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全部?没有其他了吗?

Is This All We Are, Is There Nothing More?

作者:罗伯特·兰萨

Robert Lanza

112

我们都知道自己变老和死亡的生物学原因。我们的身体衰损破败,像一辆旧车或者一条破牛仔裤一样被丢弃。没有人能逃脱时间的摧残,不是吗?

最大的问题是,为什么宇宙首先是以这种样子出现的?在宇宙所有可能的构建方式中,为什么自然规律以现有的这种形式存在?为什么事物变得越来越无序(热力学第二定律),而不是更有序?为什么系统会“衰败”,即,生命会消亡 ,而非持久不变?

另一个同样重大的问题是,为什么在所有的存在方式中——在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的宇宙之中,你所成为的只是——比如,一名水管工或者一位美发师。对了!还有——在随此之后的永恒中,留下的只有“虚无”。你永远不可能乘坐宇宙飞船前往遥远的星球,或是生活在一个没有癌症或战争的世界上。科学家们说,这一切只是一种偶然事件。如果你的人生抓到的是一手“烂牌”,哦,好吧,那只是时运不佳,你很快就会死去的。

我们与猿和猴子之间DNA的差异不到2%,考虑到这一点,那么,对于我们在理解生命本质上的无能为力,你也就不会感到大惊小怪了。作为灵长类的我们——不论是科学家或猕猴——都有着显著的认知局限。就像一只老鼠或沙鼠,我们睁开了眼睛,而世界——仿佛被魔法变出来的一般,就在那儿。我们认为,它是一种物质,一种坚实的客体。但是,这种认识与上个世纪的数百次实验结果并非一致。

“现实”是由观察者决定的——它是一个时-空过程,幸运的是,这意味着,万物必然是变化着的。你能想象自己永远是一个踉跄学步的小孩吗?尿布和棒棒糖将会使你越来越不胜厌烦。或者,永远作为一个长者会怎么样?自然法则就是这样安排,我们成长和变化着,并体验着作为生物体存在的全部过程。

问题的这一部分倒是很容易理解:首先,我们体验到的,是作为儿童的生命,接着,是作为中年人,最后,作为老者。超越此点之后的一串删节号,我们却无法连接得上。你是一个补鞋匠(“不体面”职业的委婉说法),但过不了几年,接下来,就进入永恒的虚无。霍金相当准确地总结了这种观点:“我把大脑看作一台计算机,当它的组件失灵时,就会停止工作。对于已经损坏的计算机而言,并没有天堂或来世。”

这就是我们灵长类生物理解力的极限。不过,在某些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在想:“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全部?没有其他了吗?”

幸运的是,还有更多。在《纯粹理性批判》中,伊曼努尔·康德,这位伟大的哲学家解释了为什么空间和时间是人类感性的先天形式。事实上,你所看见和体验到的一切,都是你大脑中的信息。如果空间和时间是大脑的工具,那么,对于“时间”和“位置”在死亡时出现的中断,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没有意识,空间和时间是没有意义的;在现实中,我们可以选用任何时间点(或任何空间面)作为参照物,并在这一新的参照系中估算一切。

死亡仅仅是我们意识“线状流”的一个断点。事实上,生物中心论指出,存在着一种到达所有潜在维度的多分支通道(参见“What Happens When You Die?”一文)。

时间是内在的感知,它使存在“活”了起来,它不是我们的想法和感觉,而是对我们从出生到死亡所经历过的空间的一种“表示”。它仅仅是我们连接事件的方式,而不是人们和粒子在其中跳来跳去的一个无形、连续性的基底。意识不能被创造和毁灭 ,它只是在改变着形态。它就像一台泡泡机,创造出各种泡泡球 ——时空泡泡球,我们随身背负着它们,如同海龟背着它的壳。(译注:此处的“泡泡”和下文中的“多重宇宙”,均是当代物理学“弦理论”、“超弦理论”、“膜理论”、“超膜理论”等提出的与宇宙模型有关的概念)

物理学告诉我们,观测结果无法被绝对性地预测,更确切地说,在某一范围之内存在着一系列的观察结果,每一种结果都具有特定的可能性。有一种解释说,这些可能的观测结果中的每一种都对应一个特定的宇宙(“多重宇宙”)。有无限数量的宇宙(包括我们自己的),它们包含着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因此,死亡没有任何真正意义,因为所有可能的宇宙同时存在,无论在它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发生了什么。

诚然,你变老,死亡,但是,总有一些泡泡(宇宙)会跨越永恒。有些泡泡也许无法飘得很远,但另一些会飞向遥远的天边。最终,也许你能赶得上这一次空间旅行,前往其他星球。

“通往永生的第一步,”查克·帕拉纽克说,“就是你必须死亡。”

文章来源: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is-this-all-we-are-is-there-nothing-more/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索朗扎西

一校:肖艳

二校:圆莉

终审:圆恩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