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作品“为当代的苦难和勇气立碑”白俄女作家获文学诺奖

苹果日报

0106-2

阿列克谢耶维奇花近四十年记述数千访谈,以超越新闻写作的形式发展出独有的新文学类型

人们常说新闻是历史的初稿,记者出身的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xievich),将她访谈所得的平民百姓故事写成文学,记录的不只是一个时代的大事,而是一整个国家、一整个民族的心灵史。她也写出彩虹,夺得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审文学奖的瑞典学院赞扬她的“多声部写作,为当代的苦难和勇气立碑”。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写作方法,是以数以千计男女小童访问为本,略加虚构修饰,令故事更引人入胜,以众多平民百姓的第一身叙述,写出一件大事和一个时代。

以第一身叙述切尔诺贝尔惨剧

《战争的非女性面孔》写二战苏联红军女战士不为人知的故事;《锌皮娃娃兵》以第一身证述,写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一众阵亡士兵母亲丧子之痛;《切尔诺贝尔的悲鸣》写1986年核灾的众人恐怖亲历。

瑞典学院昨宣布她得奖时,形容她“透过非一般写作手法,细心整理众人发声的大拼贴,加深我们对整个时代的了解”。

瑞典学院新任常设秘书长达尼乌斯(Sara Danius),对阿列克谢耶维奇赞不绝口,形容她的作品“精采绝伦”,指她是个伟大的作家,“超越了新闻写作的形式,发展出一种盖上她的标记的新文学类型。”

她又指阿列克谢耶维奇花了近四十年时间记述数千访谈,不只有系统地令外界了解一个他们所知不多民族的历史,更加是一个民族“情绪的历史”以至“灵魂的历史”,甚至“捕捉了一些永恒的事物,让人窥见永恒”。

阿列克谢耶维奇在过去的访问中说:“我在找寻一种写作类型,能让我最接近自己所看见和听见的世界。最后我选择了让真实的人发声和忏悔的类型。”她又说:“这样我可以同时当作家、记者、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和传道者。”

她的著作在十九个国家出版,至少五部有英译本,另有三部剧作和为二十一部纪录片写剧本。但她的书以俄文而非白俄罗斯文写作,在祖国被禁出版。

751万奖金“为自己买自由”

阿列克谢耶维奇昨表示,她获知得奖时正在熨衫,知道得奖后“感觉复杂”,想起跟多位之前得奖的俄罗斯伟大作家并肩,“感觉很美妙,但也有点困扰”。被问到如何用800万瑞典克朗(751万港元)奖金,她说“为自己买自由”,指她写一本书需要五至十年,有了奖金令她有自由专心写新书。她又表示这个奖是颁给白俄文化,又指白俄和俄罗斯受专制统治,“在我们这时代很难当一个诚实的人”,但没有需要跟极权妥协。她批评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她是白俄首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历来108位文学奖得主中第十四位女得主,也是罕有非小说作家得主。香港作家廖伟棠表示,纪实文学作家面对众多虚构作家,得奖不易,他指纪实文学很依赖内容,内容有触动性有一定优势,不若虚构作家凭空建构世界。

文章来源: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first/20151009/19326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