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驴人头上长“犄角”

0110-1

风杰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最近发生在身边的几则因果故事,书写着主人公不同的因果人生。

一、杀驴人头上长出的“犄角”

前几年,由于健康原因,我每天都要步行上班,途中必经菜市场,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有驴被当街宰杀,血淋淋的场面让人惨不忍睹。屠夫是一位5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声称,之所以在大街上杀驴是为了让人看到他卖的的确是新鲜的驴肉,而不是其他的什么死猫、烂狗肉。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他卖的驴肉货真价实,杀驴时,他特意把动作放缓,慢慢地切割驴头、肢解驴腿、剥驴皮,现场宰杀活驴的确收到了预想的结果,县城里想吃驴肉的人大多要到这里来买。他的买卖兴隆,不到十年的工夫,家里就拥有几处房产,也有了名牌汽车。两个儿子跟着他杀驴卖肉,生活富足,日子可谓过得蒸蒸日上。

“菩萨畏因,众生畏果。”也许那时候,杀驴人一味贪图世间利益享乐的心里连因果的概念都没有,更谈不上“畏果”了。他盘算着:照此发展下去,再过10年,自己能够在省城开几家驴肉馆分店,杀驴——卖肉、卖驴皮,做到一条龙的餐饮服务。他告诉孩子们,未来的生活无比美好。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仍然每天步行着上班下班,所不同的只是特意绕过杀驴的那条街道,不敢看那血腥的场面。

大约过了半年,我因故再去那条街,竟然没有看到那个杀驴的人。第二天,第三天,仍然没有见到。后来我终于忍不住问路边的人,几个人围了上来说:“你还不知道哇,不少天没来了。”,“说也奇怪,他头顶上长出了一个‘犄角’,天天头疼,疼地撞墙,在地上打滚,去了省里几家大医院也没看出什么病,治不了,还杀什么驴呀!”

后来听说,那个杀驴人的病久治不愈后,有人建议他去寺院试试。寺院里的师父教他诵经拜佛,忏悔业障。依此照做,逐渐的,头疼止住了,头上的“犄角”也逐渐消下去了。再后来,他落发为僧,成为了沙门释子。只是业果不虚,其间,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因车祸去世,另一个常年赌博输光了家业,现在家里一贫如洗。

二、贪污的果报

圈内文友张大哥是一位颇具才华且很能干的人,他家住在离县城较远的偏僻农村。早些年,这个乡是县里最有名的贫困乡,经济落后,交通不便,人均收入总是排在全县倒数前3名,那时多数村民还住着茅草房,有的孩子甚至没钱上学。

我认识张大哥时,他已是省劳动模范,是全县仅有的四位享受公务员待遇的村支书之一。朋友介绍说:“张大哥原来在部队当过兵,授过奖。回到家乡后闲居了一段日子,看到村里那么落后,他就毛遂自荐,又经村民们的推举和上级主管部门的同意,当上了村支部书记及村主任。经过了这些年的打拼,这个村子成为省级模范村,他还兼任另一个村子的支部书记。”

后来,再见到张大哥已是七八年后了,由于彼此匆忙没有多聊,只知道他家开了一个小工厂,工厂由他和儿子共同管理,很赚钱。家境殷实,生活安泰。这时他已经六十出头了。

本来照此发展下去,一切都安和美满。可是,最近有文友很惋惜地告诉我:张大哥因经济问题已入狱,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他的儿子也被牵连入狱获刑。原因就是在他的事业走上巅峰之后,在一片赞誉声中,他已完全忘记了自己为民造福的初衷,贪占公款,欺压乡民,作风粗暴,后被村民举报,因贪污罪而被审查。文友很感慨地说:“六十多岁的人了,本可以功成名就,安享晚年生活……可从监狱里出来也是快八十岁的人了!”

无独有偶,近日接连听到几位熟人被查、被抓的消息,大多是经济上的原因。如是因、如是果,其实就在他们贪污或受贿时,就已经种下了恶因。因果面前又有谁能侥幸逃脱?

三、业力感召的姻缘

雨莲和雨燕是我小学时代的朋友,我们两家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妹妹雨莲聪明乖巧,学习成绩优秀,很惹人喜爱。姐姐雨燕大她两岁,性格温和单纯。两姐妹不但性格迥异,在婚姻生活中也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前不久,我在街上看到了多年不见的雨莲,一阵嘻嘻哈哈之后,她给我讲了下面这些事。

“我现在过得不好,一个人过,老了,害怕孤单。可有什么办法,命吧!”雨莲说这话时,有种很苍凉的感觉。我心里一紧,那个原本自信文雅的她,现在竟是这样的萎靡倦怠。接下来,雨莲简单地述说了自己的几次婚姻:她的第一个丈夫酗酒成瘾,不求上进,像她这样自尊要强的女人自然不能和那样的男人过一辈子,所以离婚了;虽是与第二任丈夫“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场之后结婚的,但婚后才发现,两人在生活习惯、为人处世等方面有那么多的分歧,最后终因相互不理解而又不能包容对方而分手;第三次婚姻破裂的原因很简单,在一起生活不到半年,就因孩子问题无法继续维持下去。“当初总以为会找到一个更好的。其实,不幸的婚姻就像是个怪圈,遭了魔咒,只要走进魔境,就永远重复着前一个错误。”她的讲述充满了抱怨,特别伤感。“我老了,是心老了,什么都不想做,也不感兴趣,我不知道今后的人生中,我该怎样打发日子。”面对她,我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又觉得无从说起,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走出误区,走出“魔境”。

“雨燕姐姐呢,她咋样?”为了打破沉闷的气氛,我问起了雨燕。“她呀,现在挺好。”雨莲说,“年轻时,她丈夫赌博,输光了全部家底,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外债。为了逃债,她就和丈夫还有两个孩子背井离乡流浪。雨燕那么瘦小,你信吗?她竟然当过搬运工,捡过破烂,甚至要过饭,每天还要侍候两个儿子。老大不幸得了精神病,因精神分裂自杀了。也许是性格原因吧,她天生逆来顺受,硬是把日子撑过来了。要是我早就崩溃了。现在雨燕挺好的,她家老二很有出息,有了体面的工作,收入可观。车子房产都有了,还生了一儿一女。一大家子人,不缺钱花。”

雨莲继续说道:雨燕的儿子特别孝顺母亲,他常说,要感谢老妈多年来为这个家庭的付出和牺牲,要让老妈晚年幸福。现在,孙子孙女每天绕于雨燕膝前,子孝孙贤。人也是怪,她的丈夫不但不再耍钱(赌博)了,还变成了个抠门小心眼儿,出去打工挣钱,特别舍不得花钱,挣下的钱全都交给雨燕。

“你说,咱们小时候谁不夸我呀!爸妈也都说我比雨燕有出息,现在整个的相反了。人这一辈子呀,真不好说!”雨莲很伤感。

听雨莲述说着,我看到已经显得有些苍老的儿时玩伴,心想:岁月竟是如此残酷,会把一位妙龄少女改变成现在这般模样。如今,她完全没有同龄人应有的宁静和安和。出生在一个家庭的姐妹俩,数年后,境遇竟然如此不同!天命乎?人为乎?

其实,人生所有的遭逢都是我们自己心灵的外化。我想起古希腊神话中的斯芬克斯之谜,人类认识自己是很困难的,明因识果、断恶修善需要智慧。若没有佛法光明的照耀,人类将永远禁锢在自己的心牢中,了无解脱之日。此时,我由衷感到作为佛弟子并能够闻到净土法门是何等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