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辨

1229-2

林清玄

律已极难,受谤而无辩更难;

现代人律人不律已,因此活得满心怨气;

每谤必争,所以活得非常纷乱。

要亲君子,只有律已;要远小人,只有无辩。

弘一法师是持戒极为深严的高僧,也是自宋朝以来七百年间弘律最重要的一位大师。

近读淡虚老师的《影尘回忆录》,读到弘一大师在湛山寺读戒律的情景,他第一天给学生开启,就说学律的人先要律已,不要拿戒律律人,天天只见人家不对,不见自己不对,是绝对错误的。

他又说,“息谤”之法在于“无辩”,越辩谤越深,倒不如不辩为好。譬如一张白纸忽然滴墨水,如果不去动它,它不会再往四周溅污;假若立时要它干净马上去揩拭,结果污染一大片。

弘一大师“律已”,不但口里不藏否人物,不说人是非短长。就是他学生有犯戒做错,他唯一的方法就是“律已”——不吃饭,不吃饭并不是存心给人怄气,而是替那做错事的人忏悔,恨自己的德行不能感化他。一次两次,一天两天,几时等你把错改正了他才吃饭,末了你的错处让你自己去说,他一句也不开口。

他的理由是,不以戒律“律已”而去“律人”,这就失去了戒律的意义了。

读到这一段记述,真是令人欢喜赞叹,这种精神与情操实在不是平常人能够企及的,但这种精神是值得学习的。

生活在现代的人,人际关系之复杂已到了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人与人之间的攀缘、纠缠,相互依赖也已到了顶点。复杂的人际关系,难免使我们对别人生出一些评判、怨气、不满等等,我们容易去要求别人如何如何,却很少想到自己应该怎样怎样,不要说罚自己不吃饭,最好是别人都不吃饭,整碗由我来吃,恨不得天下人得的都是蝇头,只有我得的是大利。

除此之外,现代人的议论太多,争端与智慧成反比,终日讲一百句话,九十九句都是废话。最近有两位居住在美国的大学教授,听说还是数十年好友,为了芝麻绿豆的小事,互相在报纸上贴“大字报”,搞得双方身败名裂,在我们看来,都是连篇废话,无益世道人心。

可见,律已极难,受谤而无辩更难。现代人律人不律已,因此活得满心怨气;每谤必争,所以活得非常纷乱。但是我们应该知道,要亲君子,只有律已;要远小人,只有无辩。

这个道理佛陀早就说过了,佛陀将涅盘的时候,弟子阿难问了最后四个问题,其中一个是:“师父死后,应以何为师?”

“以戒为师。”佛陀说。

另一个问题是:“应以何为法?”

“默摈。”佛陀说。

“以戒为师”是要自己来戒,不是要别人来戒;“默摈”就是“默默的摈弃”,自己应离群沉默的修净行,对一切的外缘与争端,摈弃它!

一个人能“律已”才能反观自照,一个人能“无辩”才能放下自在,这是生活在现代社会多么必要的智慧!

文章来源: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1211/17/13963305_33638026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