随后我坐在雪山上,旁边是上师仁波切,我依偎在他的怀里,这温暖已经把我给融化了,我嘴里还含着一块糖,很甜,并且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大海。我很幸福,很享受此时的时光,微风掠过我的身体,那么柔软……可风越来越大了,我被一阵猛烈的风刮醒了,原来是医生给我鼻孔里接了氧气袋,我的身体里充满了风,我又再次醒来了。

终于吊车赶到了,消防队员连忙捆绑压在车楼上重达几十吨的钢筋。钢筋被吊起来的那一刻,我长吸了一口气!我知道自己又活过来了。

紧接着,消防队员开始切割变形的车楼。火星四溅,一位消防队员拿着他的帽子挡住我的脸,有的火星落在我的胳膊上,可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疼。另外一个人开始切割我头顶上的松树。

一位藏族大哥用手腕那么粗的绳子绑在方向盘上,旁边有人连忙说:“方向盘要是拉坏了怎么办?” 藏族大哥大声地喊着:“都什么时候了,拉坏了不就正好出来了么?!”听到他们的对话,我的嘴角露出了笑容,这些人真的很可爱。

我听见上百人齐刷刷地用响亮的藏语喊着:“钦—涅—森!钦—涅—森!”这一次,康巴汉子们竟然把车给撕碎了。

我的头一下子扎在地上,我该出去了吧!可没有人敢碰我,医生们讨论着,周围的人束手无策。

在旁边,离我最近的是一位藏族小伙子,他身穿黑色T恤衫,我抬起手抓着了他。他低下头靠近我,我用尽力气用微弱的声音说:“你把我拖出去,我没事的。”他听懂了。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他的一件衣裳,一下子就给拽出去了。4个多小时过去,我获救了!喇嘛钦!

被拉出去的我开始浑身颤抖,用嘶哑的声音哀嚎着:“冷,我冷。”这时一件大衣披到了我身上,另外还有一件毛衣紧裹着我的脚,我被抬上了救护车。

在救护车上,我实在控制不了疼痛,还在哀嚎。旁边的护士一直在安慰我:“马上就到医院了,你再坚持一下,你现在告诉我你哪里疼?”

我颤抖着说:“我的左侧肋骨断了,我的左侧盆骨应该碎了,别的我不知道了。”救护车颠簸着赶到医院,在被拖进医院的担架上,我做了回向。

接着被安排做B超检查,查看内脏是否破裂,拍摄骨头是否断裂等等。混乱中,听到医生说我已经严重脱水……进了病房,躺在床上的我,脑海中还在不断重复着事故现场发生的一幕一幕。

那一夜,我尝尽了疼痛的滋味,真的是生不如死!

第二天,我被送往成都的医院做了全面的检查与治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我的骨头竟然没有一根断裂,只是肌肉拉伤,内脏也完好无损,只是因为方向盘压的时间太长,左侧一根肋骨变形了而已,医生说用纱布捆绑好就可以慢慢恢复。

在医院只住了一个星期,我就出院了。

我后来才知道,那件大衣是一位好心的民警的,他不顾我这个将死之人的晦气,给了我温暖;而那件紫红色的毛衣,就是一直给我念经的那位藏族妇女的。

在我最危难的时候,他们都给予过我温暖,给予过我希望,让我知道在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的好人。救我的恩人们,你们如今都在哪里呢?我是多么想报答你们的恩德啊!哪怕是让我一辈子做你们的佣人,我也心甘情愿!

今天,我翻开已经染满了柴油的《普贤上师言教》,刚巧是“依止上师”的那一页。

从始至终,我就是把我的生命交给了我的上师与三宝。我没念“阿弥陀佛”,我只是没有忘记祈祷上师,我只是尽力地观想上师,努力祈祷他,却真的得到了所有三宝的护佑。

到最后,我看见了西方三圣,我知道那也是我的上师!

他并没有舍弃我,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来救我了!

我庆幸,在我有生之年,遇到了我尊贵的上师仁波切!

而我觉得,如果我的生命中没有他,那才真的是生不如死。

喇嘛千诺,喇嘛千诺!

弟子先巴华措

完稿于2015年12月

文章来源:http://falv.xjkj.cc/index.php/Faxun/view/id/43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