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沦为“数字”的奴隶

0101-3

张丽钧

一个朋友带学生去美国旅游。孩子们乖巧、知礼、求知欲高,还争着抢着给她拿包、与她切磋美国俚语的译法。她感觉带这拨孩子出来可真是轻松惬意。但是,回国前,美国的“地导”跟她说了一件事,她听后内心五味杂陈,万分纠结。那个美国“地导”其实是个入职不久的台湾人,分手前,他跟我的朋友说:“作为导游,每到一处,我都要详细介绍那里的风土人情、历史掌故、名人轶事、建筑特色等;但是,我有个发现,您这个团,团员们特别爱问的一个问题是:‘这里的房子多少钱一平方米?’非常抱歉,这个问题我没有很确切的答案。为此,我要向您道歉!”朋友跟我说:“你知道吗?他道歉的时候我都呆了,根本不知怎么接他的话茬!几天相处下来,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个异常敬业的导游,这个异常敬业的导游不掌握当地房子的确切行情,并要为此向带队者致歉,起码意味着此前他所带的团没有人提出过类似问题;另外,我们所重点游览的美国中部地区,值得关注的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极其丰富,孩子们却为什么偏偏‘特别爱问’房价呢?这两个问题搅得我心烦意乱……我想,我是不是应该从我们常说的那句话中找找答案,那就是:每一个‘问题学生’的背后都站着一个或几个‘问题家长’。换句话说,房价问题,根本不是孩子开口在问,而是家长开口在问呀!”

这故事简直像极了《小王子》的“现实版”——如果你告诉大人:“我看见一幢漂亮的红砖房子,窗前摆着天竺葵,鸽子在屋顶栖息……”他们便无法想象这是一幢怎样的房子。你必须对他们说:“我看见一幢值十万法郎的房子!”他们就会惊叹:“多漂亮的房子啊!”作者一针见血地指出,那些大人,“除了数字,对别的东西都失去了兴趣。”

问题是,我朋友带到美国去的,只是一些十六七岁的中学生啊!这么早,他们就像个大人那样想问题了。忽略了色彩、芳香、天趣,枯涩贫乏的心里只剩下了干巴巴的“数字”。

“小王子”走过那么多星球,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他的结论是“他们(大人)就这副德行。孩子对大人应该尽量地宽容。”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大人的那副“德行”怎么这么快就传染到了我们的孩子身上?十六七岁,还处在“少年心事当拿云”的旖旎年纪,孩子们的目光,应该本能地追索人类文明的行踪,忽略房价,不染世俗,带着一些可贵的“乌托邦”和难得的“形而上”,透明得像一条“玻璃拉拉鱼”,只对美好的人、事、物上瘾。但是,相反的事实却无情地打痛了我们的脸。

就像我那个朋友说的那样,每个孩子身后都站着一个或几个隐身的家长。家长的精神趣味直接影响了孩子的精神趣味。孩子是家长的翻版,也是家长的代言人。孩子问的,都是家长最想知晓的。我想,如果我们的孩子从小眼中就没有神圣的人、事、物,只会对“十万法郎的房子”发出惊叹,我就有理由为我们国家的明天担忧。在我看来,一个人、一个家、一个国,如果发誓做金钱的情人,迟早会沦为亲钱的“弃妇”。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2cb6b0102vud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