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总有轻重缓急

1231-4

颜回爱学习,德性又好,是孔子的得意门生。一天,颜回去街上办事,见一家布店前围满了人。他上前一问,才知道是买布的跟卖布的发生了纠纷。

只听买布的大嚷大叫:“三八就是23,你为啥要我24个钱?”颜回走到买布的跟前,施一礼说:“这位大哥,三八是24,怎么会是23呢?是你算错了, 不要吵啦。”

买布的仍不服气,指着颜回的鼻子说:“谁请你出来评理的?你算老几?要评理只有找孔夫子,错与不错只有他说了算!走,咱找他评理去!”

颜回说:“好。孔夫子若评你错了,怎么办?”买布的说:“评我错了,就输上我的头。你错了呢?”

颜回说:“评我错了,输上我的冠。”二人打着赌,找到了孔子。

孔子问明了情况,对颜回笑笑说:“三八就是23哪!颜回,你输啦,把冠取下来给人家吧!”

颜回从来不跟老师斗嘴。听孔子评他错了,就老老实实摘下帽子,交给了买布的。那人接过帽子,得意地走了。

对孔子的评判,颜回表面上绝对服从,心里却想不通。他认为孔子已老糊涂了,便不想再跟孔子学习了。

第二天,颜回就借故说家中有事,要请假回去。孔子明白颜回的心事,也不挑破,点头准了他的假。颜回临行前,去跟孔子告别。孔子要他办完事即返回,并嘱咐他两句话:“千年古树莫存身,杀人不明勿动手。”

颜回应声“记住了”,便动身往家走。路上,突然风起云涌,雷鸣电闪,眼看就要下大雨。颜回钻进路边一棵大树的空树干里,想避避雨。这时,他猛然记起孔子“千年古树莫存身”的话,心想师徒一场,就再听他一次话吧,于是就从空树干出来了。他刚走开不远,一个炸雷把那棵古树劈了个粉碎。

颜回大吃一惊:“老师的第一句话应验啦!难道我还会杀人吗?”一边想一边走,等他赶到家时,已是深夜。

他不想惊动家人,就用随身佩带的宝剑拨开了妻子房间的门栓。颜回到床前一摸,啊呀呀,南头睡个人,北头也睡了个人!

他怒从心头起,举剑正要砍,又想起孔子的第二句话“杀人不明勿动手”。 强压下怒气点灯一看,床上一头睡的是妻子,一头睡的是妹妹。

天明后,颜回就返了回去,见了孔子便跪下说:“老师,您那两句话救了我、我妻和我妹妹3个人!您事前怎么会知道要发生的事的呢?”

孔子把颜回扶起来说:“昨天天气燥热,估计会有雷雨,因而就提醒你‘千年古树莫存身’。你又是带着气走的,身上还佩带着宝剑,因而我告诫你‘杀人不明勿动手’。”

颜回打躬说:“老师料事如神,学生十分敬佩!”

孔子又开导颜回说:“我知道你请假回家是假的,实则以为我老糊涂了,不愿再跟我学习。你想想:我说三八二十三是对的,你输了,不过输个冠;我若说三八二十四是对的,他输了,那可是一条人命啊!你说冠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颜回恍然大悟,“噗通”跪在孔子面前,说:“老师重大义而轻小是小非,学生还以为老师因年高而欠清醒呢!学生惭愧万分!”

从这以后,孔子无论去到哪里,颜回再没离开过他。

文章来源: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DA2NTUwOQ==&mid=400122477&idx=4&sn=e71249ef91599302694cd7d5b417207f&scene=0#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