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省心处活

0113-5

马德

大人物们活得也不容易啊。在其位的时候,生怕别人注意不到自己;不在其位了,又生怕别人注意到自己。存在感给他们带来过尊崇,也带来了痛苦。这么比下来,还是老百姓活得好啊,卑微的人一辈子也不需要什么所谓的存在感,既不恃之而盛气凌人,也不因之而失魂落魄。

早年间,村里出了个大人物,是县上的一个头头。村里人都说他当的是一个很大的官,到底多大,谁也说不清楚。

有一年春节过后,大人物回乡省亲,穿着件黑呢子大衣,梳着个大背头,跟老乡亲们高声大气地说话。这是“神仙”啊,大家都觉得该敬着他。于是,轮流着请他到家中吃饭。一正月,他抹着油嘴从村西头一直吃到村东头。

但临走的时候,他很不高兴,原因是村里有一个叫刘法三的没请他吃饭。他打听到刘法三不穷也不傻,便愈加生气了。他找到刘法三,问他为什么不请他吃饭,这不是明摆着看不起他吗?

刘法三说:“那么多人看得起你,还缺我这一个吗?”

大人物突然噎在那里。呆了半天,他突然冒出一句近似威胁的话:“等你有事了,到了县上,别想找我!”

你不把大人物当回事,他就会不高兴。

有一回,我去商场里买东西,遇到多年前认识的一个人。当然了,这个人眼下已炙手可热,那天就有司机、秘书等三四个属下跟着他,也算前呼后拥吧。我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我,他瞄了我一眼,眼神往上撩了一下,随即傲慢地放下来。大约他的意思是,既然已经彼此看到了,我该马上跟他打招呼,来一个近似阿谀的问候。

我也明白他的意思。但那一刻,我移开眼神,转向服务员,详细地向她询问商品的价格、质量等问题,没理这个茬。随后,便听那边吆五喝六地跟售货员嚷,大意是要买最好最贵的。我在心底里笑笑,走了。

他大约是不高兴的。后来,他托别人捎口信给我,说我穷酸云云。我突然想起了多年前的村人刘法三,他该是我精神的导师吧,于是便哈哈笑出了声。原来,大人物是这么容易得罪的,他们要比想象的脆弱得多。

相传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富翁去赌博,赌了半宿,没人把他当回事。他觉得很伤自尊,于是大把大把地把赌资押上去,不再管输赢。那一晚,谁赢了多少没人说得清楚,但大家都知道富翁输得最多。人们都说,那家伙真有钱!

富翁听到大家的评论之后,觉得很受用。在他看来,这个比赢钱重要多了。

人在高处,到底是要被高处的那个位置劫持的。有一个人退休之后,人间蒸发,谁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于是便有些风言风语,说他贪污腐败,携了款跑了。一直过了好些年,他才回来,已经满头白发,好多人都不敢认了。大家都说他老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然后才听说,他在外地买了房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住了很长时间。

有人问:“外地有什么好?”回答也简单:“也没什么好,那地方谁也不认识,活得省心。”

大人物们活得也不容易啊。在其位的时候,生怕别人注意不到自己;不在其位了,又生怕别人注意到自己。存在感给他们带来过尊崇,也带来了痛苦。这么比下来,还是老百姓活得好啊,卑微的人一辈子也不需要什么所谓的存在感,既不恃之而盛气凌人,也不因之而失魂落魄。

这才是真的省心啊!

文章来源:http://www.longquanzs.org/xxyx/676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