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轮不到你们住大房子

1220-4

薛涌

我因为号召中国发展高密度城市和小户型住房、使用公交,最近在微博上遭到一些80后、90后的围攻。大家众口一词地质问:“教授,凭什么你在美国住大房,却要我们住小房?”

我忍不住回嘴:“到什么地方说什么话。中国土地资源紧缺,中国不是加拿大,一般人在中国就要住小房。你不喜欢,就去加拿大。”其实,更不中听的话我还没有说,因为我在美国当教授。你这么年轻什么都还没干,凭什么轮到你住大房?

有些网友大概听出我的话外之音,留言说:“你也许很辉煌,但不是谁都有你这样的能力,难道他们不应该活得有尊严吗?”

我只好告诉他:我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并不辉煌,至少在物质上是如此。不过,中国就这么点土地资源,有这么多人,如果能力一般的人都非要住大房才有尊严,哪里去找那么多土地?

我们夫妻,从中国到美国都是一路名校上过来,从北大复旦一直到耶鲁。这是大部分人没有的幸运,也是自己奋斗的结果。在许多人眼里,这也算挺“成功”了。但我在48岁以前没有拥有过住房。读书的最后几年。一家三口挤在纽约的小阁楼里。夏天的酷热,使放在壁橱中的蜡烛都化了。我们也没有觉得自己没有了尊严。我想不明白,我们40岁时在美国过这样的日子不觉得委屈,怎么现在的年轻人就受不了呢?

记得读博士时生活最宽裕的一段时间,我们夫妇携着刚出生的女儿在日本研修,那是1999年至2000年间的事情。如同许多中国的留日学生一样,到了日本才知道日本人居然住得那么挤,我们当时住了一套大概50平方米的公寓。日本客人来了都非常惊讶:“怎么能住这么大的房子?”我们住的那栋楼是美国各大学联合开办的“日本研究中心”进修生的宿舍,房子大的理由之一,是地段很差,就在无家可归者救济中心隔壁。乃至有一天半夜一点钟,有位醉醺醺的无家可归者来敲我家的门。到一般日本人家里访问就能看到:他们住得往往比中国许多中产阶层家庭要拥挤得多。

再看看波士顿,属于美国最为先进的高科技城市之一,中等住户(包括单身)的年收入超过5.5万美元,人口才60万。密度比起中国大城市来小得多,土地资源多得多。但是,最近波士顿在兴建30平方米的小户型。这还是针对年轻的专业阶层的,其目的是想将租金控制在每月1200~1600美元,让年轻人有立足之地。他们需要的不是昂贵的大房子,而是奋斗成本的降低。事实上,年轻人也特别赞同这样的安排。如果有位刚从常春藤毕业的后生对着我这年过半百的教授说:“凭什么你住250多平方米,我们就30平方米?我的尊严在哪里?”在美国社会,大家恐怕会觉得这样的人有点神经病。

不管一个社会多么富裕,从一无所有的起点奋斗还是“王道”。失去了这种精神,社会就失去了进步的动力。这倒让我想起美国一位专栏作家说的一句话:“所有的中年成功者,如果可能的话,都愿意以自己所有的成就和金钱去换回当年那穷困潦倒的蜗居生活。”年轻时代是人生最幸福和最有美感的时代。你失去了对这种东西的感受能力,就失去了生活。

当然,我不希望用80后、90后的一个概念打倒一代人。事实上,在微博上也有不少年轻一代支持我,恰恰是他们告诉我:同龄人中确实有太多的人觉得什么都应该是父辈给他们。在我看来,国内当长辈的应该大胆地对后生训诫:孩子,还没轮到你。要什么,自己去挣!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lizhi/40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