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

多伦多菩提学会  圆定

昙花

朋友几年前送了一棵昙花,刚到我家时,它小小的,只长着两片如同绿色飘带一样的叶子,一根长长翠绿苗芽直直的指向虚空,心里想,这花好奇怪啊,这苗芽看起来像是文殊菩萨的智慧宝剑。

我把昙花放到南窗前,沐浴着每日清晨的阳光,花儿在我家从此快乐的生长,眼看个子越来越高,绿色的飘带越来越多,可是迟迟不开花。盼望着过了一年又一年,突然有一天,我看到了叶子上的花苞,好开心啊。花苞渐渐长大,直到有一天晚上睡前,昙花含苞欲放,我想,明天早起应该正好吧。可惜的是,早上醒来,昨晚的昙花已经凋零,心头不禁黯然,花期真的好短。后面昙花又打过几个花苞,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错过了它。

上周昙花又有花苞了,我决心要一睹她的芳容,等到凌晨,昙花终于绽放,洁白无暇,在如水的月光下是那么的一尘不染,让人感到宁静。

中国人常用昙花一现来形容美好的事物转瞬即逝,我们的人生何尝不是。上师曾经说过,时间在科学上是均匀的,但对于我们的感受来说是不等的,小的时候觉得时光特别漫长,天天期待着长大,犹如上坡;过了三十岁,时间的感觉如同下坡,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会感觉越来越快。是啊,这样的描述是如是的真实。儿时的时光放佛还在昨日,但我已经是快奔四的人了。不由得想起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开显解脱道》的偈子用昙花来形容人身难得:

暇满难得犹如优昙花

既得大义超胜如意宝

获得如是此身唯一回

若未修持究竟大义果

我等无义虚度此人身

总集三宝上师悲眼视

愿获暇满实义求加持

上师经常说,漫长的轮回里,我们获得人身如同珍宝一样,应该尽力行持解脱法。放眼我们身边的世界,轮回里可以追求的事情太多了,事业,金钱,地位,爱情,孩子,我想我们在轮回里也无数次追求过,努力过,奋斗过,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酸甜苦辣,但终究仍在轮回里头出头没。有时候,看着身边忙忙碌碌的人,灯红酒绿下开怀畅饮的人,路边的乞丐,病床上躺着的垂死挣扎的人,天灾人祸横死的人,躲避战乱漂泊无依的人,萌萌的宠物,流浪的小猫小狗,被屠宰的动物,会想起生生世世我曾经做过他/她/它,不由得一次又一次问自己:一生何求?

感恩此生能够遇到佛法,尤其是如同如意宝一样的上师,为我一点一滴的开启佛法的精华要义,如同母亲般一口饭一口饭的喂我长大。在我无法抗拒习气和业力,一次一次即将转向轮回法时,不断的给予叮咛,给我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去学新的课程,去修行,去发心。祈祷上师三宝加持我能在面对世间法和出世间法的选择时时保持清醒,在犹如昙花一现的珍宝人身中获取真实义。