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来因果饶过谁——通奸妇的惨烈报应

1228-2

(清)汪道鼎

松江府漕泾镇镇公所前,有一家普通民户,其女儿,年少时与某甲通奸,父母并不知道。另有一个小商贩某乙,是金陵人,流寓在这里,做小生意,聘娶了这姑娘为妻。某甲就借口是姑娘的亲戚,常来小商贩家与之幽会。

不久某乙得了病,这女人想让他快点死,就不闻不问,既不请医侍药,也不管茶水饮食。某乙病越来越重,就死了。这女人就把全部资产占为己有,改嫁某甲。过了一年多,这女人忽然得了疟疾,病一发作,就见到以前的丈夫向她讨命。她害怕,就逃回了娘家,鬼竟然不来了,病也就好了。住在娘家好几年,不敢回去。

有一年的清明节,这女人去到城隍庙看赛会(祭祀表演),回到家里,疟疾又大发作,高烧时嘴里叽里咕噜说着胡话。家人以为是高烧,说谵话,仔细一听,语音像是金陵口音。她母亲感到奇怪,就问:“你是谁?”病人说:“我就是某乙!我病时,被她凌辱虐待,死后,她又把我资产裹携和她奸夫去享乐。前年我就要向她讨命,被她偷偷逃脱,找了几年才找到她,今天再不能饶她了!”说完,她自己用指甲撕扯肌肤,遍体血渍狼藉。

邻人前来解劝说:“讨命对你也没有好处,再说也不是有意谋杀,不如延请高僧为你追荐。”鬼不答应。又许诺他以后每逢年节都设祀祭他,他也不同意。当时,这女人的儿子已经三四岁了,娘家母亲说:“就把这孩子过继给你作儿子,行不行?”鬼厉声说:“我要这个杂种做什么!”

自此以后,不是自扯头发,就是自打耳光,要不就自掐肌肤,药送到口边,就自扼咽喉。有时候全身一丝不挂,跪在地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唱一会儿骂,一会儿又大声嚎叫,真是困苦万状,目不忍睹,但求速死。

有人很可怜她,乘鬼附在这女人身上时,对他说:“你来索命,为什么不让她快死?”鬼说:“她从前折磨我时,也是让我求死不得!所以也让她受受这种活罪!到时我自会同她一道去见大老爷当面对质!”这样过了半个多月。

一天午后,这女人很安静,大家以为鬼走了。到黄昏时分,她母亲在房中见鬼从外面进来,手拿铁链,转瞬又不见了。鬼已经附在这女人身上,大声说:“今天到期了。把你锁去见大老爷!”说毕,用手自己扼住自己的脖子而死。

坐花主人说:孀妇再嫁,鬼虽有怨,但不会仇恨。之所以仇恨,是因为她已先有了要他死的黑心了!在他生病期间,此妇凌辱虐待他,已无夫妇之情;死后又携产再嫁,已明显表白了她早有异心。这种心地和行为,令人伤心刺骨,比用刀子亲剖其腹更有甚之!“我虽未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事见《晋书》),一语诛心,千秋定案!

文章来源:http://folou.com/thread-220501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