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美丽何必让动物痛苦

1219-1

摘自:科技日报

用动物实验来检测化妆品的话题近日引起读者关注。有关专家表示,现在已有很多技术、方法和措施,不用动物实验就能保证化妆品的安全性和品质。

“我们的生活中都离不开化妆品,但是如果你看见化妆品用动物实验来测试的过程,你会发觉这个过程一点都不美丽。”4月17日,台湾防止虐待动物协会(Taiwan SPCA)举行记者招待会,要求禁止化妆品活体实验,让无辜动物不再受苦。

不用动物实验能不能保证化妆品安全性和品质的话题引起读者关注。为此,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用动物实验检测化妆品有时并不准确

“动物和人对化妆品的反应可能存在差异。”致力于食品、化妆品和家用日化产品的临床前安全评估已有17年之久的广东检验检疫局技术中心毒理学和功效部主任、中山大学及广东药学院兼职教授程树军说。他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动物和人的皮肤结构差异较大,简单的比如动物多毛或多羽、有纹理差异等,复杂的如皮肤生物学构造和功能等也有很大不同,皮肤机能对于外部紫外线或化学物质刺激的反应也存在差异。”

国际人道协会(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称:在化妆品传统毒理学实验中,人们把化妆品滴进动物的眼睛里、涂抹在它们的皮肤上,或者强迫它们吞服大量足以致命的化学品。除了给动物造成痛苦之外,很多动物实验在预测人类对化学物质的真实反应方面都是相当不可靠的。

“人类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使用动物实验,应该说实验动物作为受难者,为保障人类健康、疾病防治和社会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与牺牲。”程树军说,“以前没有比动物实验更好的方法,只能用动物来推测到人,而这样的科学性和准确性往往无法保证。比如经过一系列动物实验的某种化妆品,仍然有可能在人类个体上出现过敏、红肿等不良反应。如今我们已经掌握了很多更加科学和准确的新技术,比如通过计算机模拟、通过体外重建一个组织,或者用人的细胞来获得一些结果,而不需要再用活的动物本身来做。”

动物实验替代方法研究方兴未艾

“科学家在1959年即提出过动物实验的‘3R原则’,即减少(reduction)、优化(refinement)、代替(replacement)。”远道而来参加在北京举办的第二届中英实验动物福利伦理国际论坛的英国内政部实验动物科学监管部门负责人朱迪·麦克阿瑟·克拉克(Judy MacArthur Clark)在接受科技日报专访时说:“尽管最初提出3R原则是出于动物保护的目的,但随着科学技术水平的进步,如今这些理念已经走进了我们的实验室,并得到了进一步的科学论证。”

“上世纪50年代3R理念提出的时候,我们也只是感觉应该走‘减少、优化和代替’的路,认为肯定能够找到比动物实验更好的办法,但是任何理念都不能脱离当时科技发展的水平,3R中的‘代替’原则在当时,甚至在30年前都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我们只能选择用同样是活体、可代谢的动物来进行实验,这也是当时国际上绝大多数国家所采用的方法。但是我们现在有了‘组学’技术、组织工程技术、干细胞技术、计算机技术,得益于这些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3R原则的实现已成为可能。”程树军说。

随着动物实验替代方法的发展,一些国家及地区相继颁布了禁止在动物身上测试化妆品的条例,其中包括欧盟、挪威、以色列以及印度。就在上个月,韩国也表示即将出台一项法案,在官方支持下,到2017年终止在动物身上开展所有化妆品及其成分实验。本月初,新西兰动物福利修正法案同样表示即将出台新的规定,禁止以化妆品研发为目的,将化妆品和相关原料在动物身上进行实验。

我国一直在尝试替代方法研究

从2005年起,程树军就开始专门从事动物实验的替代方法开发、标准化及推广应用的研究。“近10年来,我们建立了替代方法的标准化开发平台和技术服务平台,借鉴和开发了20余种可替代动物实验的体外方法,比如预测动物经口毒性的方法、光毒性的方法、检测眼刺激性的鸡胚方法和离体牛角膜方法、预测皮肤刺激性的3D皮肤模型方法和一批用于体外功效筛查的方法等,并且具备了向国内外化妆品生产企业提供技术服务的能力。”

以“动物实验的现代化与替代技术发展应用”为主题的第四届替代方法学术研讨与培训会议4月11日在广州闭幕,来自国内外高校、科研机构、日化企业、检测机构、监管部门的100多名代表参加了本次会议。作为大会主席的程树军研究员告诉记者,通过持续的学术研讨与实验室培训全方位普及替代方法的认知、支持化妆品相关行业接受和应用替代方法,对于替代方法的创新研究与应用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在他看来,除了可提供准确性的实验数据考量之外,化妆品市场的发展现状和全球化学品监管的趋势也决定了替代方法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根据3月份的最新统计数据,全球登记的化学品已超过9200万种,而这一数字还在以每年22%以上的速度增长,这就意味着每天新生产的化妆品就有36000多种。如果对这些化学品一一进行动物实验,从急性、慢性等不同维度进行毒理研究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况且与此同时还在不断地产生新的化妆品,这就要求我们要通过更加先进、高效、科学的方法来完成对化学品的安全性测试。”

他还告诉记者:“我国动物实验替代方法与技术的应用在逐步引起重视,去年我国还出台了相关法规,对那些成分通过安全性测试的化妆品免去必须对其进行动物实验的要求。”对此,国际人道协会专门撰写文章表示:据估计,到目前为止,中国每年有10万到30万只兔子、豚鼠、大小鼠等动物被用于化妆品实验。如果每一家有能力的公司都能利用新法规的话,我们预计中国每年将有1万只动物获救。“随着相关技术的不断进步,我相信总有一天美丽可以远离残酷。”程树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