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噩梦

多伦多菩提学会  小水滴

11

我想跟你讲讲今天清晨时我做的那个噩梦。

梦中,有一具尸体。他静静的躺在床上,几近腐烂,身上有些青紫色,甚至还有残缺。很奇怪,梦中景象清晰,我却并没有感到恐惧,而是满怀好奇心的观察他许久。只是醒了以后才慢慢升起一种恐惧感:怎么会梦见这样的死尸?

人们对于死亡总是充满恐惧的,这种恐惧表现出来时,要么是忌讳而闭口不提,假装它不会在自己身上发生;要么是做极限运动,不断挑战自己的恐惧感。可事实呢?不管是逃避,还是试图接近,人对死的恐惧,一刻都没有停歇过。即使仅仅在梦中。

我想起了亲人去世的那一幕,他死前,亲友们还会抚摸他的手,可他呼出了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所有人都站的离他远远的,再也不想靠近他。

我闭目又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回想起了天葬台上的一幕:那时,天葬已经接近尾声,送去天葬的尸体,其他部位已经被秃鹫们吃尽了。旁边的栅栏上站着一排心满意足的秃鹫梳理自己的羽毛,有的头上还沾着血迹。此刻,在我面前不足十米处,只剩下一块皮肤,几只秃鹫轮番抢去,由于太大,卡在喉咙,几次都吞不下,只好最后又吐到地上。这时候,远处跑来一条黑白色的野狗,趁机与她们抢食,天葬师挥舞着裹尸布想要把狗撵走。只见那块皮肤好像橡胶制品一样,又好像破旧的皮衣,在这场纷争中尤为醒目。

除了我们一行,天葬台上还有死者的家人以及几名围观猎奇的游客。当野狗与秃鹫打斗争夺时,人群中偶尔发出唏嘘声。忽然野狗猛的把口中的人皮甩了过来,那人皮很有弹性的飞来,“噗”的掉落到我脚前,扬起一簇尘土。围观的一群人都下意识惊恐的向后跳开,甚至有人捂着嘴跑到百米开外,干呕起来。而那野狗却迅速叼起肉皮,如获至珍的跑到一旁,享受美味去了。

13

我不由下意识的摸摸自己手臂上的皮肤,第一次意识到,这层东西原来是这样的!

忽然觉得人的想法真是很可笑,平时那么认真的对待这层皮肤,买各种护肤品,化妆品,衣物去装饰它,各种营养品去喂养它,甚至不惜开刀打针的整容。总之,为了让这皮囊看起来悦目,真是想尽方法。可最后呢,人一死去,尽管这层皮肤的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变化,可曾经被人珍惜爱慕亲吻过的皮肤,却再也不会有人想碰了。

身体这假合的东西,那么脆弱,被天葬火葬土葬后,不过如此。

前段时间,我看了很多司法相关的栏目,里面各种命案:有的是复仇谋杀,有的是情执生恨,有的是图财害命,有的就是误杀。现在的新闻里也充斥着各种突如其来的灾难:地震,海啸,车祸,踩踏,游乐园事故,电梯吃人。再宏观的去看,世界各地现在处于种种动乱当中:恐怖主义的蔓延,艾滋病的迅速传播,全球性饥荒等等。仔细思维一下,不禁感叹,我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这个身体用水泡来形容真的再也恰当不过了。

12

然而,认识到这点完全不是消极的。实际上认识到死亡的必然,才是生命真正开始绽放的第一课。

人们认识到死亡的必然,就意味着,你不会再为同事家人之间的矛盾而那么烦躁,也不会对怨敌产生持久的憎恨,更不会为某个得不到的心爱的人要死要活。你的生命会因为对死亡的确定,而有了宽广的视角,生命才会更有深度。

这种体悟如同一个登山人穿过层层密林,终于爬到开阔地山顶时的那一刻。

对我来说,那个时刻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当午。当时我走在寂静的小路上,时不时看看天空中的云和树上的鸟儿,不小心被不平的路板绊了一下,差点踩上一群小蚂蚁。这些小蚂蚁们找到半块面包,正在齐心协力的搬回自己家中,他们眼中只有那块面包,根本不知道他们刚刚差点被我无意中踩死。我小心的绕过他们之后,又抬起头看了看广阔的天空,那一刹那,我忽然愣了一下,时间仿佛凝固了:

14

我,宇宙间这样一个小小的人,也不过是个小蚂蚁。若是仅仅为了自己的安乐而生活,也许甚至还不如一只小蚂蚁。死亡的必然,和自力的渺小、不堪一击,对我来讲,那一刻我深刻的意识到:趁现在还活着,还年轻有力气,我需要用我有限的生命,融入到一个无限的事业中去。可什么样的事业是无限的?历史告诉我,帝王们建立的国土边界会改变,银行家们创造的财富会转移,名声敬仰也会随时间消逝,再聪明的数学家哲学家的理论总会被遮破,艺术会随着时代与人们的审美而变更。这世间的事业总是像海边的沙堡一般不堪一击。

说到这里,我这样一个如蝼蚁般的小小的人,无意指挥你应该如何抉择自己的人生,但是,我愿意和你分享我的选择:看看周围,我深爱着的亲友们在被大小的痛苦折磨,可爱的动物们被宰杀囚禁,地球环境由于人们的贪欲几近奄奄一息,还有世界上那么多饱受战争折磨的人流离失所,更不要提鬼道地狱道众生的痛苦,有情众生被三毒蒙蔽而不知出路!所以对我来讲,若能够帮助所有的有情众生离苦得乐,这项事业是多么伟大!

15

不得不提及我的恩师索达吉堪布,他的书籍和法音,是我迷茫时的领路者,也是手把手教我成长的向导。若不是他,至今我还会沉浸在自私自利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所以我无疑是幸运的,第一部听受的佛法论典就是索达吉堪布传讲的寂天菩萨所造的《入菩萨行论》。

这部论中的第三品,有一段很神奇的发愿文,每当我产生任何烦恼痛苦,甚至是对死亡产生恐惧的时候,只要想起这段文字,简单读诵一遍,烦恼恐惧会当下烟消云散。你也可以这样试试,这段话这样说:

“愿彼见我者,悉获众利益。

若人因见我,生起信憎心,

愿彼恒成为,成办众利因。

愿彼毁我者,及余害我者,

乃至辱我者,皆具菩提缘。

路人无怙依,愿为彼引导,

并作渡者舟,船筏与桥梁。

求岛即成岛,欲灯化为灯,

觅床变作床,凡需仆从者,

我愿成彼仆。 ”

原来,烦恼痛苦来自于自私自利,而快乐很简单,来自于慈悲利他。

恩师索达吉堪布也常说:“如果能利益众生,哪怕只有一个人,想办法让他升起一颗善心,我千百万劫做他的仆人也可以。”

我也愿意,随学恩师发广大菩提心,追随上师的脚步,把自己小小的力量融入到上师在这无始的轮回中,帮助众生离苦得乐的无限事业中去。

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生死皆无惧,生死皆欢喜。

*到这,我的噩梦讲完了。这个感悟是由噩梦而生,却因正念转为修道助缘,皆因上师加持。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